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女醫生嘎宗卓瑪:我想要一直幹下去
2019年09月05日15:12

  原標題:[邊疆黨旗紅]邊境女醫生嘎宗卓瑪:我想要一直幹下去

  中新網阿里7月29日電(謝藝觀)翻山越嶺,徒步一天,只為不負病人的期待;以一人之力保護全村健康,哪怕累倒住院;只因醫者仁心,錯過女兒畢業典禮。

  她就是嘎宗卓瑪,西藏阿里地區日土縣多瑪鄉烏江村的一名村醫。20年來,她由一位青澀的小女孩成長為醫治過上萬次病人的村醫。

  初入行曾被質疑過

  第一次見到嘎宗卓瑪時,她正從村里臨時搭建的醫務室里出來,準備前往病人家裡。左手拿著醫藥箱,頭髮習慣性盤起,跟人說話時,總帶著淺淺的微笑。

  嘎宗卓瑪1999年開始當村醫。當時她剛初中畢業,母親對她說,現在村子裡的村醫已經老了,需要你這種懂一點國家通用語言又認字的村醫。

  村里書記格桑龍白也對嘎宗卓瑪說,村里沒有醫務室和專職村醫,群眾看病很成問題,希望她能夠擔起這個責任。

  “雖然當時工資只有200元,但看母親那麼支持,又能幫到鄉親們,工資低點也沒關係,就毅然決然地選擇回來了。”嘎宗卓瑪說,在她心裡,當醫生是她最喜歡,感覺最舒服的職業。

圖為嘎宗卓瑪正在醫務室填就診單。 謝藝觀 攝
圖為嘎宗卓瑪正在醫務室填就診單。 謝藝觀 攝

  但走在村醫這條道路上,並非一帆風順。初入行的她也曾遭人質疑。

  “記得有一次,病人來我這邊看病,我拿藥給他們吃,他們有點懷疑我的醫術,就去老村醫家裡詢問這個藥給對了嗎,老村醫當時說是對的,大家才放心。”嘎宗卓瑪告訴記者。

  為了進一步提升自己的業務水平,嘎宗卓瑪2000年接受了為期9個月的村醫培訓。

  剛開始給人治病時,由於不太熟練,嘎宗卓瑪遇到不懂的時候就給培訓老師打電話,或向老村醫請教。後續每年也參加一些上級部門舉行的專業培訓,還到地區婦幼保健院跟班學習,平日裡也會通過網絡和看書自學,自己不斷地摸索總結經驗。

  慢慢地,她被人們所接受;漸漸地,在地方有了名氣。現在,嘎宗卓瑪每年治療過的病人達六七百人。

  苦和累早已不在意

  這些年隨著國家的大力投入,村里都建了醫務室,路也好走了很多,然而以前卻是另一番景象。

  “之前村子裡沒有醫務室,藥需要自己去鄉上拿,輸液、打針要到村民家裡。”嘎宗卓瑪向我們描繪了當時的場景。

  有一次,一位四五歲的女孩讓爸爸來邀請嘎宗卓瑪去看病,當時她翻山越嶺,徒步走了一天才到達病人家裡。發現兩戶小孩都得了腮腺炎後,嘎宗卓瑪在那裡住了三四天,邊治療邊觀察情況。

  2010年,在牧業點上放牧的孕婦白瑪比預產期提前15天臨產,嘎宗卓瑪連夜打著手電筒,在海拔5000米的大山上疾行,平時兩個多小時的路程,不到一個小時趕到,最終幫助產婦順利生產。

  一些人會認為翻山越嶺治病很辛苦,但嘎宗卓瑪說,“我們是農家的孩子,一直都在這邊生活,苦和累不算什麼。”

  不過,嘎宗卓瑪也有傷心無奈的時候。在牧區放羊時,有人跑過來請她接生,因為路途太遠,等嘎宗卓瑪趕到的時候,孩子已經出現意外了。

  這件事情一直是嘎宗卓瑪心底的一道檻。如果是現在,結局或許有所不同。

圖為嘎宗卓瑪從病人家裡出來,正往村醫務室走去。 謝藝觀 攝
圖為嘎宗卓瑪從病人家裡出來,正往村醫務室走去。 謝藝觀 攝

  “現在醫療條件好了太多,村子裡都有醫務室,硬件軟件由地區衛生局配套解決。村書記對於我的工作也很支持,告訴我如果村子裡缺藥,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拿過來。”嘎宗卓瑪告訴記者。

  在病人面前,嘎宗卓瑪保持24小時“待機模式”,經常大半夜趕去救治,但她從沒喊過辛苦,哪怕早已支撐不住。

  2016年春季,全村暴發流行性感冒,由於就她一個村醫,她每天看十幾個病人,最終累得暈倒,被送到縣人民醫院住院7天,下病床後又馬不停蹄地返回到工作崗位上。

  常給困難家庭墊付藥錢

  嘎宗卓瑪現在每月工資漲到了1800塊,並不高,但她這些年遇到村民看病,因為家庭困難給不起錢時,都是自己墊付。

  村里孤寡老人旦增多吉身體不好,沒錢看病買藥,嘎宗卓瑪每週去他家裡打掃衛生、墊錢買藥,直到陪老人走完生命最後一程。

  前一段時間,一群上幼兒園的小孩過來找嘎宗卓瑪,告訴她一個小孩由於肚子疼在路邊摔倒了,嘎宗卓瑪診斷後直接拿藥給孩子吃,沒提一句錢的事。

  “藥也不貴,能幫忙付就付了,需要的藥沒有的時候,自己家裡備的藥也會拿來給他們。”嘎宗卓瑪解釋道。在她看來,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情。

圖為嘎宗卓瑪正在給村民量血壓。謝藝觀 攝
圖為嘎宗卓瑪正在給村民量血壓。謝藝觀 攝

  從醫二十載,無數病人在她手中恢復健康。平常會有很多人過來看望嘎宗卓瑪,“在茶館喝茶的時候,平時聚的時候,還有舉辦婚禮的時候,他們都會拿起酒杯,說‘謝謝呀,當時是你把我治好了。’”談及這些時,嘎宗卓瑪的眼尾泛起了“漣漪”。

  “感覺有些虧欠孩子”

  作為一名醫生,照顧病人的時候多了,照顧家庭的時間就少了。

  平時家裡的農活,都是嘎宗卓瑪丈夫做的。“只有一次去幫過忙,幹活的時候又打來電話,說要看病拿藥。”嘎宗卓瑪告訴記者。

  在病人眼裡有求必應的她,在孩子眼裡,卻是一個不能時刻陪在身邊的母親。

  “感覺有些虧欠孩子。”嘎宗卓瑪說,孩子上三年級的時候,是姐姐來幫助照顧的,其實姐姐身體也不好。上四年級以後,我們就在地區所在地獅泉河鎮租個房子,有時候是老公去看望 ,我有時間的話也去看,一般半個月去一次,小孩都是自己做飯,自己上學的。

  即使是在孩子六年級畢業這一重要時刻,因為病人太多,她依舊在照顧病人。

  “我想要一直幹下去”

  嘎宗卓瑪曾有機會離開村莊,去更好的地方發展。

  2011年,嘎宗卓瑪的女兒到地區上四年級時,為了照顧女兒的起居,她曾考慮辭去村醫工作。當時在地區石油公司工作的姐姐也跟她講:“當村醫累,工資又低,你的身體也不好。”給嘎宗卓瑪找了一份月薪3000元的工作。

圖為嘎宗卓瑪正在醫務室取藥。謝藝觀 攝
圖為嘎宗卓瑪正在醫務室取藥。謝藝觀 攝

  這時,村黨支部書記格桑龍白打來電話勸說,工資給她漲到900元,讓她放棄這個念頭。

  “我當時覺得村里的事比我自己家的事重要,而且醫務室和藥品都齊全了,我的工作幹起來更得心應手,工資也漲到900元,不算低了。”嘎宗卓瑪回憶。

  於是,嘎宗卓瑪把女兒安頓好後,又返回了烏江村。在嘎宗卓瑪的心裡,烏江是生她、養她的地方。

  嘎宗卓瑪說,“不管未來怎麼樣,我想要一直幹下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