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唯一女子交警中隊中隊長,守護5.5公里世紀大道,她說:執法者怎能後退?
2019年08月13日15:20

原標題:上海唯一女子交警中隊中隊長,守護5.5公里世紀大道,她說:執法者怎能後退?

延安東路隧道進入浦東第一個紅綠燈,位於浦東南路路口。從這裏開始一直到臨近上海科技館的丁香路口,5.5公里長的世紀大道,是上海最繁華的地段之一。沿途十個路口,有一道獨一無二的靚麗風景:藍白製服下,一群英姿颯爽的年輕女警,在川流不息的車流人海中指揮交通,用智慧、汗水、青春日夜守護。

這是浦東“從來未有”、也是全上海唯一一支女警交警中隊。剛剛過去的週末,強颱風“利奇馬”洶湧來襲,女交警們堅守崗位,狂風暴雨中保障道路通行安全。但她們的隊伍中卻少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今年4月,女警中隊中隊長張丹青被查出罹患乳腺癌,不得不暫別熱愛的工作崗位。

如今,張丹青已經進行了三次化療,姐妹們都在等待這支隊伍的“代言人”、她們心中的“女超人”早日“滿血”歸來。

圖說:張丹青在雨雪天執勤。浦東公安 供圖(下同)

她是女交警的“代言人”

浦東公安分局交警支隊的警營里,掛著張丹青雪天執勤的照片,那是全分局出了名的“張丹青式”的精氣神,堅韌且柔情——一頂比雪更亮白的女式警帽下,張丹青側著臉目光溫柔地望向前方,嘴裡含著口哨,左手伸進飛舞的雪花里,做出待行的手勢,雪花飄落在她挺直的衣袖、盤起的發團和齊整的帽沿上。

“提到浦東女交警,張丹青就是‘代言人’。”現任浦東交警支隊副支隊長李錢龍與張丹青共事過6年,平時在指揮中心的監控畫面里,鏡頭拉得再遠也可以一眼就看出哪位是張丹青,“無論是指揮的手勢,走路的精氣神,都是挑不出瑕疵的。”

“代言人”這個稱號不是搞搞“形象工程”得來的,作為連續十年堅守在第一線的民警,張丹青用她每一個行動為女交警“打樣”。

世紀大道女警中隊指導員許潔敏是張丹青的老搭檔。回憶初識“第一面”,是2008年,張丹青初出警校,許潔敏是交警支隊二大隊東方明珠中隊副中隊長,也是張丹青的“帶教師父”。

那時候東方明珠中隊有一個“女警崗組”,駐守世紀大道浦東南路,人稱“浦東第一崗”。重要性不言而喻,難度也不容小覷:車多、人多、複雜情況多、處置要求高。讓許潔敏意外的是,這個“假小子”不到一個星期就出師了:張丹青不但勤學善問,而且毫不怯場,短時間內就把路口情況、車流走向給摸清,並熟練掌握了排堵疏導、違法處理等基本功。

2008年,上海下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雪。午夜1時,大隊啟動應急預案發出加班通知,家住楊浦區的她第一個趕到單位。執勤路上很滑,不少女警摔傷了,早早回到隊里休息。張丹青卻一直值勤到過了飯點才回來,身上滿是泥水。大家問起,她滿不在乎:“我摔了兩跤,摔就摔了唄,起來拍一拍就可以走了。”其實摔了跤之後,張丹青沒有站起來就走,她想到上班高峰即將到來,忍著痛跑到附近商務樓里借來掃帚,把積雪掃乾淨:自己跌倒的地方,不能讓別人再摔跤。

圖說:張丹青

她說:執法者怎麼能後退?

2018年,浦東交警支隊一大隊世紀大道女警中隊成立。從原來的一個崗點到世紀大道沿線10個路口,高峰管理也從原本的1.5小時延長至3小時,翻了一倍。張丹青帶著12名女警、32名女輔警支撐起了這條路的秩序與平安,平均年齡28歲的她們,以早中班交替、一崗6小時的工作模式運轉。

張丹青既是這支隊伍的建設者,也是領頭羊。中隊剛剛籌建的時候,連隊部也沒有,一切從零開始。面對繁瑣細碎的各項事務,她沒有望而卻步。她把女警中隊視作自己的孩子,用心滋養,小心嗬護。中隊營房選址,她反複踏勘、聽取大家的想法和意見。女警中隊從辦公室選址到文具的選擇,都是張丹青深一腳、淺一腳走出來的。

今年3月,一段世紀大道女交警的VLOG短視頻在網上發佈,以女警中隊90後民警周佳靜為代表的“新鮮血液”,在世紀大道浦東南路路口執勤的畫面被網友狂讚:“怎麼可以這麼帥!”而在這些90後小囡的眼裡,師父張丹青才是最帥氣的“女超人”。

女交警黃莉潔至今還記得一次與張丹青執勤的經曆。那天,張丹青攔下一個亂穿馬路的水果商販,聽說要處罰商販立刻青筋暴起,而他手邊就是一把水果刀。張丹青鎮定自若,該批評就批評,該罰款就罰款,執法流程絲毫不亂,氣場讓對方服服帖帖。事後隊友問她:“丹青,當時不怕嗎?”張丹青說:“怎麼不怕?但執法者怎麼能後退?”

在“浦東第一崗”執勤時,張丹青就是全崗組“開單”最多的人,管事率最高。當了中隊長後,為了讓隊員們儘可能多一些時間休息,張丹青每天早晚高峰必然守在路口,中午有整治行動,她也總是一人一崗堅持到底,一站就是兩個多小時。

今年春季一次交通整治中,張丹青攔下一輛逆向行駛的共享單車,要對騎車老漢罰款50元。老漢糾纏一番見張丹青不為所動,竟趁她處理給別人開單時溜了,但他的身份證還在張丹青手裡。

撤崗後,張丹青在路口等到凍僵了老漢也沒回來。兩天后,老漢“反咬一口”投訴張丹青“無故扣押他身份證”。儘管如此,張丹青沒有記恨。她瞭解到老漢沒有固定工作、生活拮據,主動和社區民警上門,協調居委會為老漢爭取到了低保政策。但最後,她還是找到老漢,將罰款“進行到底”。那一刻,老漢握住她的手,含著淚連聲道謝。

圖說:工作中的張丹青。

她期待,有一天能重回崗位

其實,早在今年1月份收到體檢報告時,醫生就通知張丹青盡快複查。

張丹青的身體也早已發出了警報。浦東公安分局政治處主任王淑蘭回憶:“當時,丹青每天回家都說累,她母親催她體檢,但她不是說有重要的勤務任務,就是還有一個晚高峰要守。”因為繁忙的工作,她將複查的時間延至年後。之後又兜兜轉轉了幾家醫院,才最終確診,此時距離拿到體檢報告已過去3個月。

確診患病後,張丹青說,既然要走,也不能丟下一堆爛攤子走,這不是她的行事作風,“最後兩個禮拜,她跟女警的崗組長交代了很多。”一直到預約就診前的半個月,張丹青仍然在崗位上。同為警察的丈夫問她:“你已經這麼嚴重了,不累嗎?”張丹青說:“我設卡兩個小時,我沒覺得累啊,腿酸是正常的。”直到4月17日,確診入院前一天,張丹青站完了最後一崗。

入院後,張丹青依然是那個英姿颯爽的張丹青,樂觀對抗病魔。動手術前,她把長髮剃成短髮,讓丈夫給他拍下許多好看的相片,留作紀念。化療之後,她索性剃成了光頭,買了不同款式的帽子,戴在頭上拍下自拍,發朋友圈讓大家幫她選哪一頂戴著最好看。

“一開始難以接受,平時有什麼困難基本上難不倒我。後來我轉念一想,這是治癒率最高的癌症,我只是要暫時離開崗位而已。”記者見到張丹青時,聊起自己的疾病,她始終面帶微笑,她說,“如果身體允許,領導還願意信任我的話,我非常願意回到這個集體當中。”

新民晚報記者 楊潔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