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面朝黃土背朝天到一片林海綠山梁——綠色呂梁山圓夢幾代人
2019年09月09日18:04

原標題:從面朝黃土背朝天到一片林海綠山梁——綠色呂梁山圓夢幾代人

  新華社太原9月9日電 題:從面朝黃土背朝天到一片林海綠山梁——綠色呂梁山圓夢幾代人

  新華社記者武敵、呂夢琦

  面朝黃土背朝天曾是呂梁山區農民世世代代的生活寫照。如今,貧瘠的山坡地陸續退耕還林,八百里呂梁山從南到北一片林海,一代代人的綠色夢想變成了現實。

  在山西省永和縣乾坤灣,黃河水奔流到此衝刷成巨大的“S”形,兩岸綠樹如茵,遊客盡情地觀賞美景。但20年前,這裏還是一片荒山禿嶺。

  “那時候,山上連棵樹也沒有,人都吃不飽,誰有心情看風景。”永和縣林業和草原局退休幹部白新民回憶說。

  為了改善生存環境,永和縣從2002年開始大力綠化荒山。這一年,永和縣財政收入只有500萬元,還不如東部沿海富裕村一年的集體收入高。如今,永和縣生態防護林從2002年不足10萬畝增加到了40多萬畝,林木覆蓋率達到40%以上,2018年財政收入完成2.36億元。

  山上栽樹,山下種糧,靠山吃山,這是呂梁山區農民祖祖輩輩的夢想。可一代又一代人卻把遺憾永遠地埋在了光禿乾旱的山樑上。

  山西省臨縣李家焉村對面山樑上,有三塊墳地。墳頭大小不一,大的是成人的,小的是小孩的,村民高愛平的爺爺和父親都埋在第三塊墳地裡。

  這位56歲的農民說,他和自己的爺爺、父親都種了一輩子地,命運卻不同。“他們都死得早,我爺爺看不起病上山挖草藥,掉下山崖摔死了,我父親是病死的,也沒活過50歲,我不一樣。”他說。

  去年,當地政府組織新一批易地扶貧搬遷,高愛平帶著自己的老伴和老母親搬遷到20多公裡外的五合居移民社區,新家獨門獨院,水電暖齊全,只花了9000元錢。他原來種的30多畝地也全部退耕還林,一年能領9000多元補助款。

  今年清明節,高愛平照例去給爺爺和父親上了墳。他拔掉墳頭的荒草,擺好酒菜,跪在相鄰的兩座墳頭前敘說了這些變化:“咱家搬了,舊村拆了,種上了樹,小偉(高愛平的兒子)在縣城開了家飯館,買了小汽車,咱老高家的窮根算是徹底拔了。”

  退耕還林,生態脫貧,這是精準扶貧的創舉,不僅造綠了呂梁山,更改變了千百年來窮苦人的命運。

  山西省興縣孟家坪村貧困戶孫平兒今年翻新了自己的最後一口土窯洞,花了10000多元錢。7年前,他為了兒子娶媳婦翻新第一口土窯時花的14000元錢是借的,好幾年才還完。這一次他自掏腰包,一點也不吃力。這一切,都是因為他靠種樹脫了貧。

  3年前,孫平兒參加了一家脫貧攻堅造林合作社,和老伴一起上山種樹。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種一棵小樹掙一元多,種一棵大樹掙五六元,一年種下千棵樹,就能脫貧一個家。

  “現在靠種樹,我們一年能掙5萬多元錢。”他說,政府想辦法,我們只要勤快,就能過上好日子。

  山西省林業和草原局的數據顯示,2018年山西省58個貧困縣2563個合作社完成造林285.5萬畝,5.2萬貧困社員人均勞務收入7000元以上,全省林業精準扶貧帶動52.3萬貧困人口增收。

  從面朝黃土背朝天到一片林海綠山梁,新中國成立70年來,呂梁山書寫的是一部綠色圓夢的奮鬥史。如今,呂梁山沿線幾乎每個縣都建起了森林公園,成為黃土高原上一道嶄新的風景線。

  一個小雨過後的清晨,呂梁市離石區66歲的退休女教師王愛娥和她的丈夫把車停在半山腰的停車場,然後悠閑地漫步在平坦的小道上。這裏是一個即將完工的大型森林公園,當地政府投入了幾億元給市民們打造休閑場所,到處都是新栽下的小樹苗。

  這裏也是煤的“海洋”。以前,周邊公路上每天連綿不斷的拉煤車曾是一道黑色風景線,空氣中到處瀰漫著粉塵和嗆人的氣味。政府下決心改善生態和淘汰過剩產能後,情況開始發生改變。王愛娥說:“終於可以在山頂上深呼吸了,再過十幾年,我們將擁有一座綠色銀行。”

  數據顯示,1949年山西省森林覆蓋率只有2.4%,到2015年已經增加至20.5%,全省森林公園數量增加到134處,呂梁山生態脆弱區年輸入黃河的泥沙量比20世紀80年代初減少了1億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