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託管傳聞 揭密風波中的網信證券
2019年08月22日01:01

  原標題:身陷託管傳聞 揭密風波中的網信證券

  來源:北京商報

  近日,一則“網信證券目前已被託管”的消息將本就問題纏身的網信證券再次推向風口浪尖,隨後該公司董事長緊急否認被託管之說。從傳聞時點來看,網信證券已被監管採取風險監控措施3個月有餘,此時陷入託管傳聞風波是否空穴來風尚不得而知,但目前公司經營狀況以及整改進展如何也值得一探究竟。

  帶著種種疑問,8月20日,北京商報記者來到瀋陽網信證券註冊及辦公地,網信證券相關負責人同樣對記者否認了被託管傳聞,此外他還向記者表示,目前公司除經紀業務保持正常運營外,其他業務已全部暫停。據其透露,當前監管部門正在網信證券辦公,對公司主要部門派駐,對其所有業務進行監控。

  僅經紀業務正常運營

  其餘業務全部暫停

  8月20日下午2點,瀋陽市沈河區網信證券的一家營業部里熙熙攘攘、人員彙聚。從現場情況來看,已遭到監管風險監控,並陷入託管傳聞風波的網信證券,並沒有影響投資者在該營業部炒股的熱情。

  北京商報記者在現場看到,前來營業部操作的投資人中,以“老股友”居多,不少頭髮花白的老人坐在電腦前認真地看盤,偶有討論,氛圍融洽。“他們都是來炒股的”,營業部相關工作人員如是說。當記者以投資人身份在櫃檯詢問當前是否可以開戶時,該工作人員稱,拿身份證、銀行卡即可現場開戶。

  隨後,北京商報記者又來到網信證券年報中披露的位於沈河區熱鬧路的註冊辦公地址進一步探訪。記者注意到,在公司一層接待處對面是網信證券的經紀業務管理部,門內辦公區域有相應工作人員正在辦公,在記者視線所及範圍內,一層未見其他業務部門。對於記者提出的正式採訪請求,網信證券總裁辦相關負責人表示需要進一步彙報,隨後記者向網信證券發送採訪函,但截至發稿,對方未進行官方回覆。當記者詢問能否參觀公司時,也未獲對方同意。

  不過在交談期間,該名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目前網信證券客戶開戶、銷戶、股民正常交易不受影響。另外,公司除經紀業務保持正常運營外,其他業務,如資管業務等已全部暫停。

  從網信證券原有的業務來看,據其2018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主營業務範圍包括證券經紀、證券自營、證券投資諮詢、證券投資基金銷售、證券資產管理、證券承銷、證券保薦、代銷金融產品,以及與證券交易、證券投資活動有關的財務顧問等業務。目前該公司已經獲得17項業務資格。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當前證券公司以淨資本為核心的監管體系下,該公司2018年淨資本出現負值,為-30.55億元。對此,多位業內律師對記者表示,監管部門對證券公司的淨資本有最低控製線。公司淨資本為負值,說明其風險控製指標不達標,存在經營風險,公司很多業務會受到限製。

  按照《證券公司風險控製指標管理辦法》第十六條規定,證券公司經營證券經紀業務的,其淨資本不得低於人民幣2000萬元。證券公司經營證券承銷與保薦、證券自營、證券資產管理、其他證券業務等業務之一的,其淨資本不得低於人民幣5000萬元。此外,開展業務越多,對於淨資本要求越高。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來,網信證券因為風險控製指標不達標、風控漏洞頻出等問題屢屢被罰。在7月26日出爐的2019年券商分類評級中,網信證券由CCC類降為D類,成為證券公司實施分類監管以來第二個D類證券公司。

  監管對主要部門派駐

  對所有業務進行監控

  獲評D類券商的餘波未散,網信證券近日又被捲入另一場輿論漩渦。8月19日,一則“網信證券被遼寧證監局託管”的消息刷屏,券商被託管的消息已多年未見,尤其是此次網信證券被傳言“託管”的前提是,該公司已被遼寧證監局採取風險監控措施3個月有餘,一時間也引起市場高度關注。

  對此,北京商報記者第一時間聯繫網信證券相關負責人,網信證券董事長劉平對記者明確否認被託管之說。他表示:“今年5月,遼寧證監局向網信證券派出風險監控現場工作組進行專項檢查,網信證券是在該工作組的指導下開展工作,截至目前,沒有得到任何來自監管方面的託管通知。”

  8月20日,在網信證券現場,談及市場的託管傳聞,上述網信證券相關負責人也予以了否認,並強調,是“監管”不是“託管”。另據他透露,目前監管部門正在網信證券辦公,對公司主要部門派駐,對公司所有業務進行監控。

  據瞭解,此前,5月5日,遼寧證監局發佈了對網信證券的《風險監控通知》,其中指出,由於網信證券存在重大風險隱患,根據《證券公司風險處置條例》第六條規定,即日起向該公司派出風險監控現場工作組進行專項檢查,主要涉及該公司劃撥資金、處置資產、調配人員、使用印章、訂立以及履行合同等經營、管理活動進行監控。從專項檢查的各項內容來看,涵蓋了券商經營過程中多項基本風控流程。

  隨後5月17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表示,近期,證監會日常監管發現網信證券財務狀況持續惡化、淨資本及其他風險控製指標已不符合規定要求,存在重大風險隱患。

  根據《證券公司風險處置條例》關於停業整頓和託管方面的規定,第七條指出,證券公司風險控製指標不符合有關規定,在規定期限內未能完成整改的,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可以責令證券公司停止部分或者全部業務進行整頓。停業整頓的期限不超過3個月。

  另據該條例第八條顯示,證券公司存在治理混亂,管理失控;風險控製指標不符合規定,發生重大財務危機等相關情形之一的,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可以對其證券經紀等涉及客戶的業務進行託管;情節嚴重的,可以對該證券公司進行接管。

  關於網信證券整改進展情況等問題,截至記者發稿,網信證券方面未進行回覆。

  傳聞引“債權人”關注

  公司已對債券交易業務整改

  值得一提的是,託管傳聞風波雖未影響股民們的熱情,卻引起了自稱為網信證券債權人的注意。北京商報記者在一層大廳等候採訪期間,三位自稱是河南商丘的債權人前來網信證券註冊及辦公地諮詢公司“被託管”傳聞事宜,在得到了網信證券相關負責人明確回答之後便離去,三位人士並不願過多地透露自己與網信證券的債權信息,不過在其與網信證券前台接待人員的交談中,前台人員再度確認上述三位人士的身份,詢問是否之前有來過,對方表示否認。

  北京商報記者查詢天眼查及裁判文書網發現,從網信證券現有的法律訴訟中可見,網信證券與河南省商丘市虞城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以下簡稱“虞城縣信用社”)有過訴訟糾紛。因涉及證券交易合同糾紛,虞城縣信用社曾一紙訴狀將網信證券告上法庭,不過2018年12月27日卻因原告未按規定交納訴訟費撤訴。另外虞城縣信用社還曾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申請財產保全,2018年12月4日,法院裁定查封、凍結網信證券名下財產,限額人民幣1.9億元。

  實際上,今年初,網信證券就曾被曝出資產遭查封、代持債券出現違約的事件。另據中天運會計師事務所對網信證券內部控製製度出具的鑒證報告結論中稱,2018年固定收益業務規模存在超過公司淨資產120%及賣出回購債券逾期未回購的缺陷。

  根據網信證券2018年年報,報告期內,公司在遼寧證監局及債券處置工作小組的指導下,本著確保債券市場穩定,不造成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原則,對公司債券交易業務進行整改。同時,公司也已經聘請了法律顧問處理公司債券糾紛事宜。

  北京商報記者發現,裁判文書網上最新披露的民事裁定書顯示,現網信證券法院凍結的賬戶內財產總額已經超過上述裁定確定的保全限額,故申請解除對公司其他賬戶、財產的凍結。8月5日,法院裁定解除和調整網信證券部分賬戶的凍結金額。

  針對用戶關心的證券公司一旦被託管,債權人的權益會發生哪些變化,問天律師事務所主任張遠忠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證券公司被託管並不影響債權變化,託管是為了保證證券公司正常經營,對其進行經營管理,被託管之後證券公司還是可以正常經營活動,於債權人而言債權金額不受影響,最後責任承擔人還是證券公司本身。此外,託管人也會協調處理債權債務。

  談及券商如果被託管對客戶及證券公司的影響時,首創證券研發部總經理王劍輝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券商被託管其日常業務經營還是能保持正常狀態,客戶日常交易、開戶銷戶等都能正常進行,但是較大規模的資產流動可能會需要更多的審查環節。而且券商在舊的業務問題未解決之前,很難開展新的業務。北京商報記者 蘇長春 馬嫡/文並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