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議員開會喂奶,女總理帶娃出訪 政壇爹媽不易
2019年08月23日16:35

原標題:男議員開會喂奶,女總理帶娃出訪 政壇爹媽不易

  中新網8月23日電 (甘甜)日前,新西蘭男議長特雷弗·馬拉德因兩張照片火了。照片中,馬拉德在議會上一邊主持辯論,一邊幫忙照料另一名議員的嬰兒,他給孩子喂奶的動作,看起來尤為嫻熟。

  馬拉德在社交媒體曬出這組照片時,還發文稱:“通常議長的椅子僅供主持會議的官員使用,而今天有一位貴賓和我共享這把椅子。”不少網友點讚稱,厲害了,超級奶爸!

  對於很多家長來說,請保姆花銷太大,自己也不放心,有時候拜託長輩照看又不方便。尤其是才出生的小寶寶,更是離不開母親。無奈之下,不少人只能帶娃上班。近年來,這樣做的外國政客也越來越多,這背後是作秀,還是無奈之舉?

新西蘭男議長特雷弗·馬拉德在議會上一邊主持辯論,一邊給嬰兒喂奶。圖片來源:社交媒體截圖。

  難辦!

  帶娃上班卻被趕了出來

  和馬拉德相比,日本熊本市的一名女議員帶娃上班的遭遇,就令人唏噓。2017年,女議員緒方夕佳想要帶著還在哺乳的兒子進入議會,結果卻被趕了出來。

  當時,緒方抱著7個月大的兒子與議長等人員交涉後,最終選擇了放棄,無奈之下,只好把孩子交給一名親戚看管。這一騷動,讓市議會延誤了40分鍾才開會。不少男議員都對她議論紛紛,自民黨一名男議員說,“她妨礙了議會進行,有必要給予她嚴懲。”

  對此,緒方說:“我必須攜帶孩子出席議會是逼不得已的,議會里沒有托兒所,這讓我很為難。”42歲的緒方在生下寶寶後身體一直不太好,無法出席議會,而那次是她時隔四個月後首次現身。

  據瞭解,雖然日本政府大力提倡女性應活躍於社會,但對於女性來說,若想要兼顧家庭與事業,仍面臨很多困難與挑戰,比如托兒所不足、入托難的問題。日本的兒童看護機構很多,不過由於托兒責任重大,企業一般不會設立托兒機構。日本的集體托兒班更是需要通過嚴格的認證,才能設立。

  多年前,澳州也曾出現了一次“哺乳風波”。Victoria州女議員馬歇爾在議會開會過程中,因給孩子喂奶,被“請”出議會大廳。維州下院議長麥迪甘表示,議會明文規定,開會期間,“陌生人”不能進入議會大廳。

  這讓邁入政壇不久的馬歇爾有些不知所措。她說,由於剛剛當選為議員,對議會中的各項規定還不是很熟悉。她希望,今後能在履行議員職責的同時,也能夠照看好自己的孩子。

澳州參議員拉麗莎·沃特斯在議會大廈發表演講時,為她的女兒亞麗亞·喬伊喂奶。

  進擊!

  工作帶娃兩手抓

  直到2016年,澳州聯邦參議院才修改開會規則,允許女議員把孩子帶進大廳照看。新規定的推動者之一、昆士蘭州聯邦參議員拉麗莎·沃特斯說,這一“家庭友好型”規定,可以讓新媽媽和新爸爸們,平衡身為議員與為人父母的職責。

  一年後的5月11日,沃特斯帶著出生兩個月的寶寶,到聯邦議會參加投票,並在會議期間給女兒喂奶。

  當天,沃特斯在社交媒體上寫道,“我非常自豪,我的女兒成為首個在聯邦議會中接受哺乳的寶寶。希望議會中能出現更多的媽媽。”

  2018年4月19日,美國伊利諾伊州聯邦女性參議員塔米·達克沃思,也帶著不滿一週歲的孩子,進入國會參議院投票。這是美國曆史上,第一次有嬰兒出現在參議院議事廳。

當地時間2018年9月24日,新西蘭女總理傑辛達·阿德恩抱娃出席聯合國大會。

  同年9月,新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更是成為首位帶娃出席聯合國大會的女國家領導人。24日,當阿德恩在納爾遜·曼德拉和平峰會上發表講話時,3個月大的小寶貝妮芙跟著爸爸坐在會場前排,在爸爸懷抱中的妮芙,就好像在聽媽媽講故事。

  妮芙的爸爸還在社交媒體曬出了妮芙的聯合國大會通行證,上面印有小寶貝的照片,姓名一欄則印著“新西蘭第一寶寶”。

  改變?

  多方出招幫忙帶娃

  2018年12月,美國田納西州的一家公司的老闆伊麗莎白,在網上分享了一張員工的工作照。照片中,剛剛結束產假的梅洛迪·布萊克韋爾抱著5個月大的孩子,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各項工作。

  照片下還寫著,“工作中的媽媽。她讓這看起來很輕鬆。小寶貝諾拉·喬和媽媽在一起既甜蜜又開心,這對她很有幫助。”

  伊麗莎白說,“她(布萊克韋爾)還在哺乳期,小寶寶需要媽媽。”布萊克韋爾大部分時間都會在家工作,但如果公司需要人手,她就會過來幫忙。伊麗莎白認為,有必要讓更多企業看到帶新生兒上班是可行的,這應該得到更多的許可,畢竟小孩子的這個時期一晃就過去了。

梅洛迪·布萊克韋爾抱著5個月大的孩子在工作。圖片來源:社交媒體截圖。

  有網友評論說,如果帶孩子上班不影響工作的話,就沒什麼問題,對誰都有好處。不少企業或許也意識到這一點,紛紛出招解決職場爸媽的後顧之憂。

  2016年4月起,創立自己的托兒所的日本企業,可獲得政府補貼。據統計,補貼政策開始不到一年,已有500家公司獲得了政府的補貼,他們開辦了約600家托兒所。

  澳州的一些企業則是跟第三方機構合作,安排專屬兒童看護中心,有的企業還推出了面向員工孩子的“綁帶計劃”,員工只需支付少許費用,比如5澳元,即可由看護幫助員工帶著正在假期中的孩子參觀博物館、郊遊等。

  俄羅斯的一家房屋信貸的銀行甚至還在市中心寫字樓,為員工的孩子開闢出兒童區,聘請了受過師範教育的專業教師照顧孩子,教授英語和數學……

  這樣一來,不僅解決了“誰帶孩子”的問題,連孩子們假期的學習問題,也一併解決了。何樂而不為呢?(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