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征關稅誰將為之買單?
2019年08月30日08:07

  美國加征關稅誰將為之買單 ?

  作者:馬俊平

  來源:學習時報

  8月1日,美國政府宣佈,擬從9月1日起對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的關稅。8月24日,即中國公佈對美反製措施的第二天,美方再次宣佈將提高對約5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的稅率,並聲稱將“要求美國企業離開中國”。這是美國自去年起三度對中國輸美商品大規模加征關稅後,再次運用關稅大棒對華施壓。此舉為正在進行中的中美經貿磋商進程設置了巨大障礙,同時也給世界經濟發展前景蒙上了更多陰影。

  拋開中美雙方貿易統計口徑差異、美方對華服務貿易順差等因素不談,僅僅提出一個基礎性的問題,就足以使美國關稅大棒的效用大為可疑:美國政府對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到底誰將為其買單?

  美國進口商首當其衝

  在人們易犯的錯誤中,望文生義是很常見的一種。從字面上看,既然是美國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似乎是中國出口商被迫向美國海關繳納更多關稅,是中國出口企業向美國政府單方面轉移福利。倘若果真如此,加稅的結果豈不是美國政府獲得淨收益、中國企業承擔損失?不知是因為無知還是出於故意,特朗普政府經常公開宣揚“美國向中國徵稅”的論調,並借此向中國施加壓力。

  然而,事實遠非如此。按照國際貨物貿易的基本操作程序和慣例,在進出口雙方達成交易後的合同履行環節,恰恰是進口商要履行向進口國海關繳納關稅、接受檢驗檢疫等程序。也就是說,美國海關對中國輸美商品所徵收的關稅,其實是由美國人繳納的。因此,美國加征關稅,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其實是美國的進口商。

  也正是由於這一原因,美國加征關稅的決定甫一宣佈,就在其國內引發強烈反對。與進口、分銷和零售相關的利益集團,如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美國零售聯合會、美國服裝和鞋類協會等,反對聲浪尤為高漲。這充分說明,“美國向中國徵稅”“關稅讓美國更強大”等論調是嚴重背離國際貿易基本事實的。

  整個商品供應鏈都是受害者

  當然,美國進口商在繳納了加征的關稅後,肯定不甘心獨自承擔這一額外增加的成本。按照利潤最大化、損失最小化原則,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他們必然會設法轉嫁關稅稅負。

  一般而言,轉嫁方向有二。一是向國際商品供應鏈上遊轉嫁。在同中國出口商談判交易價格時,把關稅稅負預先納入交易價格構成因素,通過調整進口商品價格形成公式來說服/迫使中國供應商承擔一部分稅負。二是向供應鏈下遊轉嫁。在向下遊廠商或最終消費者出售產品時,通過提高售價而向其轉嫁一部分關稅成本。

  稅負轉嫁是一個市場博弈過程。最終能轉嫁出去多少乃至能否轉嫁出去,取決於相關市場主體之間的市場地位、供求關係、談判技巧、商品與市場的可替代性、商品的需求價格彈性等眾多複雜因素,每項交易的具體情況都會有所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層層轉嫁的最終結果,必然是整個商品供應鏈和產業鏈都將成為美國加征關稅的受害者。而作為這一鏈條的終端,美國消費者必然是最終買單者和最大受害者。

  因此,在美國宣佈對華輸美產品再次加征關稅後,美國消費者技術協會主席加里·夏皮羅就公開譴責特朗普政府,指出此舉不但擾亂市場,還會傷害美國工人、農民、消費者和企業的利益,並對美國經濟構成嚴重衝擊。

  世界經濟增長動力或遭損害

  通過高關稅獲取貿易利益的觀念,是早已過時的重商主義思想殘餘,包含著對國際貿易本質的重大誤解。它片面著眼於貨幣財富在國家之間的單向轉移,而忽略了國際貿易最基礎、最重要的價值創造功能。

  國際貿易的核心功能在於促進國家間的分工合作,優化資源配置,使全要素生產率得以顯著提高,從而創造出巨大的貿易利益。早在200多年前,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就曾通過一枚扣針的生產過程揭示了這一原理:通過10個工匠分工合作,平均每人每天可以生產4800枚扣針;而一個工匠獨自生產,則一天連20枚扣針也生產不出來。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生產已經是一個全球分工合作、資源全球配置的完整產業鏈條,由此帶來的巨大財富創造效應正是各國經濟及世界經濟增長的動力和源泉。

  加征關稅帶來的主要後果就是貿易阻斷效應和貿易轉移效應。就前者而言,原本正常進行的中美貿易因成本提高而被迫中止;就後者而言,原來中美之間的最優資源配置因高關稅而被迫分離,轉向同第三國進行次優配置。這是對自由市場中最優資源配置和高效生產的干擾和阻斷,既會造成出口國生產者賸餘的減損,更會帶來進口國消費者賸餘的巨大損失。可見,加征關稅雖然能獲得一部分財政收入,但它窒息了國際分工合作這一財富增長之源,無異於殺雞取卵的短視行為,受損害的只能是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經濟增長動力。

  追求“相對收益”只能是一廂情願

  有一種觀點認為,即使加征關稅損害了中美經濟和世界經濟,但為了維護美國霸權、遏製中國發展這一更高的戰略目標,只要中國經濟受到的損害更大,則對美國而言仍是有益的。這就是國際政治中的“相對收益”觀念。特朗普總統就是這一觀念的擁躉,他公然宣稱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危害比對美國更大,因此美國會最終“贏得”貿易戰。

  然而,這一論調顯然是靠不住的。且不論這種“寧可自損八百,也要傷人一千”相對收益觀顯然損人不利己,是一種瘋狂而愚蠢的對抗性思維,就連美國是否能確保這樣“收益”,其實也大為可疑。首先,中國是一個擁有14億人口的巨型市場,擁有全球最完整的產業體系和強勁內需,經濟增長的韌性很強,貿易戰對中美兩國誰的損害更大殊難逆料。其次,與十幾年前大不相同的是,當前我國對外貿易依存度已大為降低,對美出口在我國總需求中的比重和影響更是有限,認為貿易戰能夠重創我國經濟只能是美國自以為是的意淫。再次,針對美國的貿易霸淩主義,我國已經準備好反擊工具箱,做好了應對各種情況的準備。雖然我國反擊的規模不如美國大,但精度頗高。最後,美國經濟也絕非沒有弱點。8月1日當天,美國三大股指盤中出現“斷崖式跳水”,上演“黑色星期四”,就很能說明問題。

  綜上,妄圖通過加征關稅而獲得戰略上的相對收益,恐怕只能是美國一廂情願的妄想。特朗普政府揮舞關稅大棒對華極限施壓的把戲,該收場了。

  互利合作是唯一正確的選擇

  從曆史經驗來看,貿易戰沒有贏家。1930年,美國出台《史慕德—哈利法案》,將美國進口關稅平均稅率提高到53%這一前所未有的高水平。此舉很快遭到其貿易夥伴的嚴厲報復,結果非但沒有緩解美國的經濟困境,反而使美國的出口大幅萎縮,經濟形勢雪上加霜。同時,由之引發的1930年代初規模空前的貿易戰,不但進一步加深了1929—1933年的經濟危機,還成為法西斯主義興起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重要誘因,可謂代價高昂,足以為戒。

  當前,世界經濟已經融合成一體化的產業鏈、價值鏈和供應鏈,各國經濟高度相互依存。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中美經濟都是同一個國際產業鏈的一部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在這一背景下,合作是兩國經貿關係唯一出路,也是曆史大勢所趨。只有本著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精神,通過談判管控分歧、擴大共識,構建一個平衡、包容、共贏的合作機製,才能最終造福於兩國人民,並為世界和平、發展、合作、共贏作出大國應有的貢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