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關停無人駕駛委員會 要玩壞美國自動駕駛?
2019年08月26日19:21

  原標題:特朗普關停無人駕駛委員會,這是要玩壞美國自動駕駛?

  就當前的條件而言,自動駕駛技術是城市智慧交通的“遠水”,而非“近水”。

  文 |鄭偉彬

  根據美國媒體The Verge報導,美國交通部日前證實,特朗普政府已經關閉自動駕駛汽車委員會。該委員會是在奧巴馬任期最後一年成立,作為其“特遣部隊”幫助製定聯邦政策,用以推進和部署自動化交通。

  雖然該消息於近期才得到披露,但實際上自特朗普擔任總統以來,該委員會就一直處於休眠的狀態。最近的一次會議是在2017年1月16日,距離特朗普上任就職僅有4天時間。可以說,該委員會自特朗普就任以來就再也沒有發揮過任何作用。

  而這兩年時間正是自動駕駛汽車發展的關鍵時刻。無論是傳統的汽車生產商或是其它初創型的自動駕駛汽車車隊,紛紛在這段時間內進行了各類測試和任務。同時,眾多汽車廠商也紛紛把自動駕駛的落地推廣時間點設置在2020年前後,包括Google母公司旗下的Waymo公司、福特、寶馬,以及美國提供網約車服務的Lyft等。

  但資本市場無論多看好自動駕駛汽車的發展,都始終迴避不了在法律層面和政策層面的障礙。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自相矛盾,特朗普政府對自動駕駛的雙重態度

  雖然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專業委員會被特朗普廢除了,但特朗普政府在自動駕駛領域的動作並不小,甚至比奧巴馬政府時期更開放。

  2018年10月,根據路透社報導,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表示,它“打算重新考慮其現行安全標準的必要性和適當性”,讓它能夠適用於自動駕駛汽車,其中包括允許自動駕駛汽車可以不必擁有方向盤、任何類型的商用機動車輛的操作者不必然需要是人等規定。

  這與德國的有關法律政策規定不同。這些更新在美國交通部題為《Preparing for the Future of Transportation: Automated Vehicles 3.0(AV 3.0)》的文件中。

  同時,汽車公司所要做的,就是能夠證明他們的車輛可以達到與有人駕駛時相同的“安全水平”。這意味著,過去需要由聯邦政府層面進行安全認證的工作也將轉由汽車公司進行自我認證,而無須受到聯邦法規的管轄。

  此外,美國交通部長趙小蘭在2019年3月11日表示,交通部將會在2020年繼續努力,減少監管障礙並開展研究,使得自動駕駛汽車可以在美國全國交通體系中進行安全測試。

  一方面特朗普無視自動駕駛汽車專業諮詢顧問委員會的存在,甚至將它悄悄地廢除,另一方面卻在政策指導方面放開手腳,連涉及安全認證層面的事務都交給自動駕駛汽車廠商自主進行。很難想像這是出現一個不信任自動駕駛汽車的美國總統。

  特朗普曾經發表過類似“我永遠不會進入一輛自動駕駛的汽車……我不相信有些電腦可以讓我四處奔走”、自動駕駛汽車“永遠不會奏效”等言論。

  這種態度很符合當前許多美國人對自動駕駛汽車的態度。根據2019年3月,美國汽車協會(AAA)的調查顯示71%的美國人害怕自動駕駛汽車。JD Power在2018年進行的一項調查同樣也發現,42%的受訪美國人永遠不會乘坐自動駕駛汽車。

  其中主要的因素就是安全問題。這在美國聯邦層面上的立法也得到了體現。2016年美國眾議院就通過了《自動駕駛法案》(SELF DRIVE Act)。不過,參議院的補充法案的《AV START Act》,由於缺乏安全保護,未能在參議院得到多數支持。美國聯邦層面的立法工作陷入停滯。

  自動駕駛時代到來,美國做好準備了嗎?

  2019年3月,為了保證美國自動駕駛技術繼續處於全球領先的位置,美國的議員們再度行動起來,準備推動為自動駕駛技術立法。

  但考慮到美國普通公眾對自動駕駛汽車的不信任,自動駕駛技術的破壞性太大,將對人類自身行為習慣產生極大的改變,因此或許該問問,是否美國已經為自動駕駛時代的到來做好了準備?美國的城市已經準備好面對這樣的汽車了嗎?

  首先在於自動駕駛技術目前存在許多的障礙和問題。

  2012年,Google首席執行官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自動駕駛汽車將在五年內成為“普通人”的現實。2016年,優步首席執行官TravisKalanick 表示4年內將擺脫人類駕駛員。2017年,一位寶馬董事會成員對會議人員說,該公司的口號“終極駕駛機器”將在2020年淘汰。

  然而時至今日,自動駕駛汽車的技術路線圖仍然處於爭論之中,在商業層面上仍然缺乏可行的產品形態和模式。

  同樣,隨著自動駕駛汽車的願景進一步向未來發展、行業領導者、研究人員和城市居民提出了一個更為根本的問題:自動駕駛汽車真的會讓城市變得更好嗎?

  “自動駕駛汽車可以解決很多問題,”生產軟件以幫助自動駕駛汽車瞭解人類行為的Perceptive Automata公司的首席技術官Sam Anthony說道,“但他們也有可能使城市變得更糟。如果我們不深入思考它,我們就會釋放出一系列全新的問題。”

  杜克大學人類和自治實驗室主任Missy Cummings表示,自動駕駛汽車的基本硬件還沒有準備好應對人類駕駛員每天都在變化的複雜城市環境。

  很大程度上來說,良好的自動駕駛汽車和完美的自動駕駛汽車之間的區別是巨大的。人類很可能低估了駕駛的複雜程度。雖然人類可以毫不費力地觀察其他人並瞭解他們的行為,但對於機器而言,這卻是一件非常難以複製的事情。

  更何況,非完全自主的自動駕駛汽車(L5級別以下)往往需要城市“智能的”基礎設施予以輔助,即實現車路協同。這就需要對城市的基礎設施進行重大的更新,包括車道標記的重新塗漆、低延時網絡的構建等。顯然,這些工作目前在很多城市並沒有實施。

  在這種情況下,自動駕駛汽車是否能夠讓城市交通變得更好嗎?可以說,就當前的條件而言,自動駕駛技術是城市智慧交通的“遠水”,而非“近水”。

  當前自動駕駛汽車是否真的太快了?城市是否已經準備接受這樣快速前進中的自動駕駛汽車了?這些都值得深入思考。在技術快速前進的同時,讓自動駕駛汽車以較慢的方式進入城市,未必不是一種好的選擇。

  鄭偉彬(新京報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