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產CEO西川廣人稱一旦找到繼任者他就準備辭職
2019年09月08日23:37

  新浪美股9月8日訊 日產汽車公司(Nissan Motor Co.)首席執行官西川廣人(Hiroto Saikawa)說,他不會因為處於薪酬過高風波的中心而辭職,但準備為涉及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的醜聞承擔責任,一旦找到繼任者,他就會辭職。

  上週有報導稱,他和其他日產高管的薪酬超過了他們應有的水平。此後,西川廣人一直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壓力。這是對這位首席執行官的最新打擊。自去年11月戈恩因金融犯罪被捕以來,他一直在努力糾正這家汽車製造商的錯誤。該公司正艱難應對10年來的低利潤、裁員以及失去一位領導帶來的不穩定局面。20年來,這位領導對日產的影響力一直很大。

  當被問及2013年與股票掛鉤的獎金被誇大時,65歲的西川廣人在週日晚些時候對記者表示,“我對此不負責任。我將為戈恩的醜聞承擔責任,並希望董事會提名委員會盡快製定繼任計劃,以便交接權力。”

  據知情人士透露,日產董事會週一開會討論薪酬過高的問題時,還將審議更換首席執行官的計劃。部分知情人士說,要求加快這一進程的壓力正在積聚,並得到日產最大投資者、全球最大汽車聯盟合作夥伴雷諾(Renault SA)的支持。

  西川廣人補充說,他希望努力確保與雷諾的聯盟是安全的。他週日表示,“在保持日產獨立性的同時,我相信我是對日產-雷諾聯盟最開放的領導者。”

  由於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正在考慮一個沒有西川的未來,一些選項正在考慮之中。知情人士說,其中包括任命日產首席運營官山內康裕(Yasuhiro Yamauchi)為臨時首席執行官。他們說,董事會隨後將為選擇正式繼任者設定一個時間表。

  據報導,西川廣人向同事們表達了辭職意向,但具體日期尚未確定。

  對於西川廣人來說,這是一個具有諷刺意味的轉變,此前他本從戈恩的門徒變成了指控他的公眾人物,現在他似乎又站回到了戈恩的同一側。

  在戈恩於去年11月19日被捕後幾個小時後,西川廣人就出現在全球媒體面前,譴責他的行為,稱他對前老闆的行為感到“憤怒”和“絕望”。

  和現在的西川廣人一樣,針對戈恩的一些指控也與薪酬有關。這位前董事長目前已獲得保釋,明年將在東京接受審判。他被控未能披露日產汽車的薪酬金額,將交易虧損轉嫁給這家汽車製造商,並將公司資金轉到自己的賬戶。戈恩否認了所有指控。

  這一醜聞是日產努力修復其在投資者、監管機構和購車者心目中的形象的又一挫折。戈恩的倒台動搖了日產與雷諾的聯盟。今年6月,日產汽車的反對使雷諾與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公司擬議中的合併計劃流產,雷諾因此再次受到打擊。兩家公司一直在努力解決分歧,但日產高層的變動可能會給這一過程帶來不確定性。

  西川廣人上週承認,根據公司規定,他獲得的與股票掛鉤的薪酬超過了他應有的水平。他說他將返還這筆錢,這筆錢是2013年發放的約4700萬日圓(合44萬美元)獎金,與日產汽車的股價掛鉤。其他高管——包括高級副總裁哈里-納達(Hari Nada),他是針對戈恩的主要告密者——據說也被支付了過高的薪酬。

  SBI Securities Co.駐東京分析師遠藤浩二(Koji Endo)說,“考慮到這一問題涉及從日產不當拿走逾4000萬日圓,機構投資者和其他持有日產股票的實體將認為這是一個治理問題。”

  自去年11月戈恩被捕以來,投資者已將日產股價推低了30%以上。日產汽車出現動盪之際,汽車行業正在艱難應對轉向電氣化和自動駕駛的趨勢,以及全球汽車銷售放緩。

  一段時間以來,作為日產終身僱員的西川廣人能在這個職位上呆多久還不確定。

  雖然這位首席執行官在持有日產43%股份的雷諾的支持下於今年6月獲得連任,但Institutional Shareholder Services和Glass Lewis等投資者團體投票反對他,理由是他與戈恩關係密切。據知情人士當時透露,西川廣人今年1月曾表示,應該加快尋找接替他的人選,把領導權交給“新一代”,但在與一些日產高管的討論中,他又改口說,他計劃再呆三年。

  西川廣人面臨的更大壓力是,負責調查日產過高薪酬的高級經理即將辭職。知情人士上週表示,日產汽車負責審計和合規的副總裁克里斯蒂娜-默里(Christina Murray)最早將於9月10日離開日產。

  針對高管通過股票升值權獲得過高薪酬的調查是在6月份展開的。此前,與戈恩一起面臨刑事指控的前高管格雷格-凱利(Greg Kelly)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西川廣人在2013年不當收受了4700萬日圓。據稱,調查結果將在週一的會議上提交給董事會。

  上述知情人士說,日產正考慮廢除這一薪酬體系。這一體繫於2003年首次推出,是為了激勵管理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