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之味》:親情之味
2019年09月06日15:01

原標題:《花椒之味》:親情之味

注意:本文有劇透

《花椒之味》是一部改編電影,影片的原著是香港女作家張小嫻的書信體小說《我的愛如此麻辣》。但觀眾並不需要配合閱讀原著來欣賞這部電影。影片大刀闊斧地進行改編,差不多可以說是另起爐灶,除了保留基本的人物關係架構,敘事方向則做出了大幅度的調整,從一個時下觀眾讀來或許會覺得矯情與無病呻吟的都市文藝女青年愛情心路曆程,轉向為講述三個直到成年後才相認的三姐妹,在一年的時間里認識與接納彼此,並各自找回人生前行方向的親情故事。

《花椒之味》在這一檔期的眾多商業類型片里可以說是一股清流,觀眾從影片里或許能找到《海街日記》和《相愛相親》的影子,但《花椒之味》仍有其獨特的意趣。這部在細節上做足小心思的電影,無意於宏大敘事,但影片里分別來自香港、台灣和重慶的三姐妹,彼此間親情的確立與認同,正合中秋節人月團圓的主題,也可說是以小見大,以家族史呼應時代史。

《花椒之味》海報

電影開場不久,便是父親夏亮(鍾鎮濤飾演)的葬禮戲。借由這一場戲,三姐妹第一次見面。原著里的三姐妹,名字分別是夏如日、夏如月和夏如星;電影則將名字調整為夏如樹(鄭秀文飾演)、夏如枝(賴雅妍飾演)和夏如果(李曉峰飾演)。原著里調侃三姐妹名字的來源是“日月星辰”,顯得父親取名太隨意和不經心。電影在角色名字上的改動,讓三姐妹更平易更素樸,又暗合影片主旨。家庭是樹,樹上有枝,枝又結果。《花椒之味》是一部家庭劇,三姐妹各自的感情生活和職業生涯是劇情里枝蔓旁逸的副線,影片始終在圍繞父女情、母女情、祖孫情和姐妹情做文章。

電影情節安排有條不紊,線索多而不亂,劇本寫得極工整,該藏拙的地方懂得藏拙,該製造小幽默的地方,也不介意緊跟熱門的網絡段子。夏亮如何與三姐妹的母親相遇和分離,又如何瞞著大女兒夏如樹,與夏如枝和夏如果維繫起隱秘的父女情,原著語焉不詳,電影也為死者諱,隻言片語交代過去,只告訴觀眾夏亮亦有苦衷。《花椒之味》不做道德上的衛道士,也沒有精神潔癖。影片里的三姐妹,某種意義上都屬於單親家庭,但並沒有成長為問題少女。電影強調親情的治癒作用,更用了一整部電影的時間,來教會電影中的人物以及觀眾,如何放下過去,以及如何看待未來。《花椒之味》是一部關於和解的電影,和解的對像是家人更是自己。

電影通過夏如樹對父親的回憶、以及夏如樹從父親友人處找尋關於父親的往事,為觀眾漸次展開夏亮生前的點點滴滴。作為丈夫的夏亮或許不甚稱職,而作為父親的夏亮,即使同樣並不完美,即使與女兒們的溝通也並不順遂,但始終在努力嚐試瞭解女兒們,以及拉近與女兒們的距離。電影不是“父慈女孝”的樣板文章,夏亮和夏如樹各有各的性格缺陷。夏如樹終於承認父親在心目中的重要性,隔空向逝去的父親表達思念與愛意。影片主張的不是兩代人的彼此妥協,而是先有了瞭解,再有了建立在瞭解基礎上的理解與和解。影片用夏如樹和前夫郭天恩(劉德華飾演)、麻醉科醫生蔡浩山(任賢齊飾演)的兩段感情線,陪襯和側寫這段父女情,心思用得極巧妙。

《花椒之味》劇照

鄭秀文曾在多部香港電影里分別與劉德華(《瘦身男女》、《孤男寡女》、《龍鳳鬥》)和任賢齊(《夏日麼麼茶》、《嫁個有錢人》)組情侶,《花椒之味》讓演員們在電影里重逢,不僅僅是在滿足觀眾的情意結。夏如樹和前夫離異,背後的主要原因是夏如樹對婚姻缺乏安全感,而缺乏安全感的原因則源於幼年時曾見過父母的激烈爭吵。影片借郭天恩和蔡浩山開解夏如樹,指出言語上是否做出承諾,並不代表行動上是否能得到踐行;而感情不僅是語言上的溝通,更體現在生活中的支持和關懷。電影貢獻出不少心靈雞湯一樣的“金句”供摘抄愛好者收藏,但夏如樹在經營父親所留下的火鍋店的過程中,從火鍋店老員工處瞭解到父親的品行與為人,並終於放下心頭的芥蒂,確認父親對自己的父愛一直不曾消減,這一過程的轉變,是影片用眾多細節鋪墊出的水到渠成,不是簡單的喊心靈雞湯口號。

《花椒之味》劇照

電影在處理夏如枝和母親的母女情,以及夏如果和外婆的祖孫情上,用的是同樣文火慢燉,以小細節帶動人物情緒的編劇和拍攝技巧。夏如枝和母親在職業問題上的爭執,夏如果和外婆在婚姻問題上的觀念分歧,即使不是影片要重點予以展開的情節,通過幾個速寫式的鏡頭,觀眾自能心領神會,抓住個中旨義。

《花椒之味》截取當代都市女性生活圖景的若幹個剖面,但懂得適可而止,留下回味餘地。正如花椒之入口,初不甚麻,要細細咀嚼下去,餘味才慢慢充溢唇舌間。

影片的結尾,夏如樹選擇繼續將父親的火鍋店經營下去,夏如枝則繼續做回職業檯球手,夏如果也繼續返回重慶做服裝博主。電影讓三姐妹和各自的原生家庭達成和解,而儘管父親斯人已逝,三姐妹卻仍能由親情維繫在一起,是現代人小家庭意識和傳統大家族觀念達觀開明的融合。

夏如枝的故事,主要討論母女情,兼及女性的職業選擇

夏如果的故事,主要討論祖孫情,兼及女性的婚戀觀念

以女性為主角,從女性視角出發的電影,近年來不好的一個趨勢是常常矯枉過正,在處理對待兩性關繫上跑偏。程度輕一些的,讓男性角色叨陪末席,可有可無;程度嚴重一些的,男性角色則寫得負面狼狽,彷佛是造成一切女性困境的根源。《花椒之味》不存在嚴格意義上的男主角,出現的男性角色也都不過是現實中的平凡之輩,即使中年發福,也毫無油膩感。三姐妹的父親在員工心中是體貼寬和的好老闆;劉德華飾演的夏如樹前夫,以及任賢齊飾演的麻醉科醫生,即使與夏如樹婚姻難續、戀情不諧,但仍成為夏如樹心路轉變曆程中的指路人;夏如枝與母親不睦,甚至認為母親當初的改嫁純是出於物質生活上的考慮,但夏如枝的繼父對夏如枝的母親恩愛敬重,對夏如枝的事業亦頗為支持。電影不刻意製造關係的對立,以平心靜氣的態度提倡長晚輩間的互愛互敬、平輩間的互親互助、以及兩性間的互信互諒,態度誠懇,也相當有建設性。

《花椒之味》劇照

電影最後以三姐妹在火鍋店共度佳節,畫上一個溫馨的句號。影片里的敘事自此經曆過一番季節輪迴,而三姐妹的生活亦已經曆過一番成長。父親的離世促成三姐妹的相逢,但父親並未真正從三姐妹的生活中離席。鄭秀文為影片獻唱的片尾曲《好好說》,歌詞字裡行間,觀眾和聽眾可做親情解,亦可做友情或愛情解。這部讓觀眾笑中有淚、淚眼含笑的電影,值得細品其味。

《花椒之味》劇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