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日報評穆加貝:知我罪我 其惟春秋
2019年09月06日21:24

  原標題:穆加貝: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來源:中國日報

  穆加貝走了。95歲。

  他的離去意味著一個時代的謝幕。

  經過整整20年艱苦卓絕的抗爭,津巴布韋於1980年擺脫了英國殖民統治,獲得了國家獨立和民族解放。穆加貝功不可沒。

  不僅如此,他還是整個非洲獨立運動一代領導人中具有崇高威望的一位,對“泛非運動”的展開和其他非洲國家的獨立解放事業產生了重要影響。他是今天非洲治理和國家間合作框架的重要建造者之一。

  在穆加貝的領導下,津巴布韋在整個八十年代都是非洲發展的典範,不僅在較短的時間內理順了國內民族、社會矛盾,較為妥善地解決了與西方國家的關係,而且極大地改善了公共服務,教育和醫療水平顯著提高。直到1990年曼德拉獲釋前,穆加貝都是非洲領導人的重要代表。

  所有的建國者都對他們一手創建的國家和腳下的土地有著更強烈的歸屬感。儘管穆加貝信奉馬克思主義,但卻在一段時間內忽視了時代和國情巨變,治理體系未能很好地與時俱進,為日後政治合法性危機埋下了伏筆。

  隨著80年建國之後出生的“自由一代”(born frees)的成長,他們的發展和政治訴求未得到及時的回應,國家治理與發展需求之間脫節被逐漸轉化為經濟和社會發展政策的變形。

  這些潛在的問題在2000年穆加貝主導的激進的“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後被集中觸發。政府採用“休克式療法”用一刀切的辦法強行將5%的白人擁有的全國90%的土地分給黑人農民。

  儘管這收割了獲得土地的民眾短暫的稱道,卻打破了原本已經脆弱的經濟平衡,進一步激化了國內矛盾,同時把津巴布韋置於西方國家的圍攻之下。

  由於農業技術、生產資料和管理方式的落後,土地改革之後國家糧食產量不增反降。而西方的圍堵讓國家有限的製造業和礦業舉步維艱。經濟衰退帶來了社會動盪,一直持續到2017年穆加貝被迫下台後才逐漸緩解。這十多年國家的凋敝讓下台後的穆加貝背負了巨大的輿論壓力。

  在西方媒體那裡,這段時間幾乎成為穆加貝一生的註腳。這從今天西方幾大媒體發佈的關於他的訃聞中就可以體會出來。

  作者們都儘量去平衡,卻不由自主地回到揶揄攻擊他的老路上:穆加貝76歲以前的作為被整體歸為時代的餽贈和曆史大趨勢,而他執政後期陷入的經濟衰退被簡單歸結為他一個人的過錯。而近二十年的地區形勢、西方圍堵和國內錯綜複雜的政治與社會矛盾,都理所當然地被高度濃縮為彷彿他可以輕易改變卻不去改變的微不足道。

  當整個西方都在以“獨裁者”給他蓋棺定論時,唯獨津巴布韋本國的人民在冷靜地思考穆加貝去世後他們的失去與收穫。就連以近似逼宮形式讓穆加貝退位的現任總統埃默森·姆南加古瓦在悼念穆加貝時,都尊敬地稱他為國父、導師、戰友和領袖。

  從這個意義上講,在西方媒體設置的大議程下,不少人聞雞起舞,人云亦云,對穆加貝橫加指責,發生在很多國家都不奇怪,但唯獨在中國這個與穆加貝本人,與津巴布韋,與整個非洲都存在著密切曆史和現實關聯的國家,就顯得荒誕了。

  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下午表示:穆加貝是津巴布韋卓越的民族解放事業領導人和政治家,一生堅定捍衛國家主權利益,反對外來幹涉,積極推進中津、中非友好合作關係。

  這個評價是公允的。穆加貝的離去,帶走的是20世紀的非洲的風起雲湧和翻天覆地,但他所倡導的獨立自主的發展方針,以及他所代表的頑強不屈和不卑不亢的精神,無不是整個第三世界國家的寶貴精神財富。

  今天,我更願意把他當一位老人去緬懷。

  一位矢誌不渝地為中國與整個非洲的友誼積極奔走的老人走了,一位為了本民族的獨立和發展,為了整個非洲獨立和發展貢獻畢生精力的老人走了。

  如果說曼德拉倡導的是盡快遺忘和退而結網,那麼穆加貝堅持的則是不屈抗爭和逆水行舟。時間越久,穆加貝的精神價值越會顯得彌足珍貴。

  這顆流星拖出了20世紀的長尾。在他身後的這個時代,民謠不再清純,搖滾也不再憤怒。(李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