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琰:卸任主教練並未輕鬆 現不清楚女兒讀幾年級
2019年08月30日09:35

李琰
李琰

  李琰 1968年4月18日出生於黑龍江牡丹江,前中國短道速滑國家隊主教練,現任中國滑冰協會主席。中國代表團迄今在冬奧會獲得的13枚金牌中有10枚來自短道速滑隊,其中李琰執教期間拿到7枚金牌。

  3個月前,國家體育總局冬運中心對短道速滑、速度滑冰國家隊進行調整,李琰卸任短道速滑隊主教練,她也得以從中國滑冰協會主席的角度重新去審視滑冰這項運動。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李琰說自己有個願望,希望借助2022年北京冬奧會把滑冰運動推向全國,繼而構建一個全新的運動員培養體系,“要想讓這個項目健康發展下去,我們一定要給後來人留點有價值的東西。”

  卸任主教練並未感到輕鬆

  2017年6月,李琰當選中國滑冰協會主席,但當時由於備戰平昌冬奧會,身兼中國短道速滑隊主教練的她難有更多時間處理協會層面的事務。今年5月,國家體育總局冬季中心對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國家集訓隊進行調整,王濛出任教練組組長,李琰正式淡出執教一線。

  “其實並沒有輕鬆,因為面前是一片空白,每天醒來感覺有很多工作要去做。”從壓力巨大的短道隊主教練位置上卸任,外界都以為李琰應該輕鬆了許多,但情況遠非這樣,“新的協會成立時間不長,特別是第一年我們又都在備戰平昌冬奧會,直到現在才有時間靜下來去思考。”

  李琰的辦公室在首都體育館綜合訓練館一樓,窗外望出去是改造中的首都體育館。2022年北京冬奧會,短道速滑和花樣滑冰比賽將在首都體育館進行。早在1987年,19歲的李琰就隨國家隊在首都體育館訓練。兜兜轉轉三十餘年,從運動員到主教練,再到滑冰協會主席,李琰的角色在變,工作地點卻沒有變。

  李琰現在的工作中心仍圍繞著國家隊展開,保障短道速滑、速度滑冰國家集訓隊的奧運備戰是中國滑冰協會當下的第一任務。“這個是協會的主要工作,畢竟2022年就在眼前。中國代表團獲得過13枚冬奧會金牌,其中11枚(短道速滑10枚、速度滑冰1枚)在中國滑冰協會,歷史數據本身就體現了協會的重要性。”按照2022年北京冬奧會設項,109個小項中有23個歸屬中國滑冰協會。除了熟悉的短道速滑,李琰還要關注速度滑冰。採訪過程中,李琰兩次笑著糾正記者,“不要老說短道,要說滑冰。”

  不清楚自己女兒讀幾年級

  2006年剛決定回國執教時,李琰的女兒貝拉還不到兩歲,“那會兒她還坐著推車呢,怎麼也想不到她現在都這麼高了。”李琰一邊做著手勢一邊笑著說,“現在我都不知道我女兒上幾年級了。前幾天早上我隨口問了一句,你幾年級來著?她說高二。我才知道她已經上高二了。”

  回國執教13年,李琰並沒覺得時間過得有多快。但當女兒在自己不經意間就從一個小不點變成高中生時,李琰突然有些感慨,“時間真的過得太快了,太快了。”李琰說體育人習慣以4年為一個週期,但其實每個週期目標幾乎是一致的,“我的生活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怎樣帶領運動員去取得優異成績。”決定回國執教的那一天起,李琰就把家庭甩在身後了,“人生不可能方方面面都特別完美,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也是家庭的選擇,我的家人都特別支持我。”

  2015年6月,貝拉小學畢業典禮。李琰沒時間陪她去學校參加活動,出門前強拉著女兒拍了一張照片,算是留了個紀念。女兒在學校每次上手工課時,總會在卡片上寫上一句話:“我想讓媽媽多陪陪我。”

  執掌中國短道隊13年期間,李琰把絕大部分精力都留給了隊伍,分配給女兒的愛少之又少,“我女兒已經習慣了媽媽經常不在家的狀態,她很自立,不需要特別多的關心。”

  相信一支隊伍是有靈魂的

  “真正能夠登頂遠眺的人,永遠是那些心無旁騖,堅持往前走的人。”“人生沒有近路可走,但你走的每一步,都算數。”7月20日,在個人微博上寫下這些勵誌語句時,李琰又艾特了武大靖、韓天宇、周洋、曲春雨等隊員。李琰喜歡用這樣的方式去激勵自己或隊員。

  “首先你要相信自己做的事情,才能夠影響到別人,對吧?”李琰相信一支隊伍是有靈魂的,短道隊靈魂就是要相信自己。在李琰看來,能量是聚集的、相互吸引的,什麼能量吸引什麼能量,這對一個團隊非常重要。

  十幾年職業生涯,李琰遇到很多坎兒。平昌冬奧會,中國短道隊一度連續遭遇不公正判罰,李琰在與國際滑聯官員理論時委屈、無助的眼神讓人心疼。

  “我奮鬥了4年,可能在那一刻就打水漂了。這個時候你怎麼去選擇?你肯定認為自己是委屈的,然後你去爭取了還是原來的結果,這時候你會怎麼辦?如果我們不接受的話,可能也就沒有武大靖最後的突破了。”平昌冬奧會,作為“王牌之師”的短道隊身上背負巨大壓力,直到比賽最後一天才見金。李琰說這就是短道隊的信念,從未動搖。

  說到判罰,如今換了身份的李琰理解更深。在主教練的位置上,李琰需要去維護隊員,更多是從對方身上找問題。“跳出主教練的角色,你會發現國際組織運行是有規律的。”李琰說怎樣去抓住和適應這個規律非常重要,“一味抱怨沒有用,不如找到它的特點。”

  中國滑冰協會正在全力搭建國內賽事平台,並邀請國外裁判執法,“你要有個判斷,看哪些裁判有可能出現在2022年中國的賽場上。現在就邀請他們來中國,讓我們的教練員和運動員去適應他們的標準。”短道速滑國際裁判都是誌願者,他們都有各自的工作,每年參加一至兩次學習班。李琰稱每一個裁判對規則的理解都各不相同,需要花時間去揣摩他們的判罰特點,才能避免在國際大賽上犯錯誤。

  做隊員“老媽”感覺很親切

  在短道隊里,有隊員喊李琰“教練”,也有喊“老師”,喊“老媽”的,這在很多運動隊里並不常見。“現在都有小隊員喊我‘老媽’了。”李琰並不介意隊員怎麼稱呼她,她說這也代表著自己跟隊員相處的幾個階段。

  在李琰看來,“教練”更職業,但只是給隊員技術上的指導,“剛來的時候我很喜歡叫我教練,跟生活沒有任何瓜葛。”之後大家在一起共同訓練、學習和挑戰,經曆過酸甜苦辣後,隊員對李琰的稱呼也從“教練”變成了“老師”。

  “老師是要答疑解惑的,除了技術層面還要引導運動員的人生成長。”很多隊員入隊時只有十幾歲,除了技戰術,李琰還要做他們生活中的老師。

  至於“老媽”,李琰說這又是另一個層次了,“到了這個階段,我覺得就是親情了。”

  冰場上,一臉嚴肅的李琰讓隊員們心生敬畏。離開冰場,李琰又成了隊員們的老媽。“老師在生活中從來不會和我們發火,她無時無刻不在惦記著我們,吃得好不好,穿得暖不暖,睡得好不好,真的把我們當孩子。”2017年母親節,武大靖找了一首關於母親的詩送給李琰。

  武大靖說自己很幸運碰到了李琰,李琰則說很幸運碰到了這些有天賦又肯吃苦的隊員。“我帶的這幾撥隊員都很吃苦,也捨得付出。總體來說,我給自己的定位是一個幸運的教練員。”

  說到適應期,李琰和王濛的故事便不能不提,兩人起初合作並不是很順利,甚至有過一些矛盾。用王濛的話來說,她跟李琰矛盾的共同點就是因為兩人性格都太要強,都非常有自己的想法。但當師徒倆目標達成一致後,一切矛盾迎刃而解。王濛手中4枚冬奧會金牌,有3枚都是在李琰執教期間拿到的。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王濛衛冕500米金牌後衝向教練席,雙膝跪在冰面上向李琰磕頭,這也是中國體育史上的經典一幕。在李琰卸任主教練後,挑起短道隊大梁的正是王濛,她目前的身份是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國家集訓隊教練組組長。

  “王濛是一個非常優秀的運動員,非常有天賦。她現在是短道隊教練組組長,這是一個統籌整個訓練規劃的角色,任務真的很重,畢竟面臨的是2022年冬奧會。”談到給王濛執教有什麼建議時,李琰稱年輕人一定要有勇氣和衝勁,但在國際化團隊面前又要有理有據地做好訓練安排和規劃,“要平衡好這些關係,我覺得他們現在已經做到了。”

  在全國範圍推廣滑冰運動

  8月27日,李琰去了趟昆明,2019年亞洲短道速滑公開賽大獎賽在那裡進行。這不是一個高級別賽事,李琰卻很重視,她想藉機在雲南乃至全國把滑冰運動推廣開來,繼而構建一個完善的運動員培養體系。這是一盤很大的棋,也是李琰最大的心願。

  在國家隊十幾年,李琰說每4年都要跟自己較勁一次,“奧運會結束的那一天開始,新週期的第一天又開始了。這是非常折磨人的,無論你上一屆取得了怎樣的成績。”李琰口中的“折磨人”指的是運動員的培養。年輕運動員的培養需要一天天訓練去積累,李琰說這個過程不能完全依靠國家隊。

  “我們協會要在具體工作上做實,讓滑冰真正具有吸引力,讓這些南方省市特別是新開展滑冰運動的省市一直參與下去。”在李琰的計劃中,一旦形成這樣的氛圍,她相信未來奧運會時不用再像現在這樣,單純依靠教練員每4年一次的掙紮,而是靠完善的運動員培養體系去發現隊員。

  做了二十多年教練,李琰在這方面深有體會,她說一個教練員可以改變一個點,但一個體系可以改變一個面。在短道速滑領域,南韓、荷蘭等強國都有自己的一套培養模式,李琰正在逐一對比研究,希望能從中借鑒到有價值的東西。

  “2022年冬奧會就擺在那兒,有這麼多政策支撐和引領。我們做具體工作的人,為什麼不讓全國各省市都成立滑冰隊呢?我們的工作就是把各個體系搭建起來,藉著2022把面做廣,可能有些省市都沒聽過什麼是滑冰。我就告訴他怎麼做,怎樣跟我們接上軌。協會本來就是一個服務機構,我們主動提供這樣的服務。”李琰為此花時間去做調研和宣傳,“希望有更多省市能參與進來,別因為2022的一些要求參與了,之後就曇花一現了,這是我們不想看到的。”

  在中國滑冰史上,“李琰”是個標誌性的名字。2006年,她婉拒美國短道隊的高薪挽留,毅然回國執教。13年間,李琰帶領中國隊在溫哥華、索契和平昌三屆冬奧會上拿到7枚金牌,建立了一個強大的“李琰時代”。

  匠 人 心 語

  1 你覺得在完成自己的成就中,最值得珍惜的是什麼?

  李琰:過程,每一次奮鬥的過程都非常值得珍惜。

  2 你希望未來還能取得怎樣的成就?對未來有怎樣的期待?

  李琰:珍惜現在,腳踏實地做好現在。有了目標之後就不會遙遠。

  3 什麼時候是你最艱難的時候?能夠堅持下去的原因是什麼?

  李琰:每一次重新開始的時候都很艱難。熱愛,沒有這一點做什麼事情都很難成功。

  4 在你的生活和工作中,哪些東西是一直堅守的?

  李琰:熱愛、信念、堅守內心、不忘初心。

  5 你覺得你獲得的最大的快樂是什麼?

  李琰:成就別人的時候。

  6 你還希望擁有哪種才華?

  李琰:唱歌。

  匠 心 記 憶

  2006年

  李琰回國出任中國短道速滑隊主教練。

  2010年

  王濛成就冬奧“三冠王”。李琰率短道速滑隊出征溫哥華冬奧會獲得四金。

  2011年

  李琰獲2010年中國體壇風雲人物最佳教練獎。

  2014年

  李琰率短道速滑隊出征索契冬奧會獲得兩金,弟子周洋蟬聯1500米冠軍。

  2018年

  李琰率短道速滑隊出征平昌冬奧會,摘得一金。弟子武大靖與李琰擁抱。

  新京報記者 孫海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