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者|審訊專家李忠:喚醒人性,審訊最高境界是讓嫌疑人悔過
2019年08月20日14:02

原標題:法者|審訊專家李忠:喚醒人性,審訊最高境界是讓嫌疑人悔過

在李忠的辦公桌上堆放著十幾本筆記本,記載著辦案進展和心得。 本文圖片 澎湃新聞記者 衛佳銘

“快交代吧,別謙虛了。”審訊室內,56歲的李忠身著警服、神情自若,彷彿在與許久不見的舊友談天。話音剛落,坐在對面的犯罪嫌疑人被逗笑了。不多時,一宗疑難案件就此“審開了”。

在山東省濟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隊,三大隊二中隊中隊長李忠是出了名的“救火隊員”,哪裡有審不下來的案子,哪裡就有他的身影。

從警36年,他破獲各類刑事案件共計2600餘起,屢立戰功,先後獲得“全省打擊電信網絡詐騙審訊犯罪專家”“齊魯英才刑事偵查標兵型人才”和“公安部刑偵局審訊人才”等榮譽。

鮮花掌聲背後的辛苦卻鮮有人知。李忠的妻子因患糖尿病雙目幾近失明,併發腦梗引起的癲癇,極易發生休克。幾年來,帶著愛人出差辦案、奔波於賓館和看守所之間,已成為李忠工作的日常。

可他卻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說,刑警的職責就是偵查破案,保一方平安,“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

李忠與徒弟王寧一起翻閱案卷。

學藝:“抓人容易審訊難”

1985年,濟南章丘發生一起強姦案,剛入行一年的李忠被安排到現場勘查。他發現,被害人手中緊握著一塊手錶,鬆緊帶式的錶鏈夾縫中佈滿了黑色的油泥。李忠就地取材,在地上撿起一根秸稈皮,將油泥挑出來,放到熱水裡,油花瞬間漂浮到水面。他對現場的老民警說,嫌疑人很可能是開拖拉機或者開車床的。一番排查過後,嫌疑人很快被鎖定,正是一名拖拉機司機。

1986年,因在新人中表現突出,李忠被抽調至刑警大隊四科,跟隨當時隊里的老刑警蘇建甲,學習審訊技術。每逢出警查案,李忠都會騎著自行車,跟著師父滿城巡查。“抓人容易審訊難”,初入行時師父的這句話,李忠至今記得清楚。

蘇建甲曾給李忠講了一件往事: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某年12月,濟南南部山區某村村民與鄰居結怨意圖報復,自製了炸藥包埋在田地中。案發後,警方通過排查確定嫌疑人,但審問了三天三夜,用盡了各種審訊方法,都未能取得進展。

在照相機尚未普及的年代,民間盛傳“公安局照相機能從死人眼裡把犯罪分子給照出來”的說法。蘇建甲心生一計:在審訊室內,技術人員拿著照相機對著嫌疑人連拍數張,作出要拿去比對的樣子,蘇建甲接過相機一看,說:“你看看你,跑得棉襖都塌濕了。”嫌疑人當場下跪,交代了所有犯罪事實。

“審查時要巧用證據。”李忠說,這是師父給他的啟發,他也一直運用到實際辦案中。

2014年4月,濟南平陰縣某小區發生一宗技術開鎖盜竊案。當時的監控視頻顯示,四名犯罪嫌疑人撬開了從一樓到五樓住戶的家門,作案後共乘一輛租賃轎車離開。通過技術偵查,警方一路追蹤到江西省宜春市。通過租車信息,租車人羅某被鎖定為案件的重要線索。

審查過程中,李忠發現羅某頻繁抽菸,便說:“你現在知道點燈不用油,耕地不用牛,估計還不知道公安機關怎麼破案子吧?只要你來濟南,吃住行玩,你自己都不知道會留下什麼痕跡。比如說現場有你留下的一根菸頭,你怎麼解釋呢?”這話說完,羅某自覺沒法解釋,很快認了罪。

李忠與同事們研討案情。

堅持:臨危受命,打下20天攻心戰役

在濟南公安刑警支隊三大隊政委劉丕民看來,李忠的審訊天賦似乎與生俱來。劉丕民對澎湃新聞說,李忠自少年時就有英雄情結,熱愛舞槍弄棒,“考上警校後,他穿著一身警服奔回村里,特別自豪地跟他爹媽說,以後要當一名好警察。”

不過,熟悉李忠的人都知道,身載榮譽的審訊專家是靠著數十年如一日的堅持和鑽研“磨”出來的。在李忠的辦公桌上,擺放著十幾本手寫的辦案筆記,密密麻麻地記錄著每日辦案的進展和心得,左頁留出空白,以便隨時增補審訊細節。李忠說,這十幾本筆記本只是三十多年工作記錄的冰山一角,有時遭遇棘手的狀況,“一起案件就能寫完一本筆記本。”

2017年8月,濟南市市中區某別墅發生特大盜竊案,涉案總價值1700多萬元,這是令李忠印象最為深刻的一起案件。當年9月7日,專案民警在湘西將犯罪嫌疑人麻某抓獲後,其百般抵賴、拒不認罪。李忠向澎湃新聞回憶,麻某曾有13次犯罪前科,極具反偵查能力,作案前曾兩次踩點,並在作案後及時消除現場痕跡。

缺乏有力證據支撐,案件陷入僵局,市局領導又想到了李忠。臨危受命後,李忠連夜熟悉案件資料,精心研究案情脈絡,提出了全新審訊方案。二人首次交鋒,麻某仍舊隻字不談案情。李忠耐下性子,開始跟他聊起釣魚和養生。李忠說,一來是讓嫌疑人放下戒備,二來也是給予對方一種心理暗示。

據李忠的搭檔、濟南公安局刑警支隊三大隊二中隊副中隊長王寧回憶,辦案期間李忠中午也不休息,叫了外賣拿到審訊室,和嫌疑人一起吃,邊吃邊審。晚上收工後,李忠一回賓館就拿起紙筆,拉著同事們一起複盤當日情況,接著商討第二天的審訊方案。

最終,經過20餘天的細緻工作,李忠逐步消除了麻某的頑抗心理,麻某不僅交待了在別墅實施盜竊的犯罪事實,還供述了贓物藏匿地點,為案件的進一步偵查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每辦完一起案件,李忠都會整理心得並無私地向後輩分享,他所總結的 “消除對立矛盾”“搭建交流平台”“瓦解抗拒心理”審訊三步工作法等審訊技戰法,都為年輕偵查員提供了很好的學習資料。

人情:“審訊的最高境界是讓嫌犯誠心悔過”

和很多人印象中的審訊場景不同,李忠在工作狀態時很少疾言厲色,相反富有人情味。在李忠看來,給嫌疑人買衣服、買藥,關心他們的家庭和身體狀況,其中一言一行都是審訊的一部分,“找準軟肋,撥動那根弦,喚醒嫌疑人的人性的,可能就是一句簡單問候。”

2017年3月,公安部刑偵局牽頭成立由山東、廣西兩地公安機關聯合組成的“3•21”特大電信網絡詐騙專案組,嫌疑人廖某曾先後被全國多地公安機關抓獲,反偵查審訊意識極強,歸案後拒不供述犯罪事實,審訊難度很大。李忠被專案組緊急抽調參與審訊後,夜以繼日熟悉材料、研究嫌犯性格特點,詳細列出審訊計劃。

李忠發現,廖某家鄉所在的廣西某地級市電信詐騙氾濫,他蒐集出大量過往的判例,在審訊時逐一唸給廖某聽。經過連續3天的交鋒,廖某敗下陣來,供述了在濟南詐騙535萬元、在全國各地詐騙3200餘萬元的犯罪事實,另外帶破了深圳涉3505萬元的電信詐騙案和涉及廣東、上海等9個省份電信網絡詐騙案件30餘起。在交代完犯罪事實後,廖某在審訊室內吃著李忠買來的燒雞,淚流不止地說:“李隊長,你別對我這麼好,我活該受這罪。”

無獨有偶,2018年10月,濟南平陰某鎮的柳某在其診所內違規使用醫療器械,導致150餘人交叉感染,在到案後仍拒不承認犯罪事實。12月6日,正在休假的李忠接到命令後,立刻趕回開展工作。審訊中,李忠從柳某家庭、孩子及前途的角度幫助他分析問題,試圖喚起他的良知。僅用2天時間,柳某就被李忠完全“說服”,流著淚水交待犯罪過程。柳某在李忠面前長跪不起,嘴裡連說著“對不起”。

李忠說,審訊的最高境界不僅是讓犯罪嫌疑人認罪,更應當是讓他們發自內心地悔過,從而在今後不再危害社會。

柔情:痛失愛女,數年攜病妻辦案

討論業務時,李忠總像打開了話匣,滔滔不絕,唯獨談及家庭和妻女時,他會忽然陷入沉默。

李忠的同事們告訴澎湃新聞,1997年,李忠的妻子和女兒先後被確診患有嚴重的糖尿病,醫生曾告訴他,女兒最多隻能活到二十歲。此後數年,李忠在做好工作的同時,跑遍全國各地為妻女求醫問藥。2012年11月13日,正在外地辦案時,李忠突然收到噩耗,女兒因胰島素抵抗引發的尿毒症走完了短暫的23年人生。失去女兒後的短短一兩年里,他的體重從180斤驟降至110斤,“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

這幾年,妻子薑玲也因身患重度糖尿病雙目幾近失明,一米外的事物都無法看清,生活不能自理。重度糖尿病併發腦梗引起的癲癇極易導致休克,有一回審訊剛開始,李忠還沒問兩句,就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薑玲休克了。”在病床前,李忠看著恢復過來的妻子,囑咐兩句後,轉頭回到了辦案現場。

支隊領導在瞭解到李忠家庭的困難後,特許他在濟南區域內審查辦案可以帶著家屬。如今,李忠每次辦案都會把薑玲帶到辦案地點附近的酒店,給她做飯、打針、喂藥之後,才放心地出門。

女兒去世後,薑玲曾向李忠提出了離婚,被李忠拒絕。李忠說,只要孩子在世的時候給過她全部的愛,記得自己這輩子養過孩子就夠了,“她也會在天上看著爸爸繼續破案吧。”

對於李忠而言,審訊是使命,“刑警的職責就是偵查破案,保一方平安,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