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和占士齊名,如今卻只能在監獄里打球!
2019年08月14日07:50

  來源:籃球實錄

  全美第一高中生,這頭銜有時候是真的有毒。

  首先需要說的是,每一年不同媒體都會評選出各自的全美第一高中生球員,所以如今當你看到“誰誰誰曾經也是全美第一高中生”之類的話時,不要意外,因為他們確實在高中時稱霸過一方,只不過出現在了不同的媒體評選里。現役球員中,小裡弗斯和傑拉德格連兩人都曾頂著全美第一高中生的名號進入大學或者聯盟,可惜兩人至今所取得的成就和同為第一高中生的占士比起來,顯然差了許多。

  所以並非每一個全美第一高中生都能打出來,畢竟占士這樣的天才太少見了,事實上,很多享受過這個頭銜的人連小裡弗斯或者傑拉德格連的水平都打不出來,比如蘭尼庫克,比如傑里米泰勒,又比如塞巴斯蒂安特爾費爾——不管你信不信,特爾費爾曾經真的是和占士齊名的存在。

  那是在2003年前後,作為比占士小一屆的後輩,特爾費爾和占士聯手在ABCD訓練營——全美最為知名的高中生訓練營當中肆虐了一番,兩人甚至一同上了《SLAM》雜誌的封面,當時媒體給出的標語是:“想像一下,特爾費爾和占士將會統治這個世界。”

  那時候的特爾費爾被稱為是全美第一高中生控衛,他是紐約的寵兒,有著紐約街頭後衛與生俱來的那種風騷球風,這一點為他帶來了大量關注,就連JAYZ和斯派克李爾都是他的球迷——特爾費爾的表舅是馬布里,後者同樣曾在紐約街頭大放異彩,所以特爾費爾能夠擁有那樣的球風,也就不意外了。

  我們說,特爾費爾曾經和占士齊名,不過因為小了一屆,他的同期對手實際上是侯活,後者在同一年的媒體評選里同樣也是第一高中生。兩人之間還曾經有過一場知名比賽,那場比賽當中,特爾費爾迎著侯活投進了一個壓哨絕殺,這個絕殺後來還被拍成了電影,足以見得特爾費爾的關注度有多麼高了。

  最終侯活和特爾費爾同時跳過大學參加選秀,侯活在第一順位被魔術選中,特爾費爾則在第13順位被拓荒者選中——順位雖不如侯活,但是特爾費爾卻是歷史上第二個高中生控衛——第一個是同屆的四號秀利文斯頓,他被選中的時候才剛剛19歲,而且說實話,13順位也不算低了,至少也是一個樂透秀,要知道,同為高中生的高比也是13順位出身。

  說到高比,特爾費爾還曾經“比肩”過高比,那是他進入聯盟的第一個賽季,還是新秀的他就得到了阿迪達斯的青睞,後者專門為他設計了一款鞋子——連一場球都沒有打過的菜鳥就擁有自己的球鞋,並且公開發售,在當時的阿迪達斯只有高比這樣的大咖才有如此待遇,就連艾利拿斯和FMVP比盧普斯都沒有。

  可惜的是,特爾費爾並沒有在NBA打出一番天地。

  被拓荒者選中之後,特爾費爾一共在這支球隊效力了兩年,兩年時間場均分別只能拿到6.8分3.3助攻和9.5分3.6助攻,他的投籃命中率均不足四成,助攻失誤比卻達到了2比1;此後特爾費爾被交易到了塞爾特人,賽季前半段,他還是球隊的正選,結果沒過兩個月時間,特爾費爾就被朗度擠下,三年級賽季結束之後,特爾費爾在加納特的交易當中被送到了木狼。

  加盟木狼之後,特爾費爾依然被當成核心來培養,他也坐穩了木狼的正選,可惜這並沒有讓他成功打出來,特爾費爾的場均得分依然沒有超過10分,命中率還是一樣低下。於是乎,特爾費爾再一次被放棄——木狼的第一年是特爾費爾的巔峰,不過哪怕是巔峰,他場均也只能拿到9.3分2.3籃板5.9助攻,投籃命中率40.1%。

  此後的特爾費爾開始了流浪生涯,他曾經短暫過快艇,又被交易到了騎士——和占士成為過一段時間的隊友;又一年後,特爾費爾重返了木狼;不過好景不長,他很快就被木狼再次放棄,並且加盟了太陽;之後的幾年里,特爾費爾又分別為速龍和雷霆效力過。

  值得一提的是,特爾費爾還曾經加盟過CBA聯賽,他先後為天津、新疆和福建隊效力過,至今為止,他依然保持著CBA季後賽單場58分的紀錄。

  所以特爾費爾為何沒有在NBA打出成績?

  在當年的一份分析里是這麼評價綠軍時期的特爾費爾的:在正常的進攻回合里,特爾費爾確實能夠做好李維士給出的戰術安排,轉移球也做的很出色,但是當他打得不順或者被對手在自己頭上得分之後,特爾費爾就會變得很浮躁,他的這種性格很容易打亂全隊的戰術安排,甚至會變成技術犯規。

  性格確實是特爾費爾沒打出來的一個因素,不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的天賦不足。作為一名街頭後衛,特爾費爾確實有著嫻熟的運球,不過他的身高只有1米83,體重也只有75公斤,這樣的硬件天賦對於一名控衛來說顯然是不夠的,結果便是,特爾費爾的終結能力極差,生涯籃下命中率只有50.4%,同時對抗不足也讓他的投籃水平下降了不少,加上視野不行,自然也就不能在NBA打出天地。

  必須要說的,還有特爾費爾的場外新聞。

  不同於自律的占士,特爾費爾的場外新聞一直不少,他在塞爾特人時期就曾經有過超速行駛並且藏槍事件;第一次加盟CBA的時候,還曾經放過江蘇隊的鴿子;離開NBA之後,還被妻子爆料過“精神異常”;影響最大的大概是2017年時的一個新聞,當時的特爾費爾已經離開聯盟多年,他在等紅綠燈時又一次被警方發現私藏槍支,經過了兩年多年的審判和等待,特爾費爾在最近正式被布魯克林的法院公訴,他將面臨著三年半的入獄處罰。

  這是一個天才的隕落故事,特爾費爾在高中的時候確實是個天才少年,那時候的他齊名占士、侯活,比肩高比,可惜天賦上的不足讓他無法打出巨星級別的表現,不過即便是這樣,特爾費爾也不該淪落到這一地步,畢竟他在低級別的聯賽也可以隨隨便便“虐菜”,NBA時期也讓他賺到了2千萬美元,性格會是特爾費爾徹底走向黑暗的原因,甚至也可能是他打不出來的原因。未來的幾年里,他想要接觸籃球,可能只能在監獄里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