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大學生,喜歡亂花錢?
2019年09月15日11:58

原標題:當代大學生,喜歡亂花錢?

消費自由的幻覺像一道光芒照亮內心黯淡的角落,符號化的商品似乎撫平了生活中的不安與焦灼。

前些天,一位大一女生向家裡要每月 4500 元生活費被拒的新聞,在社交網站掀起了一陣討論熱潮,這究竟是奢侈還是正常,網友們都有自己的看法。

1. 每月 4500 元生活費,多嗎?

對於中國大多數家庭來說,每月 4500 元的生活費,真的不算一筆小數目。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相關數據,2019 年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15294 元,以此計算,居民每月可支配收入為 2549 元。若以此作為參照,全國居民月均可支配收入超過 4500 元的只有上海和北京。也就是說,在其他地區 4500 元的生活費,父母一方的月收入都不夠給。

但有時候,平均值只是一種假象,遮住了或高或低的真實。

廣發銀行聯合西南財經大學對 23 個城市上萬家庭的調研分析顯示,2017 年中國城市家庭戶均資產規模達 150.3 萬元,與美國家庭存在一定的差距。但平均資產規模在前 20% 的中國城市家庭,平均總資產規模為 454.5 萬元,接近美國家庭的 530 萬元。

這 4500 元的生活費,對思聰們來講,可能不過一頓便飯。

不過事實上,大部分的大學生,每月的生活費遠未達到 4500 元。根據華東政法大學的一項調查研究,超過 90% 的中國大學生,月均生活費都沒超過 2000 元。某記賬 APP 發佈的報告也顯示,在中國只有北京、上海和杭州三座城市,大學生每月的生活費超過 2000 元。

每月 2000 元的生活費,有多大的購買力呢?它可以買到 500 包辛拉麵或是 200 多瓶老乾媽,也可以坐地鐵從圓明園到天安門往返 200 趟;但卻只夠 1/6 個 512GB 的 iPhone 11 Pro Max 。在如今的消費分層下,你很難給出一個界定,畢竟豐與儉對每個人來說,都有很大的數值差異。

2. 大學生真的亂花錢?

事實上,不少相關數據顯示,大學生群體的“恩格爾係數”相對來說還是挺高的。

以某記賬 APP 的相關數據為例,大學生每個月生活開銷接近 40% 都花在了餐飲上;此外,社交費用是大學生的第二大開銷,占到每月生活開銷的 20% 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購物花費僅占大學生每月生活開銷的 14.7% 。雖然宿舍樓下的快遞堆積如山,但相比日常飲食和社交活動,買買買仍未成為一種生活必需。

當你的消費水平和你的收入水平相匹配時,雖然有人會說出些酸酸的話,卻無法構成合理的質疑。但現實中很多人的消費慾,早就超過了自身收入水平。

尤其是對大學生而言,即使已經年滿 18 週歲,家人或許也遠在千里之外,但他們還遠談不上經濟獨立。

華東政法大學的一份調查研究顯示,接近 90% 的大學生表示,每月的生活費主要還是靠家庭供給;僅有 34% 左右的大學生表示,校外兼職是自己生活費的主要來源。

3. 花明天的錢,那明天呢?

“沒有網吧,沒有酒吧,更沒有夜店,街上連小飯館都沒幾家,就算有,也不是窮學生惦記的,就沒這風氣。”這是作家楊葵記憶中,八十年代的大學生活。

到了郭敬明筆下,在看見無數寶馬、奔馳、凱迪拉克甚至勞斯萊斯標誌時,覺得打車來上課的自己不是公主而是女仆,當代大學生會產生這樣的想法。

當消費水平越來越像一種“身份證”時,對於初入大學的年輕人來說,消費慾望有時會如脫韁野馬變得難以控製。

一項關於京津冀高校大學生消費現狀的調查研究顯示,接近六成大學生有過超前消費的經曆,其中超過 12% 的大學生會經常超前消費。

不是每一次都有勇氣開口說“我想要”,況且父母也不總是縱容所有的需求,面臨慾望的膨脹和漸少的餘額,有些大學生會選擇“花唄”“白條”或者分期付款。

“這幾年我無時無刻不在抗爭,每當夜深人靜,那種撕裂的感覺都會把我摧殘得七零八落,我真的堅持不下去了。” 剛從一所 211 大學畢業的小徐留下遺書後跳樓身亡,在他墜亡後的第一天父親還收到了催收電話。

事實上,那些深陷校園貸的大學生,最初大多也只想要幾百幾千塊錢,最後累積出的高達百萬的負債,像一場隨時爆發的雪崩,等待一個最終時刻的來臨。

長的是磨難,短的是人生,消費自由的幻覺像一道光芒照亮內心黯淡的角落,符號化的商品似乎撫平了生活中的不安與焦灼。

可有些東西,我們真的需要嗎,即使它看起來真的很不錯?

數據新聞編輯 李媛

新媒體設計 甲晨晨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