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神奇畫卷”馬騰驤
2019年08月13日11:20

古岩畫中馬脖子上掛著鐵鈴鐺
古岩畫中馬脖子上掛著鐵鈴鐺

  古代岩畫是草原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遼闊美麗的內蒙古,從東到西有大興安嶺岩畫、烏蘭察布岩畫、陰山岩畫、阿拉善岩畫等,堪稱“草原文明的神奇畫卷”。在綿延幾千公里的古岩畫遺存中,有尚未馴養的野馬岩畫,有獵馬、牽馬、騎馬、牧馬等岩畫,反映出草原先民最初與馬接觸、馴馬養馬、使用馬具等文明成果,是研究草原馬文化起源、融合與發展的珍貴資料。

  內蒙古巍峨綿延的山脈、廣袤美麗的草原,留存著草原先民鑿刻或繪製在岩石上的馬岩畫。古老悠長、粗獷質樸、形象生動的馬岩畫,具有十分珍貴的藝術、考古和文化價值。

  瀏覽中國北方岩畫數據庫中一幅幅古老而神秘的馬岩畫,眼前不禁浮現出古代北方遊牧民族遊牧、圍獵、馴馬、騎馬等場景。岩畫中的馬或奔騰嘶鳴、或四蹄騰空、或吃草飲水、或保護馬駒、或站立覘視、或英勇威武……形態各異,形象生動。

  在大興安嶺岩畫、烏蘭察布岩畫、陰山岩畫、阿拉善岩畫等古岩畫群中,馬是最為常見的題材。有很多馬與牛、羊、鹿等動物共存的畫面,是初民畜牧生活的形象反映。在一些動物群岩畫中,馬的形象較為突出。一些以馬為主體的岩畫,馬被鑿刻的高大俊逸。

  從石器時代至清代,逐水草而生的草原先民鑿刻和繪製馬岩畫,傳遞著遠古的信息,述說著歷史的滄桑。

克什克騰旗砧子山岩畫中一位騎手縱馬揚鞭馳騁在草原上

  馴化之馬

  在橫跨大興安嶺西南山麓的阿爾山,岩畫專家發現了一處舊石器時代晚期的馴化之馬岩畫。該岩畫繪在第四紀冰川遺蹟冰蝕柱的下方。畫面中從左向右有一隻七叉馬鹿、一條狗,其後是人騎著馬,呈悠然之狀。根據岩畫所繪圖案,舊石器時代晚期阿爾山一帶的先民已能馴化馬。“該岩畫所處的地理位置為大興安嶺森林向草原過渡地帶,具備捕獲馬的條件。這幅馴化馬岩畫為探究人類文明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資料。” 中國北方岩畫研究所所長吳甲才說。

克什克騰旗砧子山馬群奔騰岩畫

  赤峰市克什克騰旗砧子山四周為懸崖峭壁,光滑的岩面成為草原先民作畫的天然“畫布”。在一塊條狀巨石上有一幅“萬馬奔騰”岩畫,畫面中由多匹馬組成的馬群在草原上平治,馬匹非常強健,四蹄騰空,昂首披鬃。這幅岩畫展現了草原駿馬的雄姿。另一幅岩畫中有一匹馬呈立狀,馬的前半身已被損壞,後半身披甲著鞍韉。

  在砧子山古岩畫群中,一幅高30釐米、寬50釐米遼代時期的馬岩畫,採用尖利的鐵器,鑿刻成呈凹狀的線槽。由於鑿刻工具先進,線槽光滑平整,力度感強。畫面上一位騎手縱馬揚鞭馳騁在草原上,駿馬奮蹄疾馳,騎手足蹬短靴,身著戎裝,英姿颯爽。

  將帥戰騎

  7月中旬來到達茂草原推喇嘛廟岩畫區,一條條裸露岩脈的岩石點綴在起伏不平的草原上。這裏的岩石多為花崗岩,刻有較多的馬岩畫,其中一幅岩畫上的馬佩戴著最早的馬鞍、馬鐙,馬鞍呈平鋪背迭式,馬的前頸、後胯、腿肚下均有皮繩扣固。馬下腹有垂吊式的珮飾,是軟馬鐙的一種形製。馬的身體圓潤、線條流暢,鼻樑中間呈微凹狀,昂首挺胸,有一股高傲之氣。“這幅岩畫中的馬具備阿拉伯純種馬的特質。岩畫刻磨年代為公元前210年左右,即匈奴與東胡之戰時期。” 吳甲才說。

古岩畫中套馬場景
古岩畫中套馬場景

  “古代北方遊牧民族匈奴、東胡等,選良馬,善騎射,馳騁草原,數千年前已使用皮麻馬鞍和馬鐙。古代東西方文明在這裏碰撞與交流,匈奴以物換物形式交換來的阿拉伯馬,作為將帥戰騎、可汗出行儀仗之用,使遊牧民族在岩畫中留下了阿拉伯馬的印跡。”吳甲才說。

  形象生動

  推喇嘛廟岩畫區一幅岩畫中的馬,具有蒙古馬的特質,鼻樑呈微凸狀,身體圓潤、線條流暢,有一種隨草而動的飄逸之感。蒙古馬的遠祖是蒙古野馬,至少有6000多年的進化史。驅車來到達茂草原東北部,探尋蒙古野馬岩畫。岩石中一幅蒙古野馬岩畫,形象生動、粗獷自然,畫面中一匹馬和一匹狼相向而行。蒙古野馬昂首嘶鳴,對野狼視若無物,野狼對野馬似乎只有覬覦,表現了野馬不畏懼野狼的習性。令人稱奇的是,這幅古老的岩畫運用人字紋表現野馬的鬃鬣,極富藝術性。在達爾汗蘇木一道山樑上,看到一幅雙馬岩畫,兩匹野馬均為長吻碩頸,用一條曲線表示馬的鬃毛。

阿拉善圍獵岩畫
阿拉善圍獵岩畫

  達茂草原馬岩畫表現野馬和圍獵野馬等,頗為生動。老虎與野馬群岩畫中主要位置鑿刻一隻猛虎,老虎仰天長嘯,虎爪尖利,四周是野馬和北山羊,其中一匹野馬倒地;圍獵野馬岩畫中4名獵手手持棍、杈和石塊圍獵10匹野馬,場面緊張而慘烈;套獵野馬岩畫中獵手用套索和跘馬繩等工具套獵野馬;射獵野馬岩畫中有5匹野馬,獵人彎弓射箭,一匹母馬保護著幼馬,其餘的野馬神態各異,或驚呆,或緊張,或張望,整個畫面動感強烈。這幾幅岩畫說明達茂草原在數千年前已經有了獵馬的工具,還使用弓箭。

  “野馬作為被捕獵的對象出現在狩獵岩畫中,或多匹野馬悠閑地啃草,或豎耳睜目作驚恐之態,或四蹄騰躍飛平治騁。岩畫中對野馬的表現,大多採用形象逼真的寫實手法,局部處理較為特殊,以突出野馬直豎的鬃毛、長如鷹喙的吻等。”吳甲才說。

阿拉善對馬岩畫拓片

  阿拉善曼德拉岩畫中有較多表現馬、羊、鷹、犬等動物形象,以及遊牧民族狩獵、放牧等場景的岩畫。駐足觀賞一幅創作於13世紀的馬岩畫,上面的3匹馬體態一致,屬於草原絲綢之路上的一種馬,每匹馬的右邊都有一名腳穿馬靴、身著長袍的騎手,一名騎手左手托著獵鷹,一名騎手手持馬鞭、一名騎手正在撫摸馬背,他們似乎正準備參加草原上的盛大活動。

阿拉善曼德拉山馬岩畫
阿拉善曼德拉山馬岩畫

  在陰山之狼山炭窯口,鑿刻著許多十分生動的動物岩畫,有馬、山羊、綿羊、羚羊、大角鹿、騾、驢、駱駝、野牛、野豬、狼、虎、豹、野驢、鴕鳥等,這些動物形像極具動感,或引頸長嘶,或回首短鳴,或慢步緩行,或四蹄騰躍。

  陰山岩畫中有許多古代北方遊牧民族匈奴人創作的馬岩畫,有大規模放牧場面的岩畫,轉場的岩畫,馬背備鞍的岩畫,被馴化了馬的岩畫,動物蹄印岩畫,成群的騎馬岩畫等。

  (環中馬術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