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宇宙最強法務部”強在哪裡?
2019年08月23日17:22

  近日消息,任天堂於今年6月份在日本申請註冊了“草”商標,核定使用在第28類:“遊戲工具,遊戲交易卡,紙牌遊戲工具和配件,紙牌遊戲玩具……”。

  任天堂(Nintendo Co。,Ltd。),又名任天堂株式會社,是日本一家主營家用遊戲機和掌上遊戲機的軟硬件開發與發行方,成立於1889年9月23日。代表遊戲有超級馬里奧和Pokemon、薩爾達傳說系列等。

  此次註冊的“草”字,其代言“人”為妙蛙種子,妙蛙種子是四足爬行動物形態的寶可夢,外表類似蟾蜍或小型恐龍。

  此瓜一出,讓許多日本網友陷入了懵逼狀態。因為“草”這個漢字在日本網絡中十分常用,日本網絡用語中的“草”代表的是“笑”。日語中的“笑”寫作“笑う”,讀作“wa ra u”,日本網友常用首字母“w”來代表笑。而它的形狀很像地上的草,所以也產生了漢字版本“草”。許多網友都調侃稱:“以後再想使用完整的草要向任天堂提交申請了”。

  不過有網友推斷,任天堂註冊這個商標很可能是在任天堂遊戲《Pokemon》“Pokemon卡牌”中使用,“草”代表的是《Pokemon》中的草系精靈。

  此外,在同一時期,任天堂還在日本申請註冊了“炎”“水”“雷”“鋼”“悪”“闘”等商標,顯然註冊這些商標是與寶可夢相關,申請日期是6月7日。

  防 微杜漸 及早佈局

  對“草”等的商標申請註冊再次表明了任天堂對知產保護的重視,在遊戲圈中,任天堂的法務部門被網友戲稱為“宇宙最強法務部”。任天堂對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視,從其商標與專利佈局中便可窺見一二。

  據瞭解,任天堂針對自家遊戲產品,在世界各國都申請註冊了大量商標,並且多數商標佈局從產品上市前就已經展開。

  以任天堂在我國的商標佈局為例,早在1986年7月,任天堂進軍國內市場之前,既已在多個類別提交了“Nintendo”“任天堂”等商標註冊申請。

  本著“產品未動,商標先行”的原則,任天堂在遊戲面世之前,便提交了與之相關的商標申請。《妖精口袋GO》遊戲(英文名POKEMON GO)便是一例,該款遊戲在2016年7月在澳州首發,但任天堂於2016年3月便已經向我國商標局提出了“POKEMON GO”商標註冊申請。

  時至今日,在中國商標網中以“任天堂”為申請人關鍵詞查詢可見,其名下商標申請多達3000餘件。其中包括“超級馬力歐”“超瑪利歐”等與其名下知名遊戲產品讀音相似的商標。

  從專利佈局來看,筆者在國家知識產權局的專利查詢系統中搜索“任天堂”名下申請的專利。檢索結果顯示,自1986年10月在華提交專利申請以來,任天堂名下已有百餘件中國專利。

  北京韜安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孫磊告訴筆者,“任天堂早在上世紀90年代,既已將當下可能應用的遊戲方式進行了專利佈局,這也讓國內企業的遊戲專利佈局變得非常被動。”

  重 磅出擊 釜底抽薪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任天堂就在美國就專利等案件進行起訴或應訴,訴訟經驗十分豐富,”孫磊介紹道。

  據瞭解,任天堂的法務部及其打擊盜版的力度向來以一個“狠”字全球聞名,無論是商標、專利還是著作權。只要被這家遊戲巨頭髮現有對其造成影響、侵犯其利益的行為出現,其一定會火速出擊產生行為。

  近日,業界傳出“任天堂重拳打擊盜傳原聲 Youtube音樂區一天內被橫掃!”的消息。

  消息指出,遊戲的原聲音樂一直處於互聯網風向的灰色地帶,對於網上的一些未經授權配樂行為,很多遊戲公司沒有認真追究,任天堂於8月中旬公開嚴正聲明:再也不會對此視而不見了。它首先“瞄準”了擁有34萬訂閱數的人氣頻道GilvaSunner,在短短數小時內向後者投稿的相關音樂資源發送了上百條版權訴訟。

  此舉與2016年“任天堂嚴格保護知識產權562款侵權遊戲被下架”事件如出一轍。2016年,任天堂進行了一次大規模“清理”維權活動。根據數字千年著作權法案(DMCA)要求獨立遊戲聚合站點Game Jolt的562款侵權遊戲下架。由於旗下有許多明星IP和經典遊戲,任天堂對小型軟硬件廠商採取嚴厲的法律措施。

  此外,任天堂於2018年11月發佈了《關於侵犯任天堂知識產權在線指南》,告知那些擅於採取“打擦邊球”手段實施侵權行為的玩家或團體,擅自觸動任天堂的IP資源的行為絕不可取,任天堂絕對會決一死戰、死磕到底維護公司多年來精心積累的“寶貴知識產權”。

  萬慧達知識產權合夥人黃暉認為,遊戲行業非常依賴知識產權,但知識產權又猶如玻璃一樣脆弱。任天堂對知識產權的保護,猶如一個保護自己家玻璃的屋主,讓那些砸玻璃的人付出慘痛代價,不斷增加自己的威懾力,進而降低被侵權概率。比如2018年,任天堂狀告美國盜版遊戲網站獲勝事件,在雙方都選擇將訴訟速戰速決的情況下,法院判決被告Mathias Designs公司賠償1223萬美金,而這次的罰款則更像是任天堂對其他類似侵權者的震懾。

  另外,據孫磊介紹,日本的CERO(計算機娛樂分級機構)分級是非強製性的,但任天堂內部的法務有專門的倫理委員會,自主進行內容審核,成為業內的標杆。這也是任天堂知識產權保護“聞名”的原因之一。

  他 山之石 可以攻玉

  那麼,任天堂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手段與策略對於我國企業而言有何借鑒意義?

  孫磊認為,目前任天堂的IP保護模式,在國內是不可複製的。究其原因在於目前中國遊戲產業還處於“混戰”的階段,沒有實質性的行業自律。並且知識產權刑事案件立案難,導致出現大量民事訴訟和行政訴訟。不過,對於我國遊戲產業的知識產權保護還要持樂觀的態度,從“混戰”到自律是必經的過程。我們要向任天堂學習其豐富的海外應訴經驗以及硬件開發的能力。

  但任天堂對於商標不遺餘力的保護值得許多國內的企業學習。黃暉認為,我國目前社會的發展已經由追求速度向追求質量轉變,知識產權發揮的經濟作用越來越大,更多的人意識到知識產權是最值錢的IP,我國的知識產權大環境在逐漸改變,主動積極維權應逐漸形成風氣。

  完善的專利製度、嚴格的市場管理也是企業取得成功的必要條件。試想,如果任天堂在發展初獲成功時期,市場便出現很多諸如“任和堂”“任地堂”……的遊戲機,或者是其他假“任天堂”產品,那麼如今的任天堂還是今天這個樣子嗎?

  目前,我國市場上假冒名牌產品頻出,“樹大招冒牌”,這不僅損害消費者利益,而且逐漸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市場氛圍,這對於整個社會經濟的發展進步有很大弊端。因此,加緊經濟立法、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是我國興業發展的首要條件。

  來源:知產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