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聰:非視覺攝影的“視界之外”,從“不可能“到“不一樣”
2019年08月28日16:34

原標題:蔡聰:非視覺攝影的“視界之外”,從“不可能“到“不一樣”

盲人也玩攝影?這有意義嗎?這大概是蔡聰致力於非視覺攝影以來被問到最多的問題。在參加OPPO SEE BEYOND·視界之外影像展時,蔡聰對此做瞭解答。每個平凡人都可以用攝影來表達自我,而他想用影像表達和記錄殘障人士珍貴的生活瞬間,作為融入正常社會與外界溝通的媒介,打破社會對於殘障人士的固有偏見——從“不可能”轉變為“不一樣”。

“觀念之現”展區

該影像展以“視界之外”為主題,於8月16日在上海長寧來福士鍾樓正式揭幕。影像展甄選了OPPO影像創作大賽的數萬幅優秀作品,融合來自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的風土人情,力圖把更多影像故事,傳遞給更多人。也為每個影像愛好者,帶來表達和展示自我的平台。

為期3天的影像展共分為五大展區,分別是色度之外、知覺之上、情緒之間、觀念之現和發現之眼,從直觀的知覺感受到終極的意義探索,以沉浸式的方式對影像作品進行重構和呈現。

“視覺之上”展區

視界之外展區,展示的是非視覺攝影師蔡聰的作品《了不起的盲人朋友們》,這組作品讓大家感受羸弱視線下用鏡頭勾勒出的視障人群的生活瞬間。每件作品旁都有對應的觸摸圖,即使視力有障礙的觀眾也可以通過觸摸,去聆聽他們的故事。發現微暗中卻燦爛的笑臉,觸碰到更多關於生命的真實。

非視覺攝影師蔡聰

在展出現場,許多觀眾嚐試閉上眼睛,在黑暗中尋回心靈的真實感受,回歸影像的本質,用心拍下一幅非視覺作品。

能夠引導大眾關注視力障礙人群的生活,可以感受到他們願意以自己的方式正常融入社會,這大概是蔡聰前來參賽的最大收穫,也是他致力於非視覺攝影的意義。

從少年開始視力轉弱的蔡聰體會最深的是大家對殘障人士的固有印象,可以用12個字概括——身殘誌堅、自強不息、大愛無疆。誠然殘障人士因為生理缺陷做事情的社會出錯率會高於一般人,但大家不大願意給他們犯錯的機會,不是用“不可以”“你不能”來阻止,就是用“我來幫你”代替你完成,很少考慮怎樣幫助你做到你想做的事情。因此,對殘障人士來說,大部分時間是處在“被否定”的環境中,特別不自信。

然而,殘障人士也有自己正常融入社會生活的慾望,只是他們的方式可能與其他人不一樣,他們的視角也可能不一樣。正如當年從按摩專業畢業的蔡聰並沒有按部就班去按摩的地方上班一樣,他選擇了去做自己喜歡的廣播節目,也因此在2010年在北京接觸到了當時還叫做“盲人攝影”的公益項目。這個來自英國的項目初衷也是幫助視障人士通過影像表達自己的聲音。

非視覺攝影師蔡聰

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蔡聰表示,關於視障人士攝影的意義,他以及身邊的朋友也是邊做邊思考清楚的,在2012年左右,盲人攝影慢慢演變成非視覺攝影。

非視覺攝影本質上就是對傳統視覺攝影的挑戰,因此也無法用傳統的標準去對標非視覺攝影作品。如果說視覺攝影只要評判作品好壞即可,非視覺攝影更要看重這個拍攝背後的故事。“完整的一個非視覺攝影包括照片和對這個照片產生的描述。照片只是照片,只是視覺的表現,加上描述才是人與人的情感的溝通。”蔡聰舉例說明,參加非視覺攝影培訓的一位學員有一件作品令人印象深刻,名為《童年的朋友》的這幅作品畫面上就是一堆石頭,只看照片看不出什麼玄機。作者描述講到,自己小時候是小朋友中的異類,沒人願意跟他玩,非常孤獨,只能數石頭玩。這是個能觸動大家的故事。殘障人士背後經曆不一定都一樣,但是對生活的理解和感受是共同的。這就是好的作品。

據蔡聰介紹,他們目前致力於教殘障人士攝影的培訓班為期3-5天,其中只有半天是教大家如何使用相機或者手機,大量時間是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溝通“視力障礙是怎樣一回事”,“別人看待我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我們如何看待別人怎麼看待我們”。後面再教大家怎樣牢牢抓住別人的注意力,怎麼順暢表達。

人們發明相機、留聲機等等都是為了記錄。人總是想把生活印記留下來,並加以分享。可以說記錄、分享、表達,是正常人社會性的表現。視障人士也有這個表現的需求。蔡聰強調,這既不是視障人士“作怪”,也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彌補人生缺憾,這就是正常的需求。他們只是用獨特角度來看待世界,作為社會人,這樣做是有意義的,這是參與社會的普通人有價值的地方。

所幸,隨著技術的進步,視障人士試錯的成本大大降低,也因此更容易被社會所接納。有了數碼相機,有了攝影功能強大的手機,視障人士參與攝影的機會更多了。隨著社交媒體的普及,視障人士也更願意分享自己的生活點滴。“誰規定視障人士的朋友圈就只能有文字呢?我們也需要九宮格,至於這個九宮格漂亮與否不重要。只要秀自己的生活就好。”蔡聰說,“要慢慢給視障人士這種機會,而且這種機會需要反複強調。”

機會是一點點擴展的,蔡聰透露,當我們在便捷使用美團、滴滴、餓了麼、支付寶這些第三方APP時,視障人士需要與手機廠家、第三方APP等多方溝通才能正常使用這些應用。雖然路徑曲折,但是他們敢於表達自己的需求,願意融入正常社會的願望值得被鼓勵。這大概就是非視覺攝影,或者視界之外影像展的意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