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鯨"咬住"白馬"不鬆口 澳優沽空戰升級到2.0版本
2019年08月19日22:02

  “殺人鯨”咬住“白馬”不鬆口 澳優沽空戰升級到“2.0版本”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在過去幾年時間里,澳優一直是港股市場上的優質白馬股,股價大幅上漲一直受到市場及投資者高度關注。

  然而從上個月來,澳優股價顯著回落讓投資者心裡一驚,而殺人鯨資本(Blue Orca Capital)突如其來的沽空報告也一度讓澳優的股價一日“嚇”跌兩成。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雖然澳優及時發出了澄清報告,然而殺人鯨資本依舊不依不饒地在今日發出了第二份沽空報告,並表示:“這份澄清公告(澳優的澄清公告)並沒有實質性地回應我們的報告。”

  殺人鯨資本:有沒有好好看報告?

  8月19日,殺人鯨資本在股市開盤時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來了第二份針對澳優的沽空報告。

  在上述報告中,殺人鯨資本表示:“在2019年8月15日,我們發佈了對澳優的投資建議(報告)。我們廣泛詳盡的調查顯示,澳優誇大營業收入,誤導中國消費者,隱藏成本,並且通過未披露關聯方交易讓高管們得以隱秘地謀取私利。不足24小時,澳優發佈了一份倉促、不完整且敷衍的6頁回應(澄清公告)。這份澄清公告並沒有實質性地回應我們的報告。澳優的回應如此倉促,我們甚至懷疑管理層是否還未來得及仔細閱讀我們的報告,就編造了一攬子否認和不溫不火的承認。在這份反駁報告中,我們將不僅展示新證據,用澳優的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中的數據證明澳優財務數據造假,同時我們也將展現澳優的澄清公告中的問題。”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殺人鯨資本特別指出,“澳優在澄清公告中承認,佳貝艾特嬰幼兒配方羊奶粉的乳糖實際上來自牛奶。如果我們是中國父母,我們將對此感到非常憤怒。在澄清公告中,澳優試圖通過中國法律來解釋。澳優表明中國法律‘無規定奶粉產品須指明乳糖之動物性來源’。我們反對這個說法。我們對相關的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的管理辦法的解讀是,第三十一條規定明確要求佳貝艾特披露其羊奶粉含有牛乳糖。”

  另外,殺人鯨資本表示,在第一份沽空報告發出後第二天的投資者電話會議中,澳優董事長不知道公司最大的經銷商是哪一家,這被殺人鯨資本認為是:“什麼樣的企業所有者不知道其最大客戶是誰?這對做空者來說簡直就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餡餅。”

  第一次交鋒讓股價異動

  殺人鯨資本對澳優的沽空以及澳優發佈澄清,對澳優股價的確造成了較大的影響。

  在8月15日,殺人鯨資本開始發動對澳優的做空,當日該機構發出了第一份沽空報告。從具體的指責來看,殺人鯨資本指出:1、海關數據顯示澳優嬰幼兒配方奶粉在中國區的銷售額虛報52%;誤導中國消費者;低報人工費用;雲養邦是虛假交易和秘密輸送利益的子公司;企業醜聞以及眾多未披露關聯方分銷商等等。當日澳優股價以大跌20.11%報收。

  針對殺人鯨資本的指責,澳優在8月16日就發佈了一份6頁的澄清報告,在報告中面對指責一條條地進行了澄清。此外,澳優還指出:“董事會強烈否認該沽空報告提出的所有指控,並認為有關指控完全毫無根據且嚴重誤導。公司提醒股東及高級潛在投資者仔細閱讀殺人鯨資本的免責聲明,其指出作者有偏見並為沽空機構。”

  殺人鯨資本對決白馬股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這個殺人鯨資本近期較為活躍且系出名門。從殺人鯨資本官網可以看到,自2018年來,該機構發出了9份報告,其中涵蓋了港股、美股等,甚至包括了一些知名公司,如拚多多、新秀麗等。

  據殺人鯨資本官網顯示,殺人鯨資本是一家激進的投資公司,公司總部位於美國得克薩斯州,公司首席投資官索倫安達爾(Soren Aandahl)在進入殺人鯨資本前是另一沽空機構Glaucus Research Group的研究主管和首席投資官。

  不過澳優及券商似乎並不同意殺人鯨資本的觀點。國金證券在研報指出:“當前的澳優:被做空後估值優勢盡顯,堅定看好公司長期發展。”該券商對澳優維持“買入”評級。而從此前多家券商給出的研報可以看到,對澳優都是“買入”或者“增持”的積極評級。

  面對目前澳優的現狀,第一上海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葉尚誌也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對於投資者來說,澳優可以先觀望一下,因為近期很多股票都跟隨大市跌下來了,可以選擇的品種也較多,對於仍存有不明朗因素的股票,操作上可以先觀望。”

  不過可以看到的是,就在殺人鯨資本今日發佈第二份沽空報告後,澳優今日股價受影響較小,全天僅下跌0.54%。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