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隊的夏天》收官 當年的“京城搖滾村”現在啥樣了?
2019年08月11日17:05

原標題:《樂隊的夏天》收官 當年的“京城搖滾村”現在啥樣了?

新京報訊(記者 曹晶瑞)這個夏天,一檔名為《樂隊的夏天》的節目熱播,並在8月10日週六晚完美收官。這檔節目讓搖滾樂、搖滾樂手迎來了真正的夏天,也讓海澱區一個村子重新回到人們的視野——樹村。樹村曾被稱為“京城搖滾村”、“搖滾聖地”,頂峰時近千名搖滾樂手曾租住在這個村子,在痛仰樂隊主唱高虎等搖滾樂手的記憶中,在樹村只與音樂相伴的日子是快樂的,即便當時窮困潦倒。

現在樹村附近清幽的街道。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當年的“京城搖滾村”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新京報記者日前專門去村里轉了轉,樓房、公園、小廣場,顯然,村民的生活已經改變,當年關於搖滾樂的那些事兒也只存留在了村民的記憶里。但您或許不知道,樹村除了是京城有名的“搖滾聖地”,也是一座有著近千年曆史的古老村落。

村民回憶 村里隨處可見身著奇裝異服的搖滾樂手

在地圖上搜索樹村,第一個冒出來的就是樹村公交站,運通123路、特4路都有在樹村設站。下車後,您會發現,所謂的樹村如今已全然沒有了村的樣子。樓房、柏油路、公園、健身廣場……穿著時尚的村民、忙著上班打卡的職工,當年以種田和收幾十塊錢房租為生的村民,早已開啟了全新的生活模式。

供給村民活動的小廣場。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在樹村村委會工作人員的指引下,新京報記者來到名為萬樹園的小區,據說,這裏居住的很多都是樹村後營的村民,他們之前很多都是當年搖滾樂手的房東。記者在一單元門口前,偶遇了正在納涼的陳姓老先生和他的女兒,碰巧的是,他們就是當年樹村後營的村民、搖滾樂手的房東之一。

樹村小花園。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記得,怎麼不記得呢,那會兒淨是留著大長頭髮、穿著奇裝異服、背著各種樂器的年輕人在村子裡出沒。他們有點像夜貓子,經常是白天睡覺、晚上出去上班。反正每天在村子裡都能聽到零散的‘叮叮噹噹’的聲音。我總是半夜等他們全回來,再起來插門(鎖門)。”陳老先生向新京報記者講述起當年有搖滾樂手居住的樹村往事。

陳老先生坦言,他不懂什麼搖滾樂,只知道有這些奇裝異服的年輕人在,他就有房租收。他十幾平米甚至幾平米的小房子就能給他帶來每月幾十塊錢到一兩百塊錢不等的收入。每當“叮叮噹噹”的聲音響徹村子、響徹自家院子時,陳老先生也都欣然接受,即便他對於這些所謂的什麼“重金屬”完全欣賞不來。

閑暇時,陳老先生也和住在自家的樂手們聊過天兒。“他們大多數經濟不富裕,來北京是為了學音樂。住在我們村,一來離音樂學校近,二來房租便宜,可能主要是因為房租便宜吧。”陳老先生說,家庭條件稍好些的樂手主要靠家裡救濟生活,家裡條件困難的便只能靠零零散散的演出掙錢。“我也遇到過以演出為名,半夜將屋子裡的樂器統統搬走,次日就不再回來的年輕人。”

“新來的樂隊基本都在我家房子裡排練,時間長了有點門路的樂隊就不怎麼在家排練了,應該是有專門的排練場所了。”陳老先生的女兒插話說。

樹村村民搬進了新居。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當時樹村很多村民都和陳老先生一樣,主要經濟來源就是種田和收房租。直到2000年,樹村作為“城中村”被納入改造範圍,陸續啟動拆遷。2010年,搖滾樂手們居住的樹村後營也開始改造,家家戶戶的房子拆了,村民搬進了樓房。樹村自然而然也再沒聽到過“叮叮噹噹”的聲音。“其實到後期,也就是2000年至2010年之間,沒等後營拆遷,村里房租漲了,樂手們就已經因為付不起房租,一點點的就都搬走了。”陳老先生回憶說。

當然,樹村也有相當一部分村民和陳老先生不同,他們說,搖滾樂手的入住,讓他們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甚至連家裡的孩子也受這些樂隊的影響,對音樂或是某種樂器充滿了新奇、產生了興趣。“後來,這些年輕人搬走了,村里一下子清靜了,我還真有點不適應呢。”一位村民回憶說。

村民上樓 業餘生活不再只靠搖滾樂點綴

“京城搖滾村”沒有搖滾的聲音了,村民沒有了房租收入靠什麼生活呢?據樹村黨支部副書記許莉介紹,村民搬入樓房後,除了居住環境大大改善,綠化公司、水電站、物業公司等村辦企業基本就已滿足樹村多數村民的就業需求。另外,還有部分村民依然有閑置的房子可以出租。當然,和當年百十來元的房租相比,現在樓房的房租不知翻了多少倍。

如今的樹村有了全新的模樣。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無論是樹村,還是樹村村民的生活,如今都已有了全新的模樣,但用村民的話說,翡翠般的樹村,將永遠留在村民的心裡、記憶里。新京報記者瞭解到,樹村正在整理村誌,關於樹村的點滴將以文字的形式一代代傳下去。

新京報記者 曹晶瑞 攝影 王巍

編輯 唐崢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