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領域的新手媽媽,重返職場談何容易?
2019年08月08日09:15

  來源:返樸 ID:fanpu2019

  《自然·新聞》的調查顯示,美國STEM科研領域的女性工作者在生完第一個孩子後,有半數都無法繼續全職科研工作,這無疑是人類的重大損失。本文提出了四種小規模、低成本、易控製的方法來幫助這些女性重返科研崗位,值得我們借鑒。

  最近,Nature News (《自然·新聞》)發表的一篇文章[1]指出,美國STEM(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領域的女性工作者幾乎有半數在生完第一胎後無法繼續全職工作,或離職,或轉為兼職。儘管STEM領域的男性在升級成爸爸之後也會有相當高的比例選擇辭職,但新手媽媽退出全職工作的概率是爸爸們的兩倍以上。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男女差異”現象?怎樣才能讓情況有所轉變?來自科羅拉多大學的免疫學專業博士後Michele Hoffmann給出了她的建設性意見。

從上面柱狀圖可以看出,STEM領域的新手媽媽留職率遠遠低於新手爸爸 | 資料來源:參考
從上面柱狀圖可以看出,STEM領域的新手媽媽留職率遠遠低於新手爸爸 | 資料來源:參考

  2017年8月,我生下第一胎,是個女孩。八週後,我重返博士後的工作崗位。作為科學領域的一枚新手媽媽,我面臨的挑戰不同以往——開放性的實驗室里沒有專門的母嬰哺乳室,而充滿變數的日常實驗隨時都可能打亂我的哺乳計劃;規律泵奶或者按時上下班幾乎不可能。再加上我所在的BSL-2(bio-safety level-2 ,生物二級安全實驗室)實驗室環境,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還能堅持母乳喂養。

  當然,面對這些困難的並非只有我一人。很幸運,我遇到一群同在STEM領域工作並跟我感同身受的新手媽媽們。我們一起在科羅拉多大學成立了一個名叫“Milk and Cookies”的互助小組,旨在幫助女科學家們安穩渡過成為新手媽媽的第一年。

  我們提出了10種方法讓STEM機構多支援新手媽媽。其中有一些通用方法,包括提供育兒假、設置托兒所、提高薪酬、提供退休金與醫療福利、開設孕產婦心理健康諮詢和提供哺乳服務。要做到這六項,無疑需要大量的成本投入,即便不是政府進行的全國範圍投資,也至少是大規模的機構投資。

  不過,還有另外4種方法可以在較小的範圍內由學生和員工自行製定實施:

  01

  學術會議時帶上家屬護理

  女兒六個月大的時候,我和丈夫(也是一名科學家)要去參加我們的第一次聯席會議。會議提供額外的兒童保育服務,但我們承擔不起每日高達145美元的服務費用。最近,Milk and Cookies小組建立了一項家屬撫養補助金,旨在資助STEM領域的新手爸媽在職業發展需要之時請人護理他們的孩子。我們通過國家科學基金會的多元性和包容性辦公室(the Office of Diversity and Inclusion,ODI)遊說籌集資金,該項目在校園里廣受歡迎,每個系都贊助了一個獎項,每個獎項500美元。這樣一來,與會者在與同行進行學術交流時,護理人員也能在場照看他們的寶寶。

  02

  懷孕意識與實驗室安全

  我這個崗位需要和慢病毒打交道,使用全身輻照器,在電腦前伏案工作,並會接觸到僅限在通風櫥使用的化學品。然而,我從未得到任何關於懷孕期間在實驗室該注意些什麼的建議,於是只能凡事求Google。Milk and Cookies小組近期開始在校園內定期舉辦“懷孕研討會”,深入探討了人力資源分配、實驗室安全、工作人體工程學等主題。我們有來自人力資源、環境健康和安全、公共衛生、公平辦公室以及婦女和性別中心等部門的校園代表為懷孕的員工們答疑解惑,免去大家自行Google之苦。研討會每三個月舉行一次,如此一來,員工自然有機會在孕早期就知曉如何在實驗室環境下“完美應對”懷孕的種種情況。

  03

  設置工作/生活主管

  新手媽媽通常由幾個部門聯合提供援助,並沒有指定的辦公室或相關負責人。從產假剛回歸工作崗位時,每個新手媽媽都面臨著重重困難,而得到的指導都不一樣。新創建一個通曉如何助力女性從孕期過渡到哺乳期的專業崗位,將有效掃除新手媽媽們返崗的巨大障礙。此外這一職位還會倡導大型機構做出某些政策上的改變,如育兒假、校內日托以及製定校內哺乳政策。Milk and Cookies小組目前正在遊說ODI創建此職位。

  04

  社團的力量

  由於STEM領域目前的領導層主要以男性為主,不少取得博士學位的新手媽媽能力被低估,僱傭和晉陞受阻。而我之所以能在以男性主導的領域里感到不那麼孤立無援,絕對要感謝Milk and Cookies小組。這個互助小組提供了一個安全的社交和哺乳場所——無論是小組的會議室還是我們新建的哺乳休息室——都配有沙發、冰箱和足夠多個寶媽同一時間段哺乳的空間。這為我們減輕了預訂不到哺乳室的壓力,同時還提供了一個全新的社交環境。我們還開設了系列演講,涵蓋了嬰兒睡眠到孕產婦心理健康以及盆底治療等相關內容。這個社團不僅緩解了我重返職場的壓力,也讓我結交了很多新朋友。而我們的目標正是想讓新手媽媽們知道:她們並不孤單。

  STEM領域中的大部分女性工作者會在職業生涯開始不久時懷孕生子,且留職率堪憂,這極大地改變了助理教授、教授和其他高級科學家的組成結構和文化。據報導,現有全職教授中,女性不足三分之一。新手父母的增加還在使這一比例不斷下降。此外,在處於職業生涯初期的女科學家中,找不到兼顧家庭和科研的榜樣,且數十年來,科研領域男女佔比差異過大,父母角色的失衡的現象也始終存在(可回顧《14比28:榜樣的力量 | 女科學家去哪兒了》)。像Milk and Cookies小組這樣規模較小、易於管理、成本可控的組織或許是個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法,至少是一種好的嚐試,幫助女性在STEM領域得到更多的支援。

  《返樸》,致力好科普。國際著名物理學家文小剛與生物學家顏寧聯袂擔任總編,與幾十位學者組成的編委會一起,與你共同求索。關注《返樸》(微信號:fanpu2019)參與更多討論。二次轉載或合作請聯繫fanpu2019@outlook.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