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孫雨林已經燃燒3周:大火背後的政經博弈
2019年08月27日07:28

  原標題:亞馬孫雨林已經燃燒3周:大火背後的政經博弈

  截至今年8月,一個近乎美國黃石國家公園大小的面積

  ——9250平方公里的雨林已經消失

8月24日,在巴西亞馬孫州博卡-杜阿克里,亞馬孫雨林大火持續。圖/視覺中國
8月24日,在巴西亞馬孫州博卡-杜阿克里,亞馬孫雨林大火持續。圖/視覺中國

  一向默默為地球調節溫度、產生氧氣的亞馬孫熱帶雨林,突然之間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推特標籤#PrayForTheAmazon(為亞馬孫祈福)兩天內聚集了超過30萬條信息,“亞馬孫雨林已經燃燒3周,我們竟一無所知”“地球之肺野火浩劫”之類的標題撩撥著人們緊張的神經。

  不過,隨著一些自媒體轉發的大火照片被指是多年前舊圖,中國國內的這場輿論狂歡似乎開始降溫,但亞馬孫的大火依然在燃燒。根據巴西國家太空署(INPE)發表的數據,從今年年初至8月20日,巴西境內的森林火災超過7萬起,是最近7年以來即2013 年以來的最高數據,比去年同期上漲 85%,其中4萬餘個著火點位於亞馬孫盆地。

  全球火災排放數據庫(GFED)項目組對美國宇航局的衛星監測數據進行分析,通過監測起火點與火焰輻射功率,發現截至8月24日,今年巴西亞馬孫雨林的火災數量與強度都是近7年中最大的。在濃煙飄到人口聚集的城市之前,除了相關領域的專業人士,人們並未正視亞馬孫雨林正在一點點遭受破壞這個事實。

  起火原因

  諸多研究表明,天氣的乾燥程度與火災頻率有關。美國伍茲霍爾研究中心保羅·布蘭多(Paulo Brando)等人今年發表的文獻指出,過去幾年,亞馬孫雨林經曆過幾次極度乾旱,火災數量也隨之攀升;而在濕潤的年份,這一數量又急劇下滑。但今年突然來勢洶洶的林火,似乎並不符合這個規律——2014年至2016年,因為厄爾尼諾現象,亞馬孫經曆了極度乾旱,因而火災高發,但今年的火災數量已經超出了此前2016年的峰值。

  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全球發現與保護科學中心主任 格里戈·阿斯內(Greg Asner)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指出,每年6月至10月,是亞馬孫盆地的旱季,也是該地區森林火災高發的時段。不過,巴西境內的亞馬孫雨林,由於森林保護和執法的加強,火災活動多年來一直處於下降趨勢。異常的是,今年這個旱季,乾燥程度與往年並無差別,出現的火災數量卻遠遠超出預期。

  人類土地利用痕跡明顯的地方也恰恰是火災的活躍地段。以亞馬孫流域南端的巴西帕拉州為例,2019年8月19日,美國宇航局Terra衛星上捕獲的一幅圖像顯示,該州一處片狀的著火區域位於新普羅格雷索鎮附近,該鎮順著一條牧場和農田聚集的高速公路呈南北走向,在高速公路的西邊,蜿蜒的道路連接著一系列深入雨林的小型礦井。當地8月10日為“放火日”,一天之內該地火情飆升300%。

8月20日,巴西帕拉州森林火災衛星圖示。圖/視覺中國
8月20日,巴西帕拉州森林火災衛星圖示。圖/視覺中國

  保羅·布蘭多在回覆《中國新聞週刊》的郵件中指出,此次監測到的絕大部分火災與田地清理有關,它們的危害在於向大氣釋放大量溫室氣體,加劇氣候變暖,也破壞了動植物棲息地。如果這些火勢竄到了森林中,情況就會變得更加嚴重起來。考慮到這個區域的旱季還有一個多月,為了避免引發森林主體起火,非常有必要停止森林砍伐以及這個過程中的縱火行為。

  亞馬孫環境研究中心(IPAM)創始人之一保羅·莫迪霍(Paulo Moutinho)在亞馬孫雨林工作了逾三十年,他表示,亞馬孫流域很難自然起火,火災常常起源於在農業開墾、放牧或者砍伐的過程中清理土地所縱的火,但火勢容易失去控製,尤其是7月至11月期間的乾燥季節。他說,好在今年並沒有特別幹旱,否則場面將更加難以收拾。這與格里戈·阿斯內的結論一致。“我們用超高解像度衛星監測森林,發現幾乎目前所有火災都來自為開荒採用的刀耕火種活動,也就是說這些火災是人為的。”

  2004年開始,在國際社會關注下,巴西政府採取雨林保護政策,嚴防並懲罰私自采伐,加之雨林原住民部落也加強了對自然棲息地的保護,2005年至2012年,亞馬孫的砍伐逐漸減少,火災數量隨之下降,而近幾年,濫砍濫伐行為又重新抬頭,今年尤為嚴峻。

  INPE指出,截至今年8月,一個近乎美國黃石國家公園大小的面積——9250平方公里的雨林已經消失,遠遠高於2018年全年森林采伐的數據(7537平方公里)。在亞馬孫流域生活的人們開始呼吸到比聖保羅等大都市更為糟糕的空氣。

  “情況非常糟糕。”巴西熱帶森林問題專家、聖保羅大學的高級研究人員卡洛斯·諾佈雷(Carlos Nobre)指出,巴西今年的森林采伐面積比去年上漲了20%~30%,並且很有可能近十年來首次超過一萬平方公里。他在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直言,絕大部分火災都是由於政府高層縱容的,他們為了經濟發展推動森林砍伐,這讓非法采伐者們挺起了腰板。

  雨林保護政策被削弱

  博索納羅在2018年巴西總統大選中勝出,他在競選時表示,巴西國土中大量需要保護的雨林是經濟增長的障礙,他承諾開發巴西受保護土地用於商業,大力發展農業與採礦業等。據多家外媒報導,博索納羅掌權後,為了刺激經濟,削弱了一系列限製砍伐、保護雨林的政策措施,他的同僚們也明確表示,將會站在伐木者而非雨林中的本地居住者一邊。

  《紐約時報》指出,博索納羅上任不到一年期間,巴西亞馬孫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就減少了約513平方公里,減少面積比2018年同期上升39%。就在今年7月,巴西國家太空署監測到巴西森林消失的面積突然大幅增長,比去年同期高出接近六成,而傳統的刀耕火種高峰時節才剛過去一半,對此,博索納羅將該機構局長撤職並指控這些衛星數據是“謊話”。

  作為對巴西森林破壞急劇惡化的回應,今年8月中旬,德國與挪威暫停了對巴西亞馬孫基金的資助,該基金是許多環保NGO的資金來源。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博索納羅認為,此次大火很可能是遭受經濟損失的NGO所為,他們想給巴西製造麻煩,讓政府難堪。這一指控立即受到眾多環保人士與NGO的反駁。

  巴西一個比較有名的亞馬孫保護組織社會學研究所(ISA)指出,火災的突然增多並不是一個孤立事件,在博索納羅短短的執政時間內,森林破壞、對公園和土著居民土地的侵占、非法開採自然資源及對環保界人士的迫害都有所增多。

  “我們的家園正在焚燒。”法國總統馬克龍近日在推特上喊話。在2015年巴黎締約方會議上,巴西承諾到2030年將重新造林1200萬公頃。馬克龍指責博索納羅不尊重巴西在氣候問題上作出的承諾。

8月23日,一些民眾在英國倫敦舉行集會,呼籲巴西政府採取措施控製亞馬孫雨林大火。圖/視覺中國
8月23日,一些民眾在英國倫敦舉行集會,呼籲巴西政府採取措施控製亞馬孫雨林大火。圖/視覺中國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在8月23日的一條推特中敦促巴西採取行動,並表示“作為氧氣和生物多樣性的一個重要來源,亞馬孫必須要保護起來。”多方施壓之下,博索納羅於8月23日召開一場緊急會議,下令允許出動軍事力量滅火,並鎮壓火災區域的犯罪活動。

  不過,問題並不僅局限於巴西。比如,巴西鄰國玻利維亞同樣被這些突然增多的森林野火所困擾,據報導目前被摧毀的森林面積已達2000平方公里。

  臨界點正在逼近

  亞馬孫雨林,沿著亞馬孫河流域一路橫越南美州8個國家,這片占地550萬平方公里的熱帶雨林,面積相當於美國國土面積的2/3。這裏是全球10%物種的棲息地,同時也是平衡地球氣候變化的重要力量。

  作為世界上碳循環的重要環節,熱帶雨林占全球陸地植被碳儲量的17%。格里戈·阿斯內解釋說,如果將地球上所有熱帶雨林焚燒,它們儲存的碳將會向大氣中排放,使得大氣中二氧化碳數量比當前多出五倍,而亞馬孫雨林佔據了其中一半的碳排放。

  森林毀壞還會影響水汽循環。數以億計的樹木所蒸騰的水汽就像是在空氣中形成了條條大河,這些“河流”彙成雲朵,成為降雨的來源。巴西大部分地區的降水都來源於亞馬孫雨林提供的水汽,濫砍濫伐自然會影響該地區的供水,南美洲的農業中心地區也將因為水資源短缺遭受重創,而乾旱天氣又可能加劇火災。這一鏈條環環相扣,過去五十年間,亞馬孫雨林失去了17%的植被覆蓋,亞馬孫盆地南邊與東邊的水汽循環也由此受到影響。

  巴西是一個畜牧業大國,農民們砍伐森林,所開闢的土地主要用作牧牛場,亞馬孫70%~80%的土地轉換皆屬於這種情況。瑞典哥德堡工業大學一眾學者今年3月份發表在《全球氣候變化》上的文獻指出,森林砍伐是地球上人類活動所致碳排放的第二大來源,在這種方式中,作為世界上最大牛養殖國家之一,巴西為牛肉生產所毀林開荒引起的碳排放居世界首位。

  卡洛斯·諾佈雷等人於2016年發表的研究指出,按照目前森林砍伐的速度,亞馬孫雨林將在未來25~30年內達到一個生態無法恢復的臨界點,屆時亞馬孫中部、南部和東部降雨量將減少,旱季將延長。

  一些特徵表明,臨界點正在逼近。關注亞馬孫雨林的科學家們注意到,亞馬孫南部和東部的乾旱時節要比30年前長20天,在高濕度環境下存活的植被正在減少,且這些變化在森林遭破壞區域更加明顯。“當乾旱天氣增加兩到三週的時候,情況就有點危險了。到時候旱季超過四個月,熱帶雨林就轉變為熱帶稀樹草原氣候條件了。”諾佈雷說。而熱帶稀樹草原在生物多樣性和氣候調節的重要性上遠不及熱帶雨林。

  8月中旬,一篇發表在《Science Advances》上的文章根據衛星觀測指出,上世紀80年代與90年代的大部分時間里,全球植被範圍一直在擴大。然而,約二十年前,這一趨勢停止了。研究發現,該現象與空氣中水分減少有關,而後者是氣候變化的結果。這引發了人們對“地球停止變綠”的隱憂。在地球植被生長減緩的背景下,亞馬孫,這個佔據世界森林面積20%、世界最大的熱帶雨林,人類活動對它的任何侵蝕無疑都在讓問題雪上加霜。

  卡洛斯·諾佈雷等學者呼籲,除了嚴格限製進一步的毀林開荒,還要建立一個生態平衡的安全邊界,為了不碰到那個生態無法逆轉的臨界點,應該將亞馬孫雨林的砍伐面積控製在20%以下。

  格里戈·阿斯內補充說,熱帶雨林的破壞以及林火的增多是陸地上生物多樣性最主要的殺手,光是今年,巴西就已經損失了幾十萬種植被與動物。他認為,“解決亞馬孫困境唯一的辦法就是政府做出改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