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扶者貪腐:接盤方遭索賄 爛尾項目絆倒市領導
2019年08月24日07:06

  原標題:幫扶者貪腐:接盤方遭索賄 爛尾項目絆倒市領導

  爛尾5年的項目里,村支書作為幫扶組成員,向接盤企業一方索賄120萬元,且收錢後,並未履行“接盤”合同。

  《中國經營報》記者獲得的判決顯示,在邯鄲市金世紀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邯鄲金世紀”)相關項目爛尾後,村支書盧作正,利用幫扶行為進行貪腐,被判刑。而該幫扶組組長、邯鄲市政府副秘書長劉永昌,也因幫扶中相關問題,於近日被查。

  成立幫扶工作組,是當前地方政府流行舉措,目的在於通過管理、斡旋等種種靈活舉措,使企業走出困境。但幫扶者何以變成貪腐者,又該如何提防這一情況出現?邯鄲案例引人深思。

  據統計,到2019年3月,邯鄲複興區、邯山區和叢台區停工樓盤數量達43處。而相關企業的幫扶工作,則被債權人指責進展緩慢。

  幫扶工作組組長被查

  2019年7月19日,邯鄲市紀委監委發佈消息,邯鄲市政府副秘書長、市政府機關黨組成員劉永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多名金世紀投資人表示,在2018年底時,劉永昌已不再擔任邯鄲金世紀幫扶工作組組長。

  劉永昌被查,或與邯鄲房地產投資者舉報有關。一名金世紀投資人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針對劉永昌等人對房企的資產處置,投資者有多次集體舉報。事實上,希望接手邯鄲金世紀關聯資產的企業,也曾舉報劉永昌。

  同為金世紀幫扶工作組成員的盧作正,因涉嫌受賄罪,於2018年5月22日,被邯鄲市永年區監察委員會採取留置措施。2019年1月25日,被邯鄲市永年區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並處罰金八十萬元。盧作正從2015年8月至案發,任金世紀幫扶工作組兌付組成員,2014年4月至案發任邯鄲市叢台區兼莊鄉東耒馬台一街黨支部書記,2014年7月至案發,任邯鄲金世紀總經理、副總經理。

  據法院一審判決書,法院認為,盧作正作為政府幫扶工作組成員,在商談邯鄲金世紀關聯企業——臨沂金世紀公司股權轉讓過程中,利用職務便利,非法收受他人數額巨大的錢財,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

  經法院審理查明,2014年7月13日,因邯鄲金世紀法人史虞豹逃匿,盧作正被邯鄲金世紀聘為併購重組工作組組長,負責企業集團及關聯公司債權債務清算、併購重組、公司經營管理等事宜,年薪100萬元(稅後),直至重組併購結束。2015年8月,盧作正被列為幫扶工作組下設兌付組成員。

  2015年10月,臨沂金世紀與山東鵬飛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鵬飛公司”)簽訂了合同,委託鵬飛公司獨自經營管理臨沂金世紀。因未履行合同,股權無法實際變更,2017年9月,鵬飛公司向邯鄲金世紀發出催告履行合同通知函。在協商股權轉讓期間,盧作正以幫扶者成員身份,向鵬飛公司索要了120萬元,並用於本村養老補助發放、歸還自己借款本息等開支。

  值得注意的是,盧作正在操作轉讓臨沂金世紀與鵬飛公司股權轉讓時,鵬飛公司三次打款500萬元,共計1500萬元股權轉讓金,其中兩次打在工作組成員曹某個人賬戶上,另一次打在邯鄲金世紀公司工作人員賬戶上。

  鵬飛公司董事長稱,盧作正稱需要打點關係,送給邯鄲市政府分管金世紀處置工作的副秘書長劉某(即劉永昌——記者注),向鵬飛公司索要270萬元“邯鄲工作組活動經費”,並表示不付此款不能簽合同,之前所交的500萬元也不予退還,最後才確定為120萬元。由於之後的兩年中,邯鄲金世紀一直未履約,2017年9月,鵬飛公司開始向河北省紀委、檢察院、邯鄲市紀委、檢察院等部門反映此事。

  劉永昌則表示,在與鵬飛公司達成股權轉讓意向後,邯鄲金世紀幫扶工作組認為資金不能進入邯鄲金世紀公司賬戶,要進入金世紀幫扶工作組指定賬戶,由於幫扶工作組沒有賬戶,就以工作組成員曹某的名義設立賬戶接收欠款。他還表示,盧作正沒有對他說過120萬的事,他不知情,也沒有安排或授意盧作正幹這種事。另有工作組成員表示,金世紀幫扶工作組是臨時性的組織,沒有公章和資金賬戶。

  幫扶工作組的成立還要追溯到2014年7月,當年邯鄲房企陷入了民間借貸漩渦,邯鄲金世紀被認為是非法集資事件曝光的起點。因投資人的擠兌,企業資金鏈斷裂,從上千民眾手中高息吸儲集資的模式失敗。多名知情人士稱,“在當時幾乎所有的邯鄲本地房企,都是用類似的模式,從民眾手中集資。”

  據新華網報導,邯鄲市打擊和處置非法集資領導小組負責人稱,主城區有項目的141家房企中,發現32家存在非法集資和高息吸儲行為,涉及金額達93億元,並對風險較大的13家派駐工作組。

  針對邯鄲金世紀的非法集資問題,邯鄲市政府專門成立了金世紀幫扶工作組,指導和管理金世紀公司相關的債權債務處置工作,下設維穩組、綜合組、法律顧問組、手續幫辦組,工作組組長由劉永昌擔任。

  1999年,邯鄲金世紀通過政府招商引資來到邯鄲。據《中國經營報》此前報導,邯鄲金世紀在邯鄲設金源酒店、聯泰建設、新能電力和超凡物業四家子公司,此外還控股多家公司,號稱總資產超過百億。

  解決方案難落地

  2015年7月4日,邯鄲金世紀出具了處置方案,其資產負債情況基本鎖定,總資產41.04億元,總負債56.05億元。在負債中,金融機構為10.95億元,民間融資32.92億元(其中非金融機構融資3300萬元)。此外,山東臨沂、江蘇蘇州等金世紀關聯企業預計可收款項約3.3億元,新能電力、賀莊土地等預計可收2376.37萬元,因追繳存在不確定因素,而未列入總資產,作為平衡負債款項。

  就詳細的處置步驟來說,償還債務以兌付房產為主。8萬元以下的債權人可分期償還現金,從2016年6月底至2017年12月底,分四次還清,期間不再計息。對於8萬元以上的,以金世紀的兩處房產項目兌付。

  五年過去,集資參與人的清退進展緩慢,兌付方案也發生了變化。金世紀投資人王叢(化名)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在2019年4月新的兌付方案中,金額20萬元以下債權人,只能按76%的比例兌付,“兌付款嚴重縮水”。

  一份金世紀債權人訴求書稱,邯鄲金世紀應把違法扣除被迫出局的債權人20%、24%、30%的金額返還當事人,他們被迫出局所簽署的相關合同屬於“霸王條款”,應予依法廢除。

  據王叢介紹,對金額較小的投資人,進行了四次一次性現金清退,除第一次對8萬元以下的投資人全額退款外,此後的幾次均在原有金額上打了折扣。《中國經營報》記者獲取的票據顯示,在2019年4月,20萬元以下的退款中,有投資者拿到的僅有應退金額的76%。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投資人提供的進賬單中,出票人為邯鄲市沁祥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沁祥公司”),天眼查顯示其實際控製人為邯鄲市建設局。一名沁祥公司的工作人員向記者確認,2019年4月對金世紀投資者的退款,確出自該公司。他還表示,邯鄲城市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該公司為沁祥公司的控股公司)承擔了邯鄲金世紀的部分債務,並從2018年5月開始幫邯鄲金世紀還集資款。

  而所謂“霸王條款”指的是,在拿到退款後簽署的集資清退確認書寫明,集資參與人與金世紀及史虞豹等之間在確認書下債權債務等集資事宜全部了結,且不再向金世紀、史虞豹等任何單位、任何人主張該項集資事宜。

  另一名投資人表示,邯鄲金世紀及其關聯公司的資產,在近幾年成倍增長,包括蘇州金世紀的地塊,公司應有能力全額償還。一名邯鄲房產中介向記者表示,邯鄲房價從2014年到現在翻了一倍,“2014年房價在4000多元每平方米,現在8000多元,有些地段已經過萬元”。

  不僅是山東臨沂金世紀的資產處置出現了問題,江蘇蘇州金世紀在出售項目地塊時,也被指低於市場價格廉價轉讓。據《中國經營報》此前報導,邯鄲金世紀幫扶工作組協調甚至主導了邯鄲金世紀公司及其關聯企業的重要資產處置,其中包括位於蘇州市相城區一宗價值逾30億元的地塊。

  新城控股在2016年9月披露,其以總對價約10億元,完成了對蘇州金世紀公司及其所屬地塊的收購。蘇州金世紀公司轉讓時,資產總計7.5億元,負債接近10億元,這意味著交易對價僅能覆蓋蘇州金世紀公司的對外負債。

  從盧作正的判決書中也可看出,幫扶工作組缺乏相應的監管。幫扶工作組是臨時性的組織,沒有公章,也沒有資金賬戶,但在處置過程中需要有資金流轉,邯鄲金世紀幫扶工作組則使用了兩名成員個人賬戶。

  王叢認為,在盧作正受賄案中,股權轉讓款均打至個人賬戶,可以有很大的操作空間進行貪腐,應設立一個公用賬戶,並且公開一些交易明細。他還表示,在當年未列入金世紀資產的山東臨沂、江蘇蘇州等金世紀關聯企業,現在對其資產應有處理結果。

  破產VS幫扶

  2014年之後,參與民間集資的邯鄲房企,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由於涉及非法集資、債務關係複雜、銀行政策收緊等原因,一些邯鄲本地房企的資金鏈斷裂,項目樓盤也多陷入停工狀態。

  為此,邯鄲市、區均成立了政府幫扶工作組,對房地產企業進行監督指導。《邯鄲日報》2015年1月報導,邯鄲市房管局房產交易市場監管處處長許俊閣表示,2014年8月以來,市里和各區(縣)相繼成立了幫扶處置工作組,為幫助企業走出困境,提出了“加速項目建設、加大信貸支持、加快手續辦理”等措施。許俊閣還說,在2014年10月,邯鄲市政府組織了三次金融企業與房地產開發公司的對接論壇。

  然而,這些措施還是未能阻止一些房企走向破產。2017年8月,邯鄲市複興區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河北築福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築福公司”)破產重整一案。“在2014年之後,樓盤基本沒有動工,企業一直沒有融資到錢。”築福公司的管理人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

  上述管理人表示,現在企業正在進行破產清算,樓盤項目“金色漫城”現已開工,“企業在2014年之後沒有資金,也與非法集資有一定的關係”。築福公司之後,又有多家房企接連申請破產重整。2019年,有4家房企提出破產申請,進入重整程序。

  2019年1月,河北融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融通公司”)申請破產重整。2019年5月,邯鄲叢台區法院召開了融通房產第一次債權人會議,申報債權總額為10.15億元。據叢台區人民法院介紹,融通公司由於資金鏈斷裂,虧損嚴重,不能清償債權人到期債務,且資不抵債,融通公司要靠自身努力恢復生產、扭虧為盈已無希望。

  “從去年開始就停工了。沒想到會形成現在破產的局面,據我瞭解,當時集資僅有兩三千萬元,這在邯鄲來說是非常小的數目。”一名融通公司的前員工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

  2019年7月,邯鄲金梧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梧桐”)申請破產重整。“這期間至少有七八家投資方過來看,但都覺得不合適走了。”一位金梧桐的工作人員表示,2014年之後企業一直沒錢,也沒怎麼開工,現在企業負債太大,只能申請破產。金梧桐項目工地的門衛說,今年4月他來上班,至少從那時起工地就沒有開過工。據瞭解,融通公司在2014年之後,同樣找到了多家投資方,但計劃均未能成功。

  上述企業在破產前均長時間停工,而邯鄲類似的項目還有很多。據邯鄲房產門戶戀家網2019年3月的統計,邯鄲市複興區、叢台區和邯山區停工樓盤項目共43處。

  受此影響的不僅有投資人,還有購房者與回遷人員。上述築福公司管理人表示,相關的政府和法院也支持企業破產,申請破產後雖然有一部分人的利益會受到損失,但是樓盤不能一直爛尾,不管是破產清算還是重整成功,最後能將問題解決,“一些人當初購房是當婚房,現在孩子都有了,房子還沒建好”。

  從2014至今,邯鄲經曆了四任市長。“邯鄲的領導換得快,房企問題屬於曆史遺留問題,一些問題就‘拖’下來了。”上述融通公司前員工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