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誌:“改革先鋒”王寬誠——港商內地投資的橋樑 國家高端人才的資助者
2019年09月15日17:21

原標題:人物誌:“改革先鋒”王寬誠——港商內地投資的橋樑 國家高端人才的資助者

  (新中國70年)人物誌:“改革先鋒”王寬誠——港商內地投資的橋樑 國家高端人才的資助者

  中新社香港9月15日電 題:“改革先鋒”王寬誠——港商內地投資的橋樑 國家高端人才的資助者

  中新社記者 韓星童

  在2018年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僅有四位香港人被授予“改革先鋒”稱號,香港中華總商會(中總)原會長王寬誠便是其中之一。他一生心繫國家,始終與祖國同行。日前,王寬誠的孫子、王寬誠教育基金會董事王彭彥接受中新社記者訪問時感慨,“我應該如何幫助國家發展得更快更好”,祖父一生都走在這條路上。

  1950年,香港《大公報》刊登了一篇題為《北行見聞》的文章,洋洋灑灑近萬字,囊括對大連、瀋陽、天津、上海四個城市的觀察。這篇文章的作者便是王寬誠。

  王寬誠生於浙江寧波,在被譽為“十里洋場”的上海打拚出一方天地,卻因不滿國民黨政府貪腐無能,壓迫人民,而消極反抗來到香港。離開前,他曾函告與其有來往的英美廠商:待我理想的新政府成立,再當回國與君等重建貿易。

  新中國成立前夕,王寬誠以大連工業展覽會為契機,放下手頭所有工作作長達三個月的解放區旅行,並將遊曆感想記錄成文。《北行見聞》末尾,王寬誠為當年離滬的“歸期不定”尋回確切答案——“經此次觀光後,理想的新政府給我盼望到了”。

  七十年後,中新社記者在位於香港中環的一間大廈內,與王彭彥重談這篇文章。“爺爺的想法是很純粹的,想告訴香港同胞以至海外華僑華人,當時國家情況是怎樣的,發生著什麼事”,王寬誠儘量呈現客觀視角,未帶偏見或偏心去想像中國內地。然後結果是好的,經曆十餘年戰亂的中國正往一個好的方向走,王彭彥稱這一結論很鼓舞,“我感覺這個旅程給了他一個希望”。

  抗美援朝期間,王寬誠出資為中國人民誌願軍捐獻“維大號”戰鬥機一架,並響應國家號召,帶動香港各界人士,出售香港房地產,集資逾500萬港元,用以購買內地所需物資捐獻給國家,他還帶頭認購當時支持國家經濟建設的國債“人民勝利折實公債”共22萬份。

  待改革開放的春風吹來,王寬誠清晰認識到,內地與香港投資合作停滯的狀態是由於溝通互動的阻礙,於是他發揮橋樑作用,以身作則、帶隊去內地考察便是其中一例。王彭彥笑稱,很多中總老前輩常跟他回憶第一次去內地,就是跟著時任會長王寬誠組隊前往,去之前以為內地吃也沒得吃,車也沒得坐,但考察項目落地後發現,原來很多事可以做成的,逐漸有了信心。

  不僅於此,王寬誠還特意在中總成立中國四化服務委員會,宣傳內地改革開放相關策略。王彭彥揣測祖父創立該會的目的也是希望中總集聚的商業精英為國家引路。

  也同樣基於“國家發展說到底最重要的還是人”的理念,王寬誠於1985年出資1億美元創立“王寬誠教育基金會”,資助出國念博士的學生。

  十年“文革”結束後,“盡快將中國的高級學者補回來”成為基金會最務實的目標。“我爺爺常說,錢要用在刀口上。當國家處於亟需眾多人才的時刻,先把最頂尖的人才培養出來,他就可以帶領一個團隊,能發揮的作用遠比培養一個基層大得多”。

  基金會自創立以來,在內地、港澳及海外設立高級人才培養資助項目及獎勵項目共計50個,涵蓋數學、物理學、海洋科學等學術領域。截至2017年12月,基金會共資助逾1.3萬人次。

  王彭彥坦言,祖父在艱苦曆史環境下,依然可以做成這樣多的事,令他深感慚愧,也會以祖父為榜樣和動力。

  他記得小學一年級放學回家,偶爾碰巧祖父下班,就會帶他們出去散步,說是散步,其實跟不上王寬誠的腳步。王彭彥後來常常回憶童年記憶里的小事,“我一直認為他是一個很有衝勁、很有決心的人,每做一件事都專心去做,走路也是,而我們在後面追”,他才驀然發覺正是這些在細枝末節中體現出來的性格,在很大程度上註定了王寬誠往後一生所有的決定,和所有的成就。(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