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戰B站的喬碧蘿再次被封殺,以後我們還會被奶奶騙嗎?
2019年08月06日18:45

原標題:轉戰B站的喬碧蘿再次被封殺,以後我們還會被奶奶騙嗎? 來源:新浪財經-自媒體綜合

原標題:轉戰B站的喬碧蘿再次被封殺,以後我們還會被奶奶騙嗎? 來源:qq.com

喬碧蘿殿下又被封了!8月1日在鬥魚被封停後,8月4日,喬碧蘿轉戰B站直播,也被B站永久封停。

先來回顧“蘿莉變大媽”事件的基本劇情:

7月23日晚11點,鬥魚不露臉主播“喬碧蘿殿下”在與另一主播連線pk時,因為軟件“bug”,遮擋頭部的動漫圖像消失,素顏面孔直接暴露在鏡頭面前。素顏與美照過大的差異,對粉絲造成了巨大沖擊,一時間喬碧蘿成為了群嘲對象。

“頭像bug”事件發生之後,喬碧蘿的關注度節節攀升,一週之內鬥魚粉絲破八十萬,並登上了鬥魚熱搜榜、微博熱搜榜和知乎熱門話題。而在此之前,她還只是一個粉絲未過十萬的小透明主播。

7月30日,喬碧蘿公開宣稱這是一次與經紀公司共同策劃的行為——想要靠“蘿莉變大媽”的荒誕博眼球賺流量,利用賣蠢的方式,迎合大眾審蠢的需求。

其實,這樣的“自毀式”營銷套路早已屢見不鮮,然而大眾似乎依舊買單。圍觀“喬奶奶”的鬧劇之餘,小騰老師也好奇,為什麼“喬碧蘿式”的營銷就這麼吸睛?當我們吃瓜時,又是什麼心理在作祟?

爆火的“網醜”

網紅,作為依靠互聯網平台成長起來的草根明星,往往在受到網民廣泛關注和討論後爆火,走的是不同於演員歌手的自下而上的路線。自互聯網普及起,就不乏有普通人因為語言、行為、相貌等方面具有某些特質,加之網絡放大,意外成為網紅。很快,網絡投機者們從中看到了商機。他們通過主動下場策劃、量身打造人設,推動依靠關注度實現流量變現的網紅經濟走向成熟。

隨著社交媒體、電商平台、直播、短視頻等多個平台渠道被打通,網紅的生產由單個打造向批量生產轉變,逐漸形成了多元化、體系化的模式。在MCN模式興起的情況下,每一個百萬、千萬級流量的網紅人物背後都有著強大的策劃團隊。而越來越多的人投身於由網紅衍生出來的內容創作產業鏈之中,網紅孵化公司對網紅進行專業的包裝,再通過供應商、電商、廣告商等對其積攢的流量進行變現,從而實現產業閉環。網紅從一種可遇而不可求的偶然性事件演變成了可預測的常態性產業。

如果複盤網紅經濟,你會發現人設是打造網紅的核心。不論是“百年難得一遇”的“網美”,還是愚蠢而不自知的“網醜”,歸根結底都是打造差異性人設。擁有高辨識度人設意味著你的網紅進階之路已經成功大半。而如今,姣好的面容、曼妙的身姿、端莊的舉止已經不足以引起大眾的關注,能夠在流量池中掀風起浪的往往是因為奇葩另類、譁眾取寵——“蠢醜”人設才是當今流量社會的吸睛法寶。

靠著搞怪、另類博出位的網紅屢見不鮮,從因在網絡上發表雷人言論而走紅的國內第一代網紅“鳳姐”羅玉鳳;到過度整容、高調炫富的“蛇精男”劉梓晨以及用馬克筆畫眉、魔性自黑式化妝的段子手艾克裡裡;當然還有蘿莉音“大媽”臉的喬碧蘿殿下……

從他們的“發家史”可以看出,靠著黑粉打開知名度後再進行洗白變現是網紅營銷的慣用套路。流量經濟的變現機製以及網民們的審醜狂歡為“網醜”們的湧現創造了條件。

這些靠著“蠢醜”人設出位的網紅們一夜爆火成為網絡流量暴發戶,在其短暫的生命週期里快速吸金。“網醜”們能夠抓住公眾眼球的時間有限,當公眾將興趣轉向別處時不免落得蕭條離場的處境。但“網醜”們的黯淡落幕並不代表著這一行業的衰敗,正相反,其背後那隻“看不見的手”正在愈發壯大。

隱身的推手

網紅越紅,其背後的影子越暗,網絡推手就是藏身其中的操縱者。

快餐經濟時代,熱點事件向來都是轉瞬即逝,公眾放在你身上的注意力下一秒鍾就可能會轉移殆盡。對於網紅的幕後團隊來說,速戰速決才是最佳的作戰方針。選擇營造“蠢醜”人設乍一看可能不太明智,但對於網絡推手來說卻是製勝法寶。

所謂:“聲妓晚景從良,一世煙花無礙;貞婦白頭失守,半生清苦俱非。”正面人設的樹立通常是一個漫長而艱難的過程,需要有充足的資源和高階的危機公關能力,聯想那些曾經因完美人設崩塌而被拉下神壇的明星便可窺見這其中難度。而“蠢醜”人設卻恰恰相反。只需要安排一場巧妙的營銷事件,在一擁而上的自媒體營銷號和吃瓜群眾的配合下熱度就會被瞬間點燃,因此積累“黑流量”比“紅流量”容易得多。面對“網醜”,看客普遍懷著一種複雜的心態,但推手們並不會在意網民為何關注,欣賞讚美也好、諷刺戲謔也罷,只要能博得眼球賺得流量,目的就已達到。

“自毀式”營銷屢試不爽。打臉、掉碼、當眾出醜,看人滑稽而拙劣的表演已經成為了大眾自我滿足產生快感的特效藥。與費勁心思設計創意以及漫長的鋪墊孵化相比,自毀式營銷簡單粗暴、直戳大眾痛點。相應的,其利益的轉化模式也同樣簡單粗暴,月經式的爆紅週期與快速的吸金大法,使得自毀式營銷百試不爽。

這一次喬碧蘿和她的幕後團隊就通過一場看似失誤的“事故”炮製了一出“蘿莉變大媽”的公眾狂歡。粉絲和圍觀路人紛紛湧入其直播間、微博等社交平台,在罵聲、戲謔聲中喬碧蘿的熱度實現了爆破式的增長,喬碧蘿對於流量規則的試探確實成功了。網紅背後的策劃團隊故意設計網紅的愚蠢行為引得公眾的嘲諷攻擊,成為慣用的炒作套路。公眾群起而攻之並為之自鳴得意時,恰好是中了落入了他們的圈套。對於推手們來說,在這樣一個審蠢的年代,流量高於一切,沒有人在意是紅流量還是黑流量,除了最終落寞退場的那個被推手們拋棄的網紅和他的人設。無論過程怎樣,只要能夠賺足流量,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又一次可以載入成就史的勝仗。

自願上鉤的娛民

回到喬碧蘿“頭像bug”事件。蘿莉變大媽之後,粉絲量不降反升,封號之前已破百萬。在關注喬碧蘿賬號時,觀眾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觀眾就是會為這種“蠢醜”人設買賬?

審蠢:審視那個當眾出糗的人

在化妝術如此發達和直播軟件濾鏡普遍應用的今天,女主播們的形像其實從未獲得過大眾的信任。直播間作為女主播單獨在場而廣大群眾無法在場的領域,與現實早已割裂開來,兩者之間存在斷層。而當掉皮事件在直播間發生,直播間與現實之間的斷層忽然消失——女主播的“蠢”使現實中的“醜”湧進直播間將“美”覆蓋。“蠢”與“醜”的碰撞入侵勢必會帶來大眾狂歡:審蠢與審醜一直是網民快樂的源泉。

網民“審蠢”的對象,不僅是喬碧蘿本身,還有喬碧蘿的粉絲:不慎使真實的自己出現在直播間里,是網民眼中喬碧蘿的“蠢”;相信濾鏡與美顏,相信互聯網幻象,是網民眼中喬碧蘿粉絲的蠢。

審蠢,是在公共場所中圍觀者對出醜者的審視。

審蠢的背後,首先是一種獵奇心理。弗洛伊德說,新奇始終是快樂的源泉。自稱為美女的喬碧蘿“掉皮”而不自知,對於在社交網絡上時刻注意人設的網友們來說是一件罕見的事情,因此能迅速點燃麻木而無聊的網絡,引發大眾圍觀。

其次,愚蠢的出醜者能夠帶給審蠢的圍觀者一種心理上的優越感。

喬碧蘿對“掉皮”毫不知情的視頻和曾經相信喬碧蘿美顏的粉絲註銷改名的事件,都在網絡上廣為傳播,而評論中最多的表情就是捂臉笑——笑蠢人,笑蠢事,笑曾經為蠢人買單的蠢粉絲。在笑“蠢”的同時,大眾獲得了對自我的認同感和滿足感,自我感覺飆升後,表達欲越發旺盛,對事件的討論也越發升級。但在笑他人時,大眾或許該思考,在濾鏡升級和AI換臉入局的當下,真的有人能夠完全拒絕充滿欺騙性與迷惑性的虛擬面孔嗎?喬碧蘿雖已掉皮,而未掉皮的千千萬萬人還藏在網絡里。

審醜:趨醜而行的需求旺盛

與喬碧蘿隨機連線pk的主播晴子mix因為未瞭解過喬碧蘿的日常,因此在連線開始時並未對其外貌表示訝異。這側面表現了,喬碧蘿以其本身的長相做主播也不足為奇,畢竟網絡紅人中不乏有勵誌老阿姨。大眾眼中喬碧蘿的“醜”,是在與其發佈過的美照映襯下的外貌。審醜的背後,是受欺騙的憤怒。但互聯網上“醜”並不是壞事——喬碧蘿鬥魚賬號粉絲暴漲的背後,醜顏功不可沒。

審醜藏著網民對“美”的逆反心理。與亞文化共同成長的這一代網民,一直在逆主流而行。

如今,社交網絡上美女頻出,朋友圈里美圖遍地,美已成為互聯網主流。日常化、模式化的事情總是讓人生疲,千篇一律的長相令人乏味,於是網民反而樂意將注意力投向別具一格的“醜”方,趨醜而行。喬碧蘿的“醜”顏出露,是對網友審醜需求的彌補。社交網絡上的審醜狂歡是網絡大眾“離經叛道”的反向審美的表徵,是對於單一審美標準的挑戰以及在這樣的秩序之下尋求一種另類與打破常規的企圖。

除此之外,“醜”圖還是Z世代不可缺少的社交貨幣。

社交網絡上,花好月圓美人美景圖已經成為中老年人專屬表情包,從張學友罵人到花澤香菜大笑再到金館長才是屬於年輕人的圖庫。這些醜圖的運用總是能引發眾“哈哈”,在調節社交氣氛的同時增強圈層認同感。在事件發生後,關於喬碧蘿的表情包也一湧而出,成為最新鮮的社交道具。

中老年表情包 VS Z時代表情包

“醜”視頻也是鬼畜一代急需的娛樂素材。美經不起調侃——這也許是蔡徐坤狀告B站的原因;但醜卻可以被無止境地再加工、再利用,而不會引起任何一方的不滿。喬碧蘿直播視頻已經成為日前B站鬼畜視頻最火的素材。

“自毀式”營銷,還能保質多久?

儘管已經被多個平台封號,但喬碧蘿會涼涼嗎?不,她的流量變現之路才剛剛開始。目前,她已在微博上為自己創造#非著名職業段子手#的話題,似乎要向網紅段子手行進。“網醜”到底如何變現,是大眾永遠無法預測的事情,但已經被頂級流量包圍的她們並不會憂愁。自信的鳳姐剛出現在大眾目光里時,誰也不會想到她能參與各大綜藝節目,最終走上融資創業當老闆的道路。

在又一個“網醜”爆紅的同時,觀眾或許應該開始思考,對於推手策醜、網紅露醜的套路,要買單到何時。對於大型互聯網事件,觀眾其實已經開始學會質疑,例如在坤倫大戰中,後續批評微博營銷的不在少數。這個夏天營銷大招頻發,表明各平台已進入爭相搶奪利益空間的階段,後續爭奪只會更加激烈。或許珍惜注意力資源,是一句在任何網絡事件中都適用的忠告,但卻並不符合網絡原住民們的習性。

難道非要等到複盤時,我們才會變聰明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