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止惡男對女子施暴被砍 小夥擔心疤痕影響參軍
2019年09月18日22:51

  原標題:製止惡男對女子施暴被砍六刀,南京小夥擔心疤痕影響參軍

  前不久,19歲的南京小夥小楊因當街製止施暴者,身受6處刀傷而住院,在省人民醫院急診觀察室治療里,家人守著躺在床上休息的小楊,一臉的心疼。小楊沉默寡言,他不是因為傷痛而鬱悶,而是擔心一件對他人生極為重要的事情,可能因此要“黃”了。

  8月14日淩晨,小楊在街頭見到一名男子酒後對一名女子施暴,打得很凶,沒人敢上前製止。他擔心出大事,就上前製止,對方卻從旁邊大排檔找了把菜刀,對他連砍6刀。案發後嫌疑人跑了,被救女子一週里都沒有主動慰問小楊。

  躺在醫院的小楊隨後聽有人說,當事人雙方是情侶關係,他這是多管閑事,阻止情侶打架不算見義勇為,這讓19歲的他有點迷惘。更重要的是,他人生最大的夢想就是參軍入伍,但他聽說身上有很長疤痕的部隊不會要,參軍夢的“破滅”,他傷心至極,一度變得沉默寡言。

  然而正義不會缺席,砍人男子在一週後被抓獲,其後被逮捕。9月12日,南京市見義勇為基金會對全市36名見義勇為先進人物進行獎勵,小楊名列其中。18日,紫牛新聞記者見到小楊時,他說如果將來遇到這類危急時刻,自己依舊會挺身而出。讓人高興的是,就小楊擔心的參軍入伍事宜,紫牛新聞諮詢相關部門後獲悉,小楊的參軍夢不一定會破滅。

  淩晨馬路上

  一女子遭赤膊男猛踹

  8月14日淩晨1點多鍾,南京鳳凰街2號附近的馬路上,一名男子當街毆打兩名女青年,其中一名女青年被踢得很慘。打人的男子個頭較高,上身赤膊,對女子拳打腳踢,打得很凶。

赤膊男子在街頭打女子
赤膊男子在街頭打女子

  小楊曾是南京市商業技工學校的一名學生,後來在一所學校繼續讀成人大專。暑假期間,他利用空閑時間在鳳凰街上一家音樂餐廳里當服務員,賺點零花錢。當時,他恰巧目睹這一幕。

赤膊男子在街頭打女子
赤膊男子在街頭打女子

  小楊回憶,那名男子看上去是喝過酒的,一邊打一邊罵,吼聲很高。女子從人行道上被打到快車道上,她的女同伴上前勸阻也被他打了。赤膊男子的囂張行為引起了一些路人注意,一些出租車停下來,但沒有人上前勸阻。“我看他打得很猛,一個男的打女的打得這麼凶,不管什麼原因都不該。而且當時情況比較危險,那位女子已經被踹倒在快車道上,那個赤膊男子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車來車往很容易被車撞。”小楊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當時他並不清楚男子為何打人,但是擔心女子被打傷,也擔心她被車撞,發生不可預測的結果,決定上前製止。

  小夥上前製止被砍六刀

  倒在血泊中

  “我說,你別打了,人都被你打成這樣了,他讓我別多管閑事。”小楊說,在勸阻時,兩人就扭打在一起了。用小楊的父親楊先生的話說:“我兒子19歲,也血氣方剛,他想得很單純,一方面覺得男的打女的不應該,而且當時那種情況確實很危險,事態變得很嚴重,很可能會出人命。周圍沒有人製止,有時出人命就是在一瞬間的事,在製止過程中,對方很不客氣,結果兩人扭打在一起。”

  小楊的一名同事也來勸阻,那名赤膊男子可能覺得對方又來了一個幫手,唯恐打不過,就跑開揚言“我開車把你撞死”。小楊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赤膊男子去旁邊開了一輛白色汽車衝過來,在他面前刹住後下了車,撿了一塊磚頭朝他拍來。“第一次沒有拍到我,磚頭砸在地上,他又撿起來再次衝過來,拍在我後腦勺上。”小楊說,“後來,那個女的說他們是情侶關係,我說既然你們是情侶,那你們就自己協調吧,本以為事情就結束了,我和同事轉身離開,不料對方叫嚷著衝過來,右手揮舞過來,我瞬間覺得脖子一麻,腿有點發軟,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

  “我發現後頸被他用菜刀砍了一下,他再砍時,我本能地伸手去擋,拇指和頭頂都被劃傷,頭頂的那條血口子特別長,赤膊男子並沒有停手,直到我沒有知覺。”小楊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後據瞭解,那把菜刀是赤膊男子從旁邊大排檔拿來的,店主發現他拿走刀也追出來勸阻,但沒追上。不久,警方趕到現場,但犯罪嫌疑人已經逃走,倒在血泊中的小楊被救護車送往醫院救治。

  母親見兒子渾身是血

  當場哭暈

  楊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的夫人趕到醫院時看到兒子這樣心疼不已,當即哭暈過去了。兒子醒後,她哭著說:“你管這個閑事幹嗎?”

  “兒子當時還和媽媽辯,難道以後見到這種事就不管,任由發展嗎?如果死人了他會一輩子心裡不安的。”楊先生說,“孩子媽媽畢竟心疼兒子,我就勸她,你別這麼責怪孩子,畢竟他也沒怎麼接觸社會,這事兒也沒做錯。”

  楊先生說,其實事後一開始他們心裡也滿不是滋味。事情發生後的第一個星期他很痛苦,一方面是傷口的疼痛,每天兒子換藥看著揪心;另一方面是想到一些事心裡五味雜陳,這一個星期內,被打的那女子沒有一個電話,也沒有任何表示,嫌疑人也沒有到案。

小楊的傷口留下了不小的疤痕
小楊的傷口留下了不小的疤痕

  除此之外,兒子將來傷好之後,留下的刀疤如何面對,畢竟總計縫合了20多針。“兒子有參軍夢想,他從小就想當兵。本打算明年參軍的,據說部隊里是不招收有刀疤、文身的青年,即便不能參軍,將來找對象會不會被誤認為是混社會的,怎麼解釋這個刀疤。”楊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這個事情他們全家都很糾結。

小楊脖子後面的傷口
小楊脖子後面的傷口

  更要命的是有人說,兒子的行為不屬於見義勇為,因為對方打他,他還手了;還有人說,對方是情侶糾紛,上前製止也不算見義勇為。

  楊先生之後諮詢了律師朋友,律師朋友認為是見義勇為。楊先生又跑到派出所去問,被告知見義勇為的認定很嚴謹,等嫌疑人到案,要調查清楚,然後為他申報。因此在這段時間里,楊先生很著急。他說,兒子也因此沉默寡言,甚至有點迷惘。直到一個星期後,嫌疑人到案,才鬆了一口氣。這時,小楊救的那名女子也打來電話表示慰問,但聽她口氣感覺有點幫對方說情的意思,因此就沒有和對方多說什麼。

  紫牛新聞記者從鼓樓警方獲悉,嫌疑人在案發一週後被抓獲,涉嫌尋釁滋事被刑事拘留,此人有涉惡前科,目前被逮捕。

  擔心因疤痕不能參軍

  徵兵部門:

  看具體情況,優秀可多次推薦

  9月18日,紫牛新聞記者與小楊面對面交流時,一開始也感覺到小楊沉默寡言,有心事。他父親說,9月12日那天,南京市見義勇為基金會對36名見義勇為先進人物獎勵時,雖然被認定見義勇為且獲得1萬元獎勵,但兒子依舊沉默。紫牛新聞記者看到,他頭頂的傷口恢復較好,不過拇指功能恢復有點慢,目前還不能自主伸直。

  紫牛新聞記者問小楊,經曆了這一場事件,有沒有後悔當初的行為?他說,即便最痛苦的那段日子裡也沒有後悔。對於網上有人說他是多管閑事怎麼看?他說:“我沒有錯,假如那天沒有出手,也許事情會失控,我認為我挽救了別人,甚至挽救了一個家庭,我並不在乎別人說什麼。”紫牛新聞記者再問他,假如將來再次遇到危急時刻還會挺身而出嗎?他說:“依然會挺身而出,但會採取更好的方法。”

  楊先生說,目前他們在尋求美容醫療的方法,儘可能減輕兒子身上的疤痕。對於楊先生關心兒子如果留下疤痕會不會影響將來參軍的問題,紫牛新聞記者先是諮詢了人武部門一位負責徵兵工作的幹事。該人士說,理論上講部隊需要能夠見義勇為的優秀兵源,但是通常體檢是在醫院,醫生看到有疤痕可能就會刷下來,這樣一來誰也不知道他是見義勇為留下的刀疤,因此最好在報名參軍前,跟人武部門溝通。

  鼓樓區人民政府徵兵辦公室的蔡主任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部隊徵兵時一方面會考慮到軍人的形象,一方面會考慮到有的兵種特殊或在高原服役,因此對身體有疤痕的會進行篩查。假設其他條件都符合,唯獨有疤痕問題要看具體情況。有的部隊對疤痕的長度有硬性要求那是沒辦法的,有的部隊根據情況可適當放寬。對有見義勇為的好兵源,人武部門也會視情況,可多次向不同的部隊推薦,因此建議小楊在報名參軍前,帶著見義勇為材料先到徵兵部門給相關人員看一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