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脫歐死局有多難解 要逼得這位英國新首相發毒誓
2019年09月07日18:00

  原標題: 鮑里斯的硬脫歐死局有多難解,要逼得這位英國新首相發下毒誓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過去兩週里,英國政壇波譎雲詭,上任不足兩個月的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7月底意氣風發的就職演說言猶在耳,然而在議會結束夏休於9月3日複會之後,鮑里斯就遭遇了自己從政生涯以來最大的尷尬和困境。

  反對派推出了旨在奪回議會控製權並阻止無協議脫歐的脫歐法案修正案,保守黨多達21名議員反水支持反對黨聯盟的提案。不出意外,政府在該法案的三次投票中全面失利,已經讓鮑里斯在法律框架下喪失了推動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

  強壓之下的黨內“叛變”

  在這次議會複會投票前,鮑里斯就明確表示,這次投票保守黨將嚴格執行最高級別的黨鞭紀律,每一位敢於支持反對黨的保守黨議員都會被立即開除出黨,並剝奪其代表保守黨參加下一次大選的權利。

  然而,面對著鮑里斯的強壓,還是有很多資深的保守黨議員選擇了反叛,其中包括了一個多月前還是財相的哈蒙德、前司法大臣高克、前教育大臣葛林寧、前國際發展大臣斯圖亞特,已連任49年議員被封為“議會老爹”的肯·克拉克,甚至還有丘吉爾的親外孫索姆斯爵士。

  即便有不少保守黨建製派的議員為這些“叛將”求情,但9月3號入夜之後,氣憤已極的鮑里斯還是通過保守黨黨部給這21人逐一發出通知,他們都被當即開除出黨,成為獨立議員。

  9月4日當晚,下議院三讀通過了反對派聯盟提出的阻止無協議脫歐的修正案,法案呈交上議院。鮑里斯馬上提出動議,要解散議會並在10月15日重新大選。但是,鮑里斯的計劃再次受阻。

  根據《2011年固定任期議會法》,英國首相已經不再擁有從前數百年間那種在任意時間上書英王決定重新大選的權力,而是要在議會中獲得全數議員的三分之二支持(即434票),才能在五年固定任期屆滿之前解散議會。鮑里斯和他的保守黨在經曆了這一輪分裂和開除風波後,已經丟掉了議會中的多數,更不要說三分之二議席了。反對黨聯盟在緊急磋商之後決定集體反對或棄權,政府又一次輸掉投票,解散議會提前大選的動議也被迫流產。

  鮑里斯的脫歐大計很快走入如今這般“死局”,並不是件多麼讓人意外的事,他入主唐寧街10號首相府,原本就面臨堪稱是地獄難度的開局。

  首先,鮑里斯是通過保守黨的黨內選舉接任黨魁從而成為首相的,一名僅僅靠幾萬張保守黨黨員選票選舉出的黨魁,自動成為6500萬英國民眾的首相,儘管完全符合英國政治的原則,但這很難不說是民意授權的缺失。

  其次,鮑里斯上台後面臨的是前任特蕾莎·梅留下的分裂的保守黨,而他自己又是硬脫歐派的代表人物,這讓他很難做到團結保守黨所有的議員。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梅留下的是一個搖搖欲墜的微弱多數派政府。

  梅自己最終被迫辭職,就是因為無法處理本黨議員的反叛,以至於任何政府推動的脫歐協議都無法獲得議會通過。而剛剛上台的鮑里斯甚至還沒有來得及拿出任何協議,就已經在9月3日議會複會當天被黨內的軟脫歐派議員先下手為強,聯合反對黨一起排除掉了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完全打亂了他所有的計劃。

  在英國“西敏製”的議會製度下,少數派政府穩定施政根本就是天方夜譚。連財政預算案等重要法案都無法獲得通過,政府迅速倒台也就是必然。在英國過去一個世紀的曆史上,從未有一個少數派政府可以成功執政七個月以上。

  鮑里斯當然明白這個淺顯的政治運作規律,他迅速改弦更張,想通過提前大選將保守黨目前的民調優勢轉換成為一個穩定的多數席位,並趁機清理掉黨內支持軟脫歐的不同政見議員。不過他的算盤又一次落空,工黨和反對派聯盟抓住了《2011年固定任期議會法》留下的空子,拒絕政府解散議會的動議。

  如此,鮑里斯快速滑向一個現行製度下已經無解的“斯諾剋死局”,而且對手連認輸重新開局的機會都不給,目的就是要讓保守黨政府不斷出醜並繼續分化,以便在未來大選中獲得更大優勢。

  議會休會算盤落空

  英國政壇過去一週的風起雲湧,政客和政黨之間的惡鬥固然是主因,但導火索其實是8月27日鮑里斯突然發表講話,宣稱已經向女王提出議會閉會到10月中旬,以準備新一會期的議會開幕大典的請求。此講話一經公佈,輿論一片嘩然。鮑里斯賭博式的操作,成為了反對黨攻擊他的又一靶子。

  英國議會按常規大約每年為一個會期,會期快結束前,首相會向君主提出議會兩院閉會,然後政府會起草新一會期的內政外交立法等種種計劃,並在議會開幕大典上濃縮為一份君主用最平穩的語氣讀出以保持政治中立的講話稿。

  常規情況下,這隻是一次再平常不過的儀式性活動,但是在過去兩年里,梅領導的政府因為脫歐事宜焦頭爛額,根本無暇顧及,議會本次會期也就遲遲未能結束。鮑里斯選擇提出閉會,並不能說是打破常規,但問題恰恰出在這個節骨眼上,議會的閉會和重開已經不再是一次儀式,而是演變成了一場政治操作。

  議會閉會期間,議員們自然不能開會辯論也不能表決任何新的法案。一般來說,閉會期不會很長,平均也就一兩週時間,而政府這次提出的閉會期長達一個多月。無論鮑里斯怎樣為自己辯解,所有人都很清楚,他的算計就是在閉會期內,可以最大限度地擺脫議會對他這個少數派政府的掣肘,讓他可以沒有後顧之憂地按自己的策略和時間表和歐盟進行談判。並且,無論能否談出一個協議,英國都能如期在10月31日脫歐。

  在脫歐最關鍵的當口上,“女王陛下的政府請求女王陛下讓議會閉會”這個操作,徹底激怒了反對派的議員們。“違憲”“對憲政的暴行”“不民主的政變”等在英國政壇極其少見又無比嚴重的指控通通被安在了鮑里斯以及他最信賴的顧問坎明斯的頭上。

  此外,在9月3日議會複會到9月10日閉會的一週時間內,反對派的資深議員抓緊一切時間,要在議會通過法案阻止鮑里斯無協議脫歐。

  這些資深議員很清楚,等待議會繁瑣冗長的辯論排期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達到目的。為此,他們引用了很少被引用的議會規程第24條款,宣稱自己的提案十分重要且緊急,必須優先獲得辯論表決。在獲得議長伯考的批準後,就有了本文開篇的那一幕,在短短兩天之內,這個徹底堵死政府決定硬脫歐可能性的法案就三讀通過並送交上院。

  不過,按規定,如果法案不能在閉會前獲得上議院通過並送交女王禦準的話,本屆會期結束時未完成的立法也就會自動失效。因此,不死心的鮑里斯祭出了最後一招:試圖指使上議院的貴族議員們通過冗長辯論(拉布)的方式阻撓法案在議會閉會前通過。

  支持鮑里斯的上議院議員們提出了90多條根本無足輕重的議案,每條都要經過辯論和兩次投票,足以消耗近百小時的時間。但不是民選的英國上議院並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在這個節骨眼上阻撓下議院的重要立法。上議院議長宣佈,如果需要,上議院將每天加班到深夜,並放棄週末休息,一定爭取及時讓法案通過送交女王。

  9月4日晚上,平均年齡70多歲的上議院議員們睡眼惺忪地在議事廳里辯論到淩晨一點半。鮑里斯眼見這招不能奏效,也就沒在堅持。最終,9月5日下午,上議院順利通過了法案。

  這樣一來,身為首相的鮑里斯就已經喪失了對無協議脫歐的全部掌控權,理論上他除非選擇故意違法,或者歐盟一邊有國家反對給予英國延期,目前已經沒有方法能讓他如期在10月31日帶領英國無協議退出歐盟。

  此外,9月4日晚,鮑里斯提出在10月15日提前大選的動議也因為反對黨聯盟集體選擇反對或棄權,遠沒有拿到獲得通過所需的三分之二讚成票數。兩天內,政府四次表決全部失利。

  9月5日星期四,鮑里斯離開了政治風暴中心倫敦,開始了自己為期三天的北上之旅。上午,在前往利茲的路上,他收到了自己親弟弟喬·約翰遜辭任大學事務大臣並宣佈不再代表保守黨參選下一屆議會的消息,理由是喬覺得自己無法忍受“忠於家族”和“國家利益”之間的撕扯。中午,鮑里斯在接受媒體時發下毒誓:“寧願死在陰溝,絕不延遲脫歐”。下午,鮑里斯走上利茲街頭,一名當地市民友好地向他伸出右手,鮑里斯也自然地伸手握住。但出人意料的是,這名男子微笑平靜地對首相說:“離開我的城市。”鮑里斯強忍尷尬,擠出笑容,回答:“好的,我很快就走了。”

  鮑里斯這一天里的遭遇,也許就是9月初英國這場政壇風暴最好的註腳。而鮑里斯的這盤脫歐死棋,目前仍毫無解局的希望。

  (作者係政治評論人,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候選人,英國保守黨華人之友成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