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阿美IPO捲土重來 上市之路一波三折
2019年08月20日21:36

  放了市場的鴿子長達一年之久後,沙特阿美重啟IPO的路徑終於又清晰了些。從首次發佈獨立財報,到首次召開財報電話會議,再到如今被曝要求銀行提交建議書,一系列的舉動似乎證明,這一次沙特阿美的IPO不再是虛晃的一槍。作為史上最大規模的IPO,沙特阿美一度承載著沙特經濟改革的希望,然而兜兜轉轉三年來,從估值到意義,沙特阿美的重要性似乎已經大減價扣。縱然好事多磨,也害怕夜長夢多。

  01 世紀IPO

  經曆過轟轟烈烈的造勢及意外的熄火,如今的沙特阿美,其一舉一動都備受市場關注。當地時間週一,一篇報導向外界透露了更多的消息,報導引述兩位消息人士的說法稱,沙特阿美已經正式向主要銀行徵集有關其IPO的建議書,如果消息屬實,這意味著沙特阿美朝全球規模最大的一宗IPO又近了一步。

  根據消息人士的說法,需求建議書在幾天前便已發送給銀行。而另一位知情人士則透露,這項舉措是推進IPO的重要一步,除非市場情況惡化,或者發生重大的地緣政治事件才會導致進一步推遲。而有媒體報導稱,沙特阿美將選擇拉紮德投資銀行和美馳投行安排其全球最大規模的IPO。

  看起來沙特阿美的IPO似乎已經穩了。一個多星期以前,沙特阿美破天荒地舉行了首次電話會議,當時沙特阿美首席財務官Khalid al-Dabbagh便透露了一個明確的信號——基本上,公司已經準備好進行IPO,現在是IPO的時機,但這最終將由股東決定,而沙特阿美的股東就是沙特阿拉伯政府。

  第一次面對分析師、銀行家和媒體,沙特阿美的目的十分明顯,財務實力是沙特阿美要傳遞給市場的重要信號。電話會議之前,沙特阿美剛剛首次公佈了自己的上半年業績報告,雖然數據顯示該公司的淨利潤從去年同期的530億美元下降到了469億美元,但這一數字已然讓沙特阿美保持住了全球盈利能力最強公司的頭銜。相比之下,蘋果上半年創造的利潤僅為315億美元。

  電話會議,財報面世,這些都是不能忽略的信號。作為史上最大規模的IPO項目,沙特阿美的身上始終籠罩著一層神秘,在這之前,只有沙特阿美的管理層和部分沙特皇室成員可以看到財報報告,如今不僅報告得以公開,公司的高層也開始從幕後站到台前。在電話會議上,沙特阿美總裁兼CEO阿敏·納瑟爾還強調,儘管油價的下跌和成本的增加使其淨利潤出現了下降,但公司仍舊繼續保持了穩健盈利和強勁的自由現金流。

  對於該消息的真實性及IPO方面的其他消息,北京商報記者聯繫了沙特阿美,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覆。

  02 一波三折

  沙特阿美身上從不缺光環。今年6月,沙特阿美首次公佈2018年獨立財報,數據顯示沙特阿美2018年的淨利潤達到了1111億美元,而這一數字幾乎相當於蘋果、Google和埃克森美孚等美國巨頭的總和,一時間,沙特阿美頭上由多了一項頭銜——全球最賺錢公司。當時,沙特王儲穆罕穆德·本·薩勒曼還表示,沙特阿美將於2020年至2121年初期間上市,但當時仍未確認上市地點。根據外界的預測,沙特阿美將於沙特及至少一個海外市場上市。

  沙特阿美上一次如此風光還在三年前。那時候神秘的沙特阿美突然出現在公眾視野之中,而其原因則在於沙特阿美宣佈將把公司5%的股份公開上市。那一年,沙特王儲薩勒曼恰巧公佈了14年的經濟改革計劃——2030年願景,沙特阿美IPO自然成為這個雄心勃勃的計劃中重要的組成部分,旨在減少沙特經濟對石油的依賴。

  然而好景不長,2018年,這一計劃突然被叫停。去年7月,有媒體透露,沙特阿美的上市準備工作似乎已經進入停滯狀態,沙特政府官員和該公司內部人士均質疑IPO幾乎不會再推進。當時外界便猜測,沙特阿美IPO對沙特經濟改革的重要性正在逐漸降低,原因則在於此前始於2017年11月的反複風暴為國庫追回了超過1000億美元的資金,恰巧頂上了沙特阿美IPO可能募得的資金,而油價的回暖再度給沙特助了一臂之力。一個月之後,路透社也提到,沙特已經叫停了沙特阿美的IPO計劃,並解散了顧問公司。

  在外界的傳言里,擱置計劃的原因在於沙特國王薩勒曼介入了這項計劃。當時一位匿名的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表示,有人向國王提議,IPO將損及沙特,遠談不上給國家帶來幫助。他們的主要擔憂在於,IPO將導致沙特阿美的財務細節被全面公開披露。

  兜兜轉轉擱淺之後又重啟的沙特阿美,正在消耗外界的信任。更重要的是,還有許多現實的問題需要考量。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魏亮博士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目前還沒有正式的文告,很難說會不會又被叫停。阿美IPO更多的是王儲小薩系列改革的一部分,是落實2030願景的重要舉措,但操作起來一直都不順利,證明問題和阻力很大。即便實施成功,它的實現對國內經濟社會改革的意義依然有限,不應誇大。從政治上講,小薩在國內的政治地位近來有些動搖,權力又開始向國王老薩收攏,阿美IPO的命運還有待觀察。而沙特從上世紀70年代就開始談論改革,沙特權力格局的調整可能會有新的改革方式或者說提法。

  03 沙特命運

  風光無限的沙特阿美選擇上市,從來都不只是一樁簡單的IPO項目。沙特阿美IPO可能籌資1000億美元,在該國實現經濟轉型,吸引外資並大力發展石油以外產業的規劃中占有核心位置。事實上,從當初與沙特王儲薩勒曼的2030願景掛鉤那一刻開始,沙特阿美就註定了要與沙特的命運聯繫在一起。有數據顯示,沙特阿美貢獻了國家20%的財政收入和85%的稅收收入。

  沙特阿美的IPO連接的是沙特的去石油化野心。2014年的油價大跌讓沙特意識到坐吃山空的危險,而這也推動了沙特2030願景的經濟改革計劃,其中沙特阿美IPO所承擔的角色就是吸引外國投資,促進沙特產業多元化,從而實現經濟轉型。一個星期以前,沙特阿美還收購了印度信實工業公司煉油和石化業務20%的股份,這一舉措與沙特的目標如出一轍,不外乎讓沙特阿美的石油業務更加多元化。

  但現在的情況是,仍舊有些問題是橫亙在沙特阿美乃至沙特的面前的。首先沙特阿美在估值方面便已經出現了分歧,比如沙特王儲仍舊堅信沙特阿美的估值在2萬億美元左右,而沙特阿美內部人士及銀行業專家則表示,應該把估值目標下調至1.5萬億美元左右。

  另一邊,油價的動盪也讓沙特阿美苦不堪言,雖然仍舊保持著全球最賺錢公司的頭銜,但畢竟油價的下跌已經讓沙特阿美吃到了利潤下跌的苦頭。而這一點暴露出的,仍舊是沙特阿美的軟肋。

  如今原油需求趨於放緩,美國原油產量又大幅增加,沙特及歐佩克產油國已經致力於減產來提升油價,但目前布倫特原油價格仍舊不到60美元/桶,而在沙特今年製定預算時每桶原油的價格還為80美元。一個明顯的例子是,2016年,布倫特原油價格暴跌至平均每桶45美元時,當時該公司全年淨收入只有130億美元,自由現金流只有20億美元。

  沙特阿美和沙特是連在一根繩上的螞蚱。今年4月,IMF首席經濟學家吉塔·戈皮納特表示,沙特財政政策在2019年更具擴張性,促進了非石油領域的發展。不過,歐佩克繼續執行原油減產協議仍對沙特經濟產生了負面影響。國際油價跌跌不休,再加上對也門胡塞武裝發動的軍事行動開支龐大,導致沙特財政陷入連年赤字。根據沙特公佈的2019年財政預算案,今年財政赤字預計為1310億里亞爾(約350億美元),將是沙特連續第六年出現財政赤字。

  魏亮認為,改革涉及產業結構、經濟結構調整,還涉及生活方式,一個公司的IPO杯水車薪,過多將當前沙特改革與阿美IPO聯繫到一起本身就是誇大後者的意思。此外,魏亮還提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即“海灣君主國的事是誰坐穩江山,誰說了算,在這之前,都是白搭。”

  來源:北京商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