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防衛又現爭議案:女子“反殺”持刀砸門醉酒男
2019年08月26日01:05

  原標題:正當防衛又現爭議案:醉酒男午夜持刀砸門,麗江90後女子帶刀“反殺”

  封面新聞記者 梁波 沈軼

  路遇醉酒男,她遭其攔車與辱罵。和父親前往理論,三人首次發生扭打。醉酒男持菜刀砸她家門,她拿上家中“兩把刀”出門,兩人再次發生打鬥。最終,她揮舞其中一把水果刀,傷及醉酒男右胸部升主動脈……

  8月25日,雲南麗江“90後女子帶刀反擊砸門醉酒男”案檢方起訴書曝光。

  檢方起訴書顯示,這位名叫唐雪的90後女子,被指控犯故意傷害罪。唐雪具有《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的處罰情節,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唐雪行為是否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

  攔車辱罵VS理論扭打

  據麗江市永勝縣人民檢察院起訴書(永檢公訴刑訴〖2019〗186號)顯示,唐雪出生於1993年3月,身份為務工人員,高中文化。案發前,居住在永勝縣三川鎮中洲村委會下街村。

  醉酒男名叫李某湘。

  起訴書顯示,從2019年2月8日23時到2月9日淩晨1時,唐雪與李某湘曾發生了五次“交鋒”。

  2月8日,春節,正月初四。

  當晚23時許,唐雪參加完朋友生日聚會,朋友開車送唐雪回家。車至下街村李紅家宅外村道上時,李某湘對車進行攔截,李某湘被同行人拉開。

  起訴書稱,李某湘此時屬“酒醉後”。

  唐雪下車步行回家,李某湘上前對其進行辱罵。唐雪未理睬,繼續步行回家。

  因沒帶鑰匙,唐雪致電父親唐加勇開門。電話中,唐雪將李某湘辱罵一事告知父親。

  唐加勇帶唐雪,找李某湘理論。找到李某湘,三人交談過程中,李某湘先踹了唐加勇一腳,隨即,三人扭打在一起。李某湘被朋友勸開帶回家。

  李某湘回家後,他和父母、朋友一起,到唐雪家,對先前事情道歉。

  道歉後,李某湘要求唐加勇對自己被打傷的事情給個說法。李某湘被同行人員拉回家。

  持刀砸門VS帶刀反擊

  時間來到2月9日淩晨1時許,李某湘持菜刀再次到唐加勇家,使用菜刀對唐家大門進行砍砸。李某湘的菜刀被勸阻朋友羅某坤搶走並丟掉。

  唐雪在家中聽到砸門聲,起來到廚房,拿了一把紅色削皮刀和一把黑色刀把水果刀,準備出門查看情況。

  唐雪打開大門上的側門後,站在門外。

  李某湘在被朋友拖拽過程中,朝唐雪腹部踢了一腳,唐雪上前與李某湘近身扭打在一起。打鬥過程中,唐雪先使用紅色削皮刀與李某湘打鬥。

  因一直被李某湘打,唐雪換持黑色刀把水果刀,反手握刀朝李某湘揮舞。兩人被勸阻者拉開。李某湘往巷道外跑的過程中撲倒在地。唐雪回到家中。勸阻人員上前,發現倒在地上的李某湘受傷。李某湘被送往醫院救治,經搶救無效死亡。

  經檢驗,李某湘死因系被他人用銳器致傷右胸部,傷及升主動脈,致急性失血性休剋死亡。

  故意傷害VS正當防衛

  2月10日,唐雪被永勝縣公安局刑事拘留。2月25日,經檢方批準逮捕,目前羈押在麗江市看守所。

  起訴書顯示,警方偵查終結後,於3月13日以涉嫌故意傷害罪移送檢方審查起訴。永勝檢方受理後,報送麗江市檢察院審查起訴。麗江市檢察院將此案交辦由永勝檢方辦理。此後,因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該案曾兩次退回警方補充偵查。警方均補查重報。

  檢方認為,唐雪與被害人李某湘發生扭打過程中,持刀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死亡,其行為已觸犯《刑法》第234條,應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唐雪行為具有《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的處罰情節,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規定: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