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潿洲島失聯女孩遺書:時間很趕 別費資源找我
2019年09月15日00:17

  原標題:潿洲島19歲失聯女孩遺書曝光:稱時間很趕 監控顯示其一路奔跑

  來源:紅星新聞

  截至9月14日,距離22歲四川珙縣女孩龍其樂潿洲島失聯已過去整整13天,至今仍無她的消息。

  而在此之前,8月25日晚,在龍其樂失聯前6天的晚上,夜裡8點多,來自江西省萍鄉市高坑鎮的19歲高中女孩何紅宇,也在潿洲島失聯,至今仍無音訊。

  9月14日,何紅宇的家屬向紅星新聞記者披露了何紅宇失聯前最後的監控畫面和遺書全文。家屬認為,視頻監控和遺書暴露出諸多疑點無法解釋,並拒絕認可“自殺”說法。

在潿洲島失聯的19歲高中女孩何紅宇 家屬供圖
在潿洲島失聯的19歲高中女孩何紅宇 家屬供圖

  監控視頻:

  在奔跑,中途曾停下回望

  “似背後有人追趕”

  “如果真的要自殺,她出門時有必要帶上外套和帽子麼?”何紅宇姑姑何春秀心裡的疑問始終無法消除,其他家屬也很睏惑。

  事發後,家屬獲取的監控視頻顯示:8月25日晚20:23,何紅宇從北海潿洲島(梓桐木村53號)“花嶼白日夢”客棧出門,帶著外套和帽子。

  4分鍾後,20:27,何紅宇出現在潿洲島幕崖附近的南海西部石油公司(基地)北門,這是何紅宇在潿洲島上出現的最後影像記錄。

  在該視頻中,家屬們發現,何紅宇一路奔跑著進入監控畫面,身後似有汽車應急燈開啟時閃爍的黃色光。奔跑幾步後,何紅宇曾停步,並回頭看了一眼,然後繼續往前奔跑。而在跑出畫面過程中,何紅宇似仍在回頭。

  “我感覺她顯得很驚慌,跑得很急,不時回頭張望,似背後有人追趕。”何紅宇的姨媽彭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本來附近路段有另外一個監控探頭可以拍到何紅宇的後續動作。“但這個監控恰恰在25日壞掉了,26日才修好。”彭女士說,四川女生龍其樂失聯前,也有一個監控探頭壞了。

  對此說法,龍其樂舅舅張先生回應說:“那個攝像頭是一個建築工地大門口的,如果這個監控完好並工作,也只能說明龍其樂從這條路上來過,因為這條路上有很多岔口。”

  家屬意外:

  去潿洲島前她沒告訴家裡任何人

  派出所證實其失聯留遺書

  何紅宇家屬介紹,接到警方通知時,大家都感到非常意外。何紅宇在前往潿洲島前,沒有告訴過家裡任何人。事後家屬從潿洲島派出所接收了手機、身份證、銀行卡及衣物等部分遺留在潿洲島客棧的物品,包括一份手寫的遺書。何紅宇米黃色褲子、米黃色淺小格子襯衣領外套、白帽子和書包則不見了。

  江西省萍鄉市公安局安源分局高坑派出所《接處警記錄》顯示:“我所接北海市潿洲島派出所覃警官來電稱,高坑鎮白馬廟村民何紅宇在潿洲島一賓館內留下遺書和遺物。”9月14日晚,萍鄉市高坑鎮派出所周所長向紅星新聞記者證實了何紅宇失聯留下遺書的消息,同時證實曾接到潿洲島派出所的來電,希望他們通知何紅宇家屬。

《接處警記錄》
《接處警記錄》

  據瞭解,高坑派出所在接到廣西北海潿洲島派出所電話後,隨即通知了何紅宇父母等家屬,《接處警記錄》認為“通過家屬確認了遺物真實性,從遺書判斷何紅宇有計劃,有預謀地選擇去潿洲島上輕生。”

  根據高坑派出所《接處警登記表》,紅星新聞記者聯繫上負責處理何紅宇失蹤事件的北海市公安局潿洲島派出所覃警官。覃警官表示“不接受採訪,有事找宣傳部門”,然後掛斷了電話。記者隨後致電潿洲島派出所黃所長,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手寫遺書:

  兩次提到“時間”很趕

  “別浪費資源找我”

  “媽媽:你收到信時可能已經發現我失蹤了,也可能沒有,寫信時我時間有點趕,所以只寫要點了。”在這份遺書中,何紅宇確實流露出輕生的念頭,但並沒有說導致自殺的直接原因,沒有舉出具體事例,甚至沒提到過關於學習或高考的壓力。

  她在遺書中說:“其實我從十歲時就一直對死亡充滿憧憬,我的時間是我所到的罪惡,我總是在想我為什麼要存在,為什麼要出生,一切的一切不是你的錯。我總是想到與這個世界的格格不入,這是我最好的所在,我所選擇的,希望你們能好好活下去……好了,也許還有些我本來想要寫的東西。因為急,我想不起了。最後對不起了媽媽,生了我這麼個怪物會讓你很難過的,但我確實不適合活在這世上。別浪費資源找我。”

  姨媽彭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經過家屬辨認,確定遺書是何紅宇的筆跡。但遺書字跡潦草,不是何紅宇平時寫字的風格,“她的字一向寫得很工整。”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遺書的開頭和結尾,何紅宇都提到了“時間”問題,第一次說“時間有點趕,所以只寫要點”,文末說“因為急,我想不起了”。

遺書全文
遺書全文

  “失聯之前,字跡如此潦草,說明她真的很趕,那麼她在趕什麼?”紅星新聞記者留意到的遺書細節,也是家屬最不能理解的地方。

  家中長女:

  決定補習一年再衝刺高考

  小有壓力但無自殺傾向

  19歲的何紅宇是萍鄉市高坑鎮白馬廟村人,是家裡的長女,還有個正在讀初二的妹妹。今年,何紅宇衝刺高考,成績上了二本線。但她並不滿意,於是決定補習一年,明年繼續衝刺。彭女士說,因為姐姐要高考,懂事的妹妹平時都讓著姐姐,家裡有好吃的都給姐姐留著。“父母對兩個女兒都是一樣的疼愛!”

  姑姑何春秀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何紅宇的父親在湖南打工,媽媽在當地一家工廠上班。為了讓女兒有個安靜的環境備戰高考,今年八月中旬,家裡給她在學校附近租了間房,平時何紅宇獨自在出租屋裡複習功課,家人都不打擾她。在接到警方電話之前,家裡人都不知道她獨自去了北海潿洲島。

  事後查證的時間軸顯示:何紅宇於8月23日從萍鄉火車站出發,24日到達潿洲島,在“花嶼白日夢”客棧住了一晚。25日,何紅宇在潿洲島幕崖海邊自拍了大頭照片,笑容陽光、神態自若,背景可見遙遠的海岸線,這是何紅宇失聯前留下的最後自拍照。當晚20時27分以後,何紅宇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何紅宇失聯前自拍的照片,背景遠處可見海岸線
何紅宇失聯前自拍的照片,背景遠處可見海岸線

  在騰訊相冊,何紅宇留下了多張學習、生活照片,這些成為了家人此刻最後的念想。“高考成績不太理想,她有點小壓力,但是並沒有表現其它異常。在出事前,她還主動自學了日語,上補習班也是她自己主動要求的。”何紅宇姨媽和姑姑都表示,何紅宇此前從未表露過輕生念頭。

  何紅宇失聯後,父母、姑姑等多人趕到潿洲島尋找、善後。直到8月31日,何紅宇的家人們才無奈離開了潿洲島。如今,難以接受女兒失聯事實的何紅宇父母心情仍無比沉重,難以釋懷。

  “孩子父母都比較老實,遺書、監控暴露出的疑點並沒有引起他們重視。我看了後,產生了懷疑。後來看到四川女生龍其樂也在潿洲島離奇失聯,我就更警覺了。”彭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何紅宇失聯,此前沒有引發媒體關注,“現在仔細想想,越來越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最新進展:

  兩起失聯案均無進展

  兩家人否認兩女孩相識

  9月14日下午,四川失聯女孩龍其樂的舅舅等人逗留在廣西北海市公安局,希望能等到進一步的最新消息,他們在焦急和期盼中度過了中秋節。“沒有可用的信息!”在龍其樂失聯整整13天后,舅舅張先生無奈地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當晚,家屬們搭乘飛機,連夜離開北海,返回昆明處理善後。

  據《新京報》此前報導,警方披露龍其樂上島後獨自出行,並無網友陪同;龍其樂失聯前曾發微信讓親友照顧好媽媽和貓,還曾發微博稱要跳海;在其行李中發現一本未使用過的護照。舅舅張先生告訴記者:“這些情況都有,龍其樂給我們都認識的一個朋友發了信息,委託朋友照顧媽媽和貓咪。”

  “那隻貓也是龍其樂的好夥伴,她下班回家如果媽媽不在家,都是貓咪陪伴她。”張先生說,龍其樂養貓的時間並不長,估計是今年才開始養的。在昆明,龍其樂和媽媽、貓咪生活在一起。如今龍其樂失聯,唯有貓咪還陪著她媽媽。9月14日,龍其樂的父母都在北海市公安局採集了血樣。

  在尋找龍其樂的過程中,家屬們也是意外得知了江西萍鄉女孩何紅宇失聯的消息,於是彼此取得了聯繫。雖然兩起女孩失聯事件相距僅一週,但雙方家屬稱,目前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兩女孩認識,或曾在網上交往過。

  何紅宇姑姑彭女士說,事後瞭解到何紅宇可能跟龍其樂有些共同之處,比如都喜歡動漫、都玩微博,但是何紅宇在微博和朋友圈沒有留下關於此次失聯的任何信息。

  紅星新聞記者檢索何紅宇的微博,發現她最新的微博更新於8月24日,即到達潿洲島當天,微博內容是“想被抽中”。而上一條微博發佈於10天前,內容是“百鬼夜行”。文字並無銜接,看起來莫名其妙。

  彭女士說,此前何紅宇無論在網上還是線下,都沒有表露過這些莫名其妙、令人驚詫的語言,這些微博語言是今年8月份後才出現的。“因此我們懷疑她在出走潿洲島前,可能認識了什麼不好的朋友。”

  對於兩起女孩潿洲島失聯事件,龍其樂、何紅宇的命運如何,紅星新聞將持續關注。

  紅星新聞首席記者 羅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