600餘件海外流失文物回國“聚首”
2019年09月18日07:09

原標題:600餘件海外流失文物回國“聚首”

六件獸首銅像展出

觀眾在展櫃前觀看明代《永樂大典》 供圖/新華社

王處直墓浮雕展出

觀眾在展櫃前觀看曾伯克父青銅組器

本報訊(記者 趙婷婷)昨天,《回歸之路——新中國成立70週年流失文物回歸成果展》在國家博物館拉開帷幕,600餘件流失海外文物在京聚首,展覽分四部分展開。

國家文物局相關人士介紹,該展是我國首次對流失文物回歸工作進行全景式展現。展覽系統梳理了新中國成立70年來300餘批次、15萬餘件回歸文物情況,精心遴選25個具有代表性的文物回歸案例,統籌調集全國12個省市、18家文博單位的600餘件文物參展,為觀眾挖掘講述了文物回歸的曲折曆程與精彩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為保證文物安全,部分珍貴書畫將交替展出真跡與複製品,《伯遠帖》《五牛圖》和《瀟湘圖》《祥龍石圖》等四件書畫真跡各展出一個月,《中秋帖》《韓熙載夜宴圖》目前正處文物休眠期,此次展覽展出的是其複製品。據悉,展覽將持續至11月中下旬。

亮點

六件獸首銅像齊聚“圓明夢歸”

進入序章“圓明夢歸”單元,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六件獸首銅像,在圓明園景觀背景板映襯下顯得莊嚴而又肅穆。圓明園獸首銅像原為圓明園海晏堂十二生肖噴泉構件,1860年英法聯軍劫掠圓明園後流失海外。展覽現場不僅展出了回歸祖國懷抱的牛首、虎首、猴首、豬首、鼠首、兔首,還同時展出了十二生肖獸首銅像的仿製品,用這種方式讓它們實現了“團圓”。以圓明園獸首銅像由散到聚的今昔對照為引線,展覽折射出中華民族從屈辱危亡走向複興的曆史進程。

《永樂大典》亮相“昔往今歸”

穿過“圓明夢歸”單元,來到“革故鼎新 昔往今歸”單元,觀眾可以看到前蘇聯和前民主德國返還的《永樂大典》與義和團團旗、從香港搶救徵集的珍貴文物等展品。《伯遠帖》也亮相此單元。

1951年至1958年間,蘇聯先後3次向我國返還64冊《永樂大典》。1955年12月,民主德國向我國返還3冊《永樂大典》和10面義和團旗幟。

在展品旁,還首次公開了一段珍貴的影像資料,拍攝的內容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周恩來總理接受民主德國總理歸還10面義和團旗幟和《永樂大典》的場面。

海外千餘件文物“殊途同歸”

“多措並舉 殊途同歸”單元展現了從英國追索三千件文物、從美國追索王處直墓浮雕、頤和園文物回歸、龍門石窟石刻佛像等典型案例,從中可以看出,改革開放後,我國政府立足雙邊合作,探索流失文物追索返還的有效途徑。

展廳中有一處集中展示了回歸的頤和園文物。據介紹,1993年,美國企業家莫里斯·格林伯格先生以重金購得這批銅窗,無償贈還我國。此前,英國安布羅斯·哈丁博士無償贈還了1860年英法聯軍劫掠自清漪園(頤和園前身)的清代銅鶴等文物。

曾伯克父青銅組器回國“首秀”

最後一個單元“協和萬邦 四海歸心”,展現了從法國追索秦公墓地金飾片、從英國追索圓明園青銅虎鎣、美國返還文物、意大利返還文物、從日本追索曾伯克父青銅組器等重要案例,展示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流失文物追索返還工作取得的重大突破與發展。

據悉,剛剛“回家”不久的曾伯克父青銅組器完成了回家後“首秀”。整組青銅器鼎、簋(gui)、盨(xu)、壺、甗(yan)、霝(ling)器類同現,品類豐富,鑄造精緻、保存完整,8件器物均有銘文,多達330字,蘊含著豐富的曆史與文化信息。

文/本報記者 趙婷婷

攝影/本報記者 魏彤(除署名外)

揭秘

流散國寶是這樣被“追”回的

17日,一批“國寶”文物亮相國家博物館。它們曾在神州蒙難、家國離亂的歲月中流落他鄉、散失蒙塵,有賴多方努力,最終它們得以複歸故土。

“追”寶

為國為民“追”寶

神秘小組建功

從皇家紫禁城到人民博物院,故宮目前擁有超過186萬件(套)文物藏品,奇珍異寶燦若群星。眾所周知,一些珍寶有著失而複得的曲折經曆;鮮為人知的是,“追”寶回國的傳奇中,總有一個神秘組織的身影……

“凡是‘國寶’,我們都是要爭取的。”文化部文物局首任局長鄭振鐸在給友人的信中寫道。當時,這個神秘組織剛剛千方百計成功為新中國追回了《中秋帖》和《伯遠帖》。

王獻之《中秋帖》、王珣《伯遠帖》、王羲之《快雪時晴帖》並稱“三希”,被清乾隆帝視為稀世珍品,是國寶中的國寶。清末世局紛亂,《中秋帖》《伯遠帖》被清遜帝溥儀攜出紫禁城,其後幾易其手,輾轉至香港。

1951年10月,文物圈中傳出兩帖即將詢價出售的消息。為防中華瑰寶失散,神秘組織火速啟動搶救工作。時任文化部文物局副局長的王冶秋奉命偕同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等人星夜兼程,南下談判。其間鬥智鬥勇,最終成功購回國寶。

這一神秘組織正是“香港秘密收購文物小組”。由清末至上世紀四十年代,戰禍不斷,國難經年。大量國寶珍玩南流至香港,令各路文物商販、藏界老饕垂涎。新中國成立之後,為避免國家永失珍寶,在周恩來總理親自關心下,由文化部文物局建立“香港秘密收購文物小組”,為中國人民“追”寶。

舉步維艱、篳路藍縷,秘密小組在“二希”之外仍成功徵集了唐韓滉《五牛圖》、宋徽宗趙佶《祥龍石圖》等許多珍寶。

“所有在港要收購的文物,請統計一下:共有若幹件,共需多少款?並且分別‘最要的’‘次要的’,以便一次請求外彙。”

“陳仁濤的古錢,如能在九十萬港元左右成交,決當購下。惟本年度預算不多,需在明春才可付出。”

“譚敬的三件,忽增為六萬元,只好暫時不談了。”

“行動務請特別小心謹慎,不宜泄露秘密。”

歲月無情,舊人不在。但存世墨跡,卻將“追”寶者們為國為民“追”寶的浩然正氣留駐於乾坤之間。

獻寶

楊銓護寶周全

寶璋義贈寶藏

在廣東民間工藝博物館,有一批別具特色的館藏文物——數百件極富廣東地方特色的石灣藝術陶瓷。它們都來自文物收藏家楊銓先生於1959年至1964年間的捐贈。

楊銓少時移居香港,親眼目睹中華文物慘遭盜賣外流,因此立誌“盡畢生之力保護中華文物”。日軍侵占香港時,即便受盡磨難,他仍排除萬難保護藏品周全。然而,這批藏品的未來卻也一直困擾著他。

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經過觀察,楊銓由衷感到,這是一個真正“注重對文物的保管、整理和研究”的政府,深思之後,他決心將自己珍藏的5000餘件文物捐獻國家。

這是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政府接受的最大規模的文物捐贈。文物包括陶瓷、銅器、玉石器、漆木竹器、文具等,時代涵蓋新石器至近現代。

與他作出相同選擇的,還有蜚聲國際的病理學專家、中國病理學先驅之一侯寶璋先生。

在1963年至1972年間,他及家屬數次擇選家藏,將陶瓷、書畫、銅器等2000餘件文物捐贈給國家。這些珍貴文物此後都被撥交故宮博物院收藏。

從先秦兵戈到隋唐鏡鑒,國寶連結國運,呈現民心。山河破碎、人心澆漓,國寶難免滅失流散;但若舉國向上、民心振奮,曾經蒙塵的國寶終有機緣經由一位位赤誠無私的“楊銓”“侯寶璋”之手,踏上回家歸途。

還寶

《永樂大典》

因保護法令被返還

《永樂大典》,命運多舛。這部彙集了自先秦迄明初約8000種古代典籍的“百科全書”,曆經朝代更迭、民族劫難,正本早已渺無蹤跡、副本亦經久散佚。據統計,《永樂大典》已知存世僅存800餘卷、400餘冊,每一冊均極珍貴。

正是流失《永樂大典》歸國,開創了外國政府向新中國返還流失文物先河。

新中國成立伊始,雖百廢待興,卻不忘早早著手建章立製、遏製文物流失。1950年5月,新中國公佈第一部文物保護法令——《禁止珍貴文物圖書出口暫行辦法》。法令嚴格限製文物出口,切實實施文物進出境審查,迅速扭轉了鴉片戰爭以來國寶奇珍大量流失的局面。

新中國重視文化遺產保護的鮮明態度,贏得了一批國家的尊重。

1951年至1958年間,蘇聯先後3次向我國返還共64冊《永樂大典》。1955年12月,民主德國又返還3冊八國聯軍侵華時劫走的《永樂大典》。

如今,《永樂大典》作為國家圖書館的“鎮館之寶”,已有無數觀眾曾在展覽中被它蘊涵的輝煌所吸引,更為它得以歸國的傳奇而讚歎。今天的它也再不僅以泛黃卷冊面貌示人——以它為主題的系列冰箱貼、充電寶、文房套裝等文創產品,早已“飛入尋常百姓家”,廣受歡迎。

據新華社

責任編輯:朱佳琪(EN042)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