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那麼堅強,我只想救爸爸
2019年09月14日19:20

原標題:我沒那麼堅強,我只想救爸爸

“增肥救父”男孩路子寬的心聲。

昨天是中秋節,下午5點,“增肥救父”男孩路子寬在爸爸所在的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住院部無菌艙前,隔著探視窗舉起一盒豆沙蛋黃月餅,手舞足蹈地祝病床上的爸爸節日快樂。

△ 9月13日,路子寬和媽媽、奶奶來到爸爸的無菌艙外探視。因為爸爸還無法進食月餅,子寬只能隔著玻璃向他展示。

11日,他才完成父親移植手術所需骨髓與造血幹細胞的採集,大腿和臀部上方的針眼還貼著紗布。

△ 9月13日,路子寬媽媽正在檢查位於子寬臀部上方的採集骨髓留下的針眼。

路子寬的爸爸7年前不幸罹患“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徵”。隨著爸爸病情進一步惡化,今年3月,當時只有60多斤的路子寬決定增肥至滿足移植手術的體重標準。

△ 9月8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住院部,路子寬在病房裡大口吃飯。

為了救爸爸,子寬在3個月內增肥了30多斤。

7月,他陪父親進京進行骨髓和造血幹細胞移植手術。

△ 7月20日,路子寬和父親在好心人的幫助下籌集到了治病費用來京治病。路子寬拍下父親與住院區的合影,向好心人報平安。

△ 7月24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在爸爸的主治醫生辦公室里祈禱能被早日安排查體。

△ 7月24日,路子寬一家在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繳納未來幾天查體所需要的費用。

△ 7月24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向爸爸撒嬌。

△ 7月24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向護士拿了給爸爸整理病例用的曲別針,狂奔回去找他。

△ 7月24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爸爸在和保安打聽院區之間的班車車次,路子寬拉著他離開。

△ 7月26日,早起陪爸爸查體的路子寬躺在早餐店的椅子上忍不住打哈欠。

△ 7月26日,想帶媽媽抄近路回醫院的路子寬發現路被堵了,一臉無奈地從原路返回。

△ 7月26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嘟嘴和爸爸合影。

△ 7月26日,因為起得太早,在幫爸爸排超聲檢查項目隊伍的路子寬靠在長椅上打瞌睡。

△ 7月26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爸爸牽著路子寬的手,準備趕往西直門院區進行其他項目的檢查。

△ 7月26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停車場,募集來的治療費用因為一些問題還沒到賬,路子寬和父母一起陷入沉思。

△ 7月26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旁一快捷酒店內,路子寬媽媽正在焦急地諮詢客服資金提現問題,路子寬側躺在一旁看電視。

△ 8月30日,圓明園旁人行道,路子寬蹲下身,幫爸爸撓他腳背上的蚊子包。

△ 8月30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爸爸從背後抱住路子寬,奶奶坐在一邊。

△ 8月30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爸爸靠著路子寬,享受自己進無菌艙前與孩子最後的相聚時間。

△ 8月30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一家在住院區門口等待醫生通知。

△ 8月30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爸爸諮詢完住院手續後走出病房區,媽媽在一邊等候。

“愛哭”的男孩

路子寬來北京後哭了好幾次。

其中有一次發生在手術進行前,路子寬和父母在醫院附近的小區看房、租房的時候。

△ 7月20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旁的小區里,路子寬一家正在等待中介看房。

△ 7月20日,路子寬一家在病友租住的房間里瞭解合租信息。

△ 7月20日,路子寬一家看房完畢,打算先住一陣賓館,視醫院檢查結果再定租房時間。

喜歡騎單車的路子寬把共享單車騎進了一處居民小區。保安跟他溝通想把單車推到小區外,路子寬不明白這個規定,他死死拽住單車把手,生怕有人搶走似的大聲爭辯。還沒說幾句,眼淚就掉了下來。

△ 7月20日,路子寬因為保安不讓他把共享單車騎進小區哭了。

△ 7月20日,路子寬在小區草坪上發現了一隻破破爛爛的籃球,他開心地踢起來。

△ 7月20日,長胖後變得愛出汗的路子寬跑了幾步就滿頭大汗。

△ 7月20日,爸爸在小區長椅上查詢租房信息,路子寬在趕螞蟻。

保安有些哭笑不得,和路子寬商量,在門口幫忙保管他的共享單車,這才止住他的眼淚。

“小小男子漢”

但在查體、採集骨髓與造血幹細胞的過程中,路子寬從來沒有哭過。

△ 9月5日,北京人民醫院西直門院區,路子寬在抽血。因為他脂肪厚血管細,給路子寬抽血的醫生需要摸好久才能找到血管。

△ 9月5日,北京人民醫院西直門院區,抽完血的路子寬齜牙咧嘴嚼著姑姑帶來的巧克力。他說自己不喜歡巧克力,因為巧克力粘牙。

△ 9月5日,北京人民醫院西直門院區外,抽完血的路子寬自己按住止血紗布去找公交站。

9月7日,路子寬住進醫院,做骨髓和幹細胞採集的最後準備。

△ 9月8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在病房裡注射重組人粒細胞刺激因子注射液。

△ 9月8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每天餐後要吃的藥片。

△ 9月8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有點吃不下飯,他扭過頭休息了一會兒,再努力吃了下去。

△ 9月8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躺在病床上看好心人送的書。

△ 9月8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子寬趴在病房窗邊看醫院旁的學校。為了給父親做手術,開學後要升五年級的他還沒去學校報導。

△ 9月8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躺在病床上發呆。對於手術,一貫堅強的他也有點緊張。

9月9日,是骨髓採集的日子。路子寬早早醒來換好病號服,在醫護人員的帶領下前往手術室。

△ 9月9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邊捂頭邊揉眼睛,他告訴記者,昨天晚上他緊張得沒睡好。

△ 9月9日上午8時許,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正在等待骨髓採集手術。他雙手合十祈禱,露出因為增肥產生的小肚腩。

手術室大門再次打開是在一個多小時後,路子寬坐在輪椅上被推出,臉上露出笑容。一名醫護人員說,在手術室內,路子寬全程都很安靜。“這麼聽話的孩子太少了”。

△ 9月9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骨髓採集結束後,路子寬被醫護人員送回病房休息。

病房區的一名值班阿姨,看到路子寬經過時總是讚不絕口。路子寬則微微抬頭,回以標誌性的笑臉。

△ 9月10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完成了給爸爸的第一次外周血造血幹細胞採集,手術耗時近5個小時。被家人推出採集室的路子寬露出疲憊的笑容。

護士過來查房時,會親切地叫他“小男子漢”。有的醫生也會因為看過新聞報導,直接叫出他的名字。路子寬會在事後跟媽媽小聲說起,分享心中的“小高興”。

△ 9月10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完成了給爸爸的第一次外周血造血幹細胞採集,被媽媽和姑姑推出採集室。

△ 9月10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完成近5個小時外周血造血幹細胞採集的路子寬在回病房的電梯里喝水。

△ 9月10日,路子寬完成第一次外周血幹細胞採集後,躺在病床上休息。

手術結束後,路子寬食量銳減,一日三餐,每次只能吃下半碗。他如釋重負地說:“終於可以正常吃飯了。”媽媽也相信,兒子很快就能瘦下來。

中秋節探視爸爸時,路子寬在通話機中對爸爸說:“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接下來就看你了。”

△ 9月8日,北京人民醫院清河分院,路子寬和姑姑在11樓病房內給在15樓無菌艙的爸爸打視頻電話,鼓勵爸爸快點好起來。

攝影 新京報記者陳婉婷 文字 新京報記者張熙廷

編輯 陳婉婷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