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說 | “黃式自信”背後的相處之道
2019年08月28日18:11

  “黃式自信”: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這一季《中餐廳》播出後,黃曉明一天衝上三次熱搜,秒殺一眾頂級流量。

  “明學創始人”、“明言明語”、“中年王子病”、“黃式自信”……

  繼“爾晴當你女朋友”、“蘇大強當你爸”後,“黃曉明當你領導”成為最強詛咒。

  節目開播10分鍾,黃曉明就貢獻了第一個金句:聽我的。

“聽我的,大件行李必須兩個人抬,不可以一個人拿。”

“聽我的,不許受傷。”

  林大廚是國宴主廚,是這個團隊里對菜單設計最專業的人,他設計的雙人套餐,與黃曉明想法不一致,就被一票否決。

  正式開張後,黃曉明瘋狂攬客,導致餐廳一片混亂。

  他跑來對林大廚下命令:“二號桌的湯沒上,端著上,聽我的。”

  於是林大廚趕緊做湯,結果黃曉明又指揮:“湯你能不能不要管,找一個人替你管,聽我的。”

  完全沒得商量,不光廚師懵了,觀眾也懵了:這種人是怎麼當上店長的?

  喜歡指使他人,過分自高自大,認為自己應享有他人沒有的特權,從不認為自己有錯。

  難怪有網友調侃,楊穎寧願拍爛戲也不願意回家,就是因為受不了黃曉明。

  有一次上《快樂大本營》,主持人問楊穎,最不喜歡黃曉明說哪句話。

  楊穎的答案是:好好好,都是我的錯。

  楊穎無奈表示,每次意見不合,黃曉明就用這一招。問他哪兒錯了,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為什麼說不出來?因為他心裡壓根不認為自己錯。

  這就是典型的自戀型人格障礙,需要不斷地從外部獲得認可來維持自尊的一種人格特徵。

  這類人又可以稱之為“自戀狂”,他們對自我無限誇大,相信自己生來優越和獨特。

  就像黃曉明對楊紫說的那句——

  “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自戀型人格障礙者在日常交往中已經讓人受不了,何況是朝夕相處的婚姻生活。

  本期#Ta說 #邀請到首席情感諮詢師@盧悅,一起來聊聊與自戀型人格障礙者的相處之道。

  自戀型人格在婚姻中,猶如救世主

  電影《了不起的蓋茨比》中,主人公蓋茨比就有“自戀狂”的傾向:對本人過度理想化,對愛情和伴侶抱有太多幻想,對愛和讚美極度渴求。

  在親密關係中,“自戀狂”會自以為“我是為你好”,以一些強製的方式和手段給對方造成無法言說的傷害。

  這一點,黃曉明的身上可以略見一斑。

  黃曉明對楊穎,看起來百般寵溺,實則也會通過語言和表述,來“溫柔壓製”楊穎,從而抬高自己。

  黃曉明談到楊穎拒演馮小剛的《我不是潘金蓮》,並且表示他還幫楊穎潤色要發給馮小剛的道歉短信,“因為怕她不善表達引起誤會得罪人,每次道歉短信都是我幫她寫。”

  楊穎不善表達,難道他就很善於表達了嗎?

  自戀狂的情感體驗都是非常極端的,無論是羞恥、嫉妒、自卑,還是浮誇、自傲,他們的世界里並不存在“這樣就夠了”的狀態,所以經常會讓旁人怒不可遏,更讓親密關係的另一方飽受折磨。

  同樣是一句“聽我的”,嚴屹寬說出來就給人感覺很粘人,很可愛。

  在《我家小兩口》中,嚴屹寬堅持要接送杜若溪,但是杜若溪表示只有五分鍾的路程,可以自己開車,沒有必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在僵持不下間,嚴屹寬還是選擇尊重老婆,沒有固執己見。

  很多觀眾都說“可愛”,這樣的嚴屹寬,那樣的黃曉明,同樣一句話,一個可愛,一個令人窒息,對比之下,給人的感受已經很明顯了。

  “自戀狂”的婚姻,往往伴隨著施虐

  前不久,週一圍又上了熱搜,沒錯,還是因為老婆朱丹。

  朱丹在綜藝節目《做家務的男人》聊到夫妻之間如何處理矛盾時,她一臉自豪地分享了週一圍的做法:

  兩人吵架後,週一圍會選擇冷處理,兩個小時後像沒事人一樣過來和朱丹說話,或者抱一抱她。

  主動求和後,週一圍會說:“我現在是給你台階,如果你不走下來的話,待會兒這個台階可就沒有了。”

  姿態之高,令現場嘉賓直呼接受不了。

  但朱丹說,這時候自己後背“蹭”地一下冒出冷汗,趕緊與週一圍和解。

  彈幕中一片質疑:這是緩和嗎,這明明就是威脅啊?!

  嘉賓李誕、傅首爾更是無法接受:姿態太高了吧!憑什麼他給了台階,別人就一定要下?

  高自戀,低自尊,在這對夫妻的相處模式中已經不罕見了。

  旁觀者清,嘉賓和觀眾都表示,朱丹自己也很優秀,不需要因為崇拜週一圍而看輕自己。

  “自戀狂”缺乏共情,心理學家比喻他們在親密關係中,“好比是吸血鬼,吸乾對方身體里所有的血液,一滴不剩”。

  長年累月的打壓和否定,會讓伴侶喪失對自我的判斷。

  在知乎上看過一個故事:

  一位女士在婚後不久,便受到了丈夫的家庭暴力,她說,丈夫在婚後彷彿變了一個人。

  談戀愛的時候,兩人差距是比較大的。女士學曆高,工作體面,而丈夫在學曆方面有短板,為人也比較自卑。當初追她的時候,丈夫對她表現出了尊敬和欣賞。

  可是現在,動輒對她進行奚落和貶低,從學曆到工作再到人格,讓她不自覺地開始懷疑自我。

  有一次她忍無可忍頂撞了回去,竟然遭到了丈夫的打罵。

  心理學家說,自戀和自卑,往往是一對孿生兄弟。

  他們覺得自己無所不能神通廣大,但其實,他們卻是如假包換的低自尊群體。

  他們非常脆弱,並且永遠沒有安全感,害怕自己一無是處,所以會保持著非常頑強的防禦機製。

  收拾“自戀狂”,要麼果斷離開,要麼自信壓製

  馬良在《坦白書》中這樣寫道:

我所有的自負都來自於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氣概都來自於我內心的軟弱,所有的振振有詞都因為心中滿是懷疑。

  自戀型人格障礙者,總是有特權者的感覺,他們內心堅信“所有人都要圍著我轉”,對另一半會有超強的掌控欲,常以奚落為手段壓製身邊的人,缺乏共情能力。

  如果你另一半是“自戀狂”,要麼果斷地離開他,重新找回自我,要麼就像趙薇、秦海璐一樣,果斷壓製。

  《中餐廳》里,黃曉明進廚房指指點點,指揮林大廚做蝦仁,“廚房守衛者”秦海璐分分鍾懟回去。

  黃曉明只能默默轉身,走出廚房。

  三天的實習期到了,按照規則要淘汰一個人,平時句句“聽我的”的黃曉明,突然開始徵求大家意見,要按投票來選擇淘汰人數。

  秦海璐直擊“痛點”。

  這波質問,懟得黃曉明啞口無言,其他人的表情讓觀眾“笑到小區警報器響”。

  楊紫的表情是這樣的:

  王俊凱的表情是這樣的:

  平時被“明總裁”支配的恐懼,被秦海璐懟得煙消雲散。

  觀眾們還特別喜歡看趙薇懟黃曉明。

  《中餐廳》第二季時,趙薇對每個人安排工作的時候都是簡單直接,但是她會說明這麼安排的目的。

  當黃曉明自作主張的時候,趙薇直接地表示下不為例。

  趙薇與黃曉明的區別是,她作為店長,能夠平等地看待自己與店裡的每一個人,並且別人做得好的地方,她充分肯定,做得不好的地方,嚴肅批評。

  批評的前提,是對方做錯了,而不是“認為”對方做錯了。

  真正自信的人,會自身產生一股強大的能量,給“自戀狂”一個迎頭痛擊。

  因為他們內心有對事實的判斷能力,並且能夠保持清楚的自我邊界,理智地看透“自戀狂”的戲碼。

  黃曉明的自戀,或許因放在節目中而顯得尤為突出,但是他確實讓周圍的人感覺到不舒服,“懟”他的方式,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參考依據。

  一個不懂得認可別人、卻渴望受到尊重和稱讚的人,就好像一個演技拙劣的小醜,張牙舞爪、不可一世,極盡所能地展示他們不良的自我關注。

  這不是一個合格的伴侶。

  一個合格的伴侶,能給另一半力量,讓另一半感到自信輕鬆,如沐春風。

  大導演李安曾說:

“如果沒有遇上我太太,我可能沒有機會追求自己的電影夢。”

  他說出這句話時,不僅讓人敬佩他的妻子,也讓身為丈夫的他獲得了同樣的尊敬。

  最後還是希望“黃曉明”們能夠正視其中的問題,過於自大最終會失去自我。

  在婚姻中認可、讚美自己的妻子,不是低三下四,更無關男子漢氣概的缺失。

  愚蠢的巨嬰永遠計較對錯,謙卑的男人懂得婚姻的複雜、女人的不易。

  現在看文章的你,不要靠近這種人,更不要成為這種人,這件事情真的不需要商量!

  聽我的!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