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選平生前曾自稱是機械匠 帶家人輕車簡從吃排檔
2019年09月18日18:52

  原標題:葉選平逝世:生前曾自稱是“機械匠”,帶家人輕車簡從吃大排檔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認認真真做貓,把老鼠捉住。”

  2019年9月17日下午三點,廣東省委原副秘書長陳開枝在微信上看到一條消息:葉選平逝世。

  他不敢相信,馬上叫秘書去確認,得到了肯定回覆。

  2018年他看望葉選平時,覺得他身體狀況尚可,沒想到,那已經是最後一面。

  9月17日晚,葉選平已故二弟葉選寧生前的秘書李衛平和幾個朋友飛到廣州,準備參加葉選平的紀念活動。紀念活動究竟如何進行,他還在等待確切消息。

  9月18日早晨7點10分,中央廣播電視總台中國之聲《新聞和報紙摘要》報導,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我國經濟建設戰線的傑出領導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七屆、八屆、九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葉選平同誌,因病於2019年9月17日12時50分在廣東逝世,享年95歲。

  “機械匠”

  李瑞環曾說,自己對葉選平比較熟悉和瞭解。他擔任全國政協主席期間,葉選平是常務副主席,兩人在工作上互相配合很多。李瑞環說,葉選平是“三八式”幹部、留蘇學生,解放初就是瀋陽第一機床廠的總工程師了,而自己那時在當木匠。“說我們的幹部廢除了終身製,現在又來了個’世襲製’,這是沒有根據的。”

  早在1941年,17歲的葉選平就到了延安。這年3月,他和李鵬等子弟都被送入延安自然科學院學習。葉選平入大學部機械工程科專攻機械工程學,從此與機械工業結下了不解之緣。五六十年代,他當過瀋陽第一機床廠總工程師、北京第一機床廠總工程師,還擔任過北京機械管理局負責人、國家科委三局局長等職務。

  李衛平告訴《中國新聞週刊》,葉選平一直有個獨特的愛好:拆裝鍾表。他常把家裡的鬧鍾拆了重新裝上,以此練手腳、練眼力、練思維。

  葉選平的家裡有一個工作台,上面擺滿了小型機械零件。他閑暇時喜歡到工作台前,仔仔細細把小機械拆散,或者拚裝零件。這是他轉換思維的樂趣。

  葉選平的身邊工作人員曾說,葉省長抓彙報,抓材料,方式很獨特。他從來不要人準備現成的長篇發言稿,總是向工作人員要“零件”,要“集成塊”,最好是一個一個問題的單獨分析與統計數字,由他自己來拚接。即使去北京開會,在最高層的決策場合,也是擺弄他的“集成塊”。

  1979年,55歲的葉選平被派到廣東省擔任副省長,兼廣東省科委主任等職,之後又擔任了省長。他常對人說:“我本來是一名機械匠,是一名技術幹部,從來沒有想到我會當省長。”

  他上任後抓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促成廣東省計算機中心科技情報研究所的興建。科技信息中心於1979年開始籌建,因開支龐大,加上有關人員對實際功效的疑慮,擱置了將近一年。葉選平上任後,在他的力主之下,該中心在1982年動工興建,1984年順利完工。

  這一坐落在中山紀念堂西側的16層大樓,通過國際衛星通訊網絡,聯繫著世界三大數據庫,用戶能在幾分鍾到十幾分鍾內查到世界機載信息量的75%,為廣東省的經濟發展和科技進步起到了重要作用。

  1984年葉選平去西德和意大利考察時,發現高速路修到哪裡,哪裡的經濟就發展迅速。因此他很重視廣州-深圳高速公路的建設。他認為,廣州是中國南大門,人員、貨物、信息“出入”便捷會給廣州帶來非凡的發展機會。

  改革開放後廣東省嚴重缺電,李鵬、葉選平等主張在廣東省建設核電站。葉選平聽取各方意見,拍板定案,作主聘用外籍專家擔任經理,負責核電站的建設與經營。鄧小平曾說:“大亞灣核電站是中外合資的最大的一個項目,這是了不起的事情。”

  “懶人哲學”

  1985年,葉選平升任廣東省省長。

  一位外國記者問他:“你的父親對你有何影響?”葉選平答道:“客觀地說,我父親對我是有影響的,所以我在十六歲時就到了延安,在那裡接受了良好的革命傳統教育。但我現在已不是小孩子了,黨首先把我看成是一名具有四十年黨齡的黨員,看成是黨的幹部,而不是考慮我是葉劍英的兒子。”

  葉選平在廣東工作期間,被認為是實幹家。對於“舉什麼旗、走什麼路”的爭議,他常說的一句話是:“認認真真做貓,把老鼠捉住。”他在廣東實行了一系列有“冒險”意味的改革,如物價改革、住房改革、放開副食品價格等。

  他經過調查,認識到現行價格體製扭曲,首先拿廣州市開刀。價格問題曆來敏感,價格放開之初副食品價格高漲,市民意見很大。但葉選平和廣州市委市政府沒有動搖,經過一段時間的市場調節,流通領域逐漸通暢,價格也逐漸趨於合理了,廣州市的蔬菜等副食品供應情況有了明顯好轉。

  遇到重大決策問題,葉選平一定去實地調研。向他彙報工作時,不能用“大概”“估計”“可能”等詞語,要說出確切的數字。

  他說,在企業工作時,有人說他對小事抓得太細,抓大事的魄力不夠。因此到廣東後,他一直在琢磨,不要把大事給耽誤了。外省一些負責人來廣東參觀考察,有人問葉選平怎麼可以這樣清閑,不像別的省長,他說自己信奉的是“懶人哲學”,具體事由其他副省長去幹。

  1986年5月3日,發生了台灣王錫爵駕機歸來的“華航事件”。葉選平打電話給陳開枝,要求“按中央處理兩岸關係的精神表態處理”。陳開枝據此到現場做了三點表態:保證安全、保證來去自由、先去用餐。陳開枝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當時有人驚異他怎麼能做出這樣既有膽量又有分寸的表態,其實這都是因為有葉選平的交待。

  1988年1月12日,在廣東省七屆人大第一次會議上,廣東省人大代表投票選舉時年64歲的葉選平連任省長。在750張有效票選票中,他獲得了746張。

  進入90年代前後,廣東形勢十分困難。葉選平曾說,1990年、1991年去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時,廣東團的人都不敢抬頭。陳開枝回憶,那時很多外商擔心中國改革開放會停滯,甚至要求撤資。葉選平要求各級幹部耐心做外商的工作,並出台了相應的措施,使廣東的局面很快穩定下來。

  1989年4月,澳門東亞大學授予葉選平公共行政榮譽博士學位,以表彰他在“促進廣東和澳門尤其兩地高等教育合作方面之重要貢獻”。

  1991年,葉選平卸任廣東省省長,被增補為全國政協副主席。當被問及這是基於何種考慮時,全國政協新聞發言人盧之超在新聞發佈會上說:“葉選平在廣東的工作,各方面都依靠他,無論在改革開放中,還是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以及與港澳的往來交流中,都做出了明顯的成績。”

  葉選平提出,即便到中央任職,平時仍住在廣東。

  他曾這樣評價自己在廣東的工作:“做出了一些事情也遇到了一些挫折。正因為這樣,才真正得到了一些經驗性的東西。”他總結,是習仲勳等前幾任領導人為廣東打開了局面,奠定了基礎,自己只是“按既定方針辦”。並且,那時候對環境保護重視不夠,為了先把經濟搞上去,不知不覺地付出了沉重的環境、資源代價,給後任省長留下了不少包袱和難題。

  “大哥”

  陳開枝與葉選平共事30年,一直稱呼葉選平為“大哥”。對他來說,葉選平是領導,是長者。

  在廣東工作期間,葉選平結交了許多海外人士和港澳台同胞。有人見到他不稱他市長、省長,而是直呼“平兄”“平叔”“平侄”。

  在李衛平看來,葉選平、葉選寧兩兄弟,大哥外表更“儒雅”,更像葉帥,被公認有葉帥遺風。兩兄弟都喜歡書法,經常切磋。葉選平跟啟功學書法,讓葉選寧看他的字:“‘老總’你看看我這字有沒有進步?”

  李衛平覺得,葉選平的字更沉穩,葉選寧的字更奔放。“但心裡都有一團火,有家國情懷。”

  1990年李衛平跟著葉選寧去廣東看葉選平,葉選平帶著一家人,輕車簡從,去番禺一家大排檔吃飯。十來個人,坐了兩桌。老百姓都輕鬆地跟他打招呼:葉省長來了。

  李衛平記得,席間有石灣米酒,有紅薯葉、南瓜,還有裡面“有一種什麼蟲子”的蒸蛋。葉選平笑著說,我們廣東人,天上飛的除了飛機都吃。

  1992年,為慶祝中日邦交正常化20週年,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訪日團出訪日本,葉選平為副團長,葉選寧是成員,李衛平作為工作人員隨行。葉選平喜歡開玩笑,給團里一個工作人員牛頌取外號“牛公頁”,還喜歡跟他談詩論文。

  李衛平說,葉選平是“經過大風雨,見過大世面”的人,做事不做官,對廣東這方水土和這裏的百姓都有很深的感情。

  1992年,葉選平和肖秧及海外的陳香梅、陳世賢等人發起成立了中華民族文化促進會。擔任過中華民族文化促進會副會長的陳開枝告訴《中國新聞週刊》,葉選平退休後,為中華民族文化促進會的工作不遺餘力,直到他患了重病,仍然堅持為廣東的山區教師解決實際困難。

  2019年4月5日,清明節,葉選平與廣東省原副省長遊寧豐、梅州市政協原主席李金元等一行到廣州市黃花崗廣州起義烈士陵園,參加緬懷葉劍英元帥的活動。這是葉選平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