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僧釋永旭四宗罪:涉敲詐勒索 占4間大殿已被清退
2019年08月06日04:17

  原標題:武僧釋永旭四宗罪:涉敲詐勒索 占4間大殿已被清退

  “武僧”釋永旭到底幹了什麼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赴偃師、登封等地深入調查試圖揭開真相

  23年前,釋永旭在師兄兼師父的釋永亭介紹下,走進河南偃師。

  23年後,他因涉嫌“惡勢力”被逮捕。

  從目前公開的信息可看到:釋永旭,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師弟,偃師市佛教協會會長,偃師市政協委員。不過,當偃師警方於7月30日發佈通告,將於8月1日在偃師大口鎮舉行公開指認現場暨檢舉揭發動員大會那一刻起,釋永旭已跌入“涉黑惡”漩渦。

  23年間,釋永旭到底幹了什麼?連日來,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在偃師、登封等地進行了深入調查。

原少林寺法物流通處。
原少林寺法物流通處。

  風暴來臨

  先是武校被關停後因涉黑惡被逮捕

  5月13日晚11點,正在家中休息的釋永旭,突然接到河南宜陽警方的通知,因涉嫌敲詐勒索,他被監視居住。

  家人對此很關心,釋永旭卻給出一句話:沒什麼大事。

  對於他來說,這確實不是大事。早在2018年12月,他已被警方詢問過。當時,警方要求釋永旭對過往有所交代,他堅稱自己“沒幹過什麼事”。

  對於他來說,“監視居住”不過是警方的又一次“把戲”。

  然而,形勢急轉直下。

  6月16日中午11時,因涉嫌敲詐勒索罪,宜陽警方對釋永旭予以拘留。

  7月23日16時,經檢方審查,釋永旭被依法逮捕。

  釋永旭家人很慌張,上一次出現這種情況,還是今年4月。

  當時,釋永旭所辦少林寺禪武學校,因相關證件不足,被登封市有關部門關停。校內學生,不得不遷往其他有辦學資質的武校。

釋永旭位於大口鎮的住宅被查封。
釋永旭位於大口鎮的住宅被查封。

  釋永旭幹了什麼?

  多方打聽後,親屬們得到了一個準確信息:釋永旭涉黑惡。

  7月30日,河南偃師市公安局發佈通報,稱當地擬定於8月1日上午召開釋永旭涉黑惡犯罪團夥16名主要成員公開指認現場暨揭發檢舉動員大會,但後來這一活動取消。

  對於釋永旭和他家人來說,風暴來臨。

  離家討生

  沿路乞討到少林剃度出家拜師學武

  河南鄧州,位於中原大地西南角,素有中原天府、丹水明珠之稱。

  1969年,王雲生出生在鄧州九龍鄉,那是一個普通農村家庭。

  “半大小子,吃窮老子”。

  對於家裡來說,王雲生的出生,喜慶中也帶來了一絲陰霾。因為在他之前,家裡已經有了3個哥哥,最大的一個,比他大近10歲。

  大哥王雲鵬眼中,老四雲生是一個很有頭腦的人,兄弟四個中,父母最喜歡的也是雲生。

  “他為什麼出家?”家人至今沒想明白,王雲生會成為出家人。

  16歲時,初中畢業,王雲生沒有選擇繼續學業。他沿路乞討,一路從鄧州走到嵩山,見到了當時少林寺方丈行政法師。

  後來,王雲生剃度出家,取名釋永旭。

  當時,只有少林寺方丈釋永信是早他4年入門的師兄。

  在少林寺中,釋永旭年紀小,是外來戶,被欺負是常事。

  為保護自己,他求師兄釋永亭教自己功夫,並磕頭認了對方當師父。

  釋永亭曾經問過釋永旭為什麼會出家,釋永旭說,因為窮。

  王雲鵬說,在某一年過年時,他曾經和釋永旭有過一次談心,當時他也問過類似的問題,釋永旭說“都是為了活下去”。

  第一桶金

  承包法物流通處兩個哥哥為他送貨

  1988年,釋永旭19歲。

  他再次發揮自己的聰明頭腦,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二件大事:承包少林寺的法物流通處。

  釋永旭的行為,在家人眼裡其實並不被理解。

  王雲鵬說,釋永旭承包法物流通處時,家裡人曾反對過,但釋永旭卻一意孤行。

  然而三年後,釋永旭的二哥王雲龍,開始專職為他運送貨物前往少林。1995年,釋永旭的三哥王雲雷也加入了這個行列。

  1996年左右,釋永旭的人生再次發生改變,由於部分原因,他不再列席少林寺管委會,在寺裡也不再擔任職務。

  他,開始另謀出路。

  而師兄兼師父的釋永亭在此時向他提出了一個建議,去偃師。

  釋永亭於1986年還俗結婚,回到了家鄉偃師大口鎮。釋永旭一直和他保持著聯繫,逢年過節禮物必不可少,平時也經常前往釋永亭處,請對方繼續指點功夫。

  也就是在這個過程中,釋永旭認識了警方公佈16人名單中的袁明山等人。

  袁明山、袁紀軍、袁占京、袁銀保、袁文鋒、袁林通6人,均來自偃師大口鎮袁寨村,其中袁明山是釋永亭的同學,也是袁寨村的村主任。

  經過多次考察,釋永旭終於選定了當時位於牛心山的奶奶廟,作為自己新的根據地。

  捲入是非

  限製灌溉打村民哥哥稱其無錢很窮

  來到偃師後,釋永旭的事業蒸蒸日上,修路、包山、蓋房、開武校,無往不利。

  社會地位也逐年提高,他先後擔任偃師市佛教協會副會長、會長,隨後更是成為偃師市政協委員。2012年時,釋永旭曾出資1萬餘元,為大口鄉敬老院老人捐贈46套過冬棉衣。

  然而,隨著地位與財富的提升,釋永旭的麻煩也隨之而來。

  母親所居住的依山別墅、龍口寨村民所指控的限製灌溉、多人稱曾被釋永旭毆打……負面新聞不一而足。

  對於這些事,釋永旭的家人另有說法。

  王雲鵬說,母親所住的別墅,並非釋永旭所有,而是當時承包林場時就在那裡,釋永旭只是後來對其進行了翻修,目前,該別墅仍有漏水的地方。

  而限製村民灌溉,在王雲鵬看來更是無稽之談,他說,如果真的限製了一百多畝土地的灌溉,為何村里不站出來阻止?

  王雲鵬說,毆打村民則是部分人信口開河,“我們是法治社會,如果真的是像他們說的,打了人還砍傷了人,為什麼警察不管?為什麼現在釋永旭的拘留通知是敲詐勒索?”

  在王雲鵬看來,釋永旭是一個很窮的人。

  “他2008年第二次翻修牛心山上的洪江寺(原奶奶廟)的時候,錢都拿不出來,當時還是和家裡借錢,同時又向銀行貸款才能夠動工。”

  王雲鵬稱,釋永旭當時曾向偃師某銀行貸款300萬,目前仍未還清。

  對於釋永旭的禪武學校,王雲鵬表示,由於地理位置偏僻,其實並未有過多少收入。“他就是當初在焦村承包的那個礦掙了些錢,當時這個礦經營了8個月,就被永煤集團收購了,掙了幾百萬。”

  涉四宗罪

  修房涉敲詐勒索占4間大殿已被清退

  釋永旭的律師告訴王雲鵬,釋永旭所牽扯的案件一共四宗。

  第一宗是房屋糾紛。釋永旭曾租住了一名姓田的人的房子,當時房子漏水,釋永旭就叫房東修葺,房東並未理睬,最後釋永旭自己出資修葺,並讓房東補償修葺的錢,警方認為釋永旭涉嫌敲詐勒索。

  第二宗案件,與一個寺廟有關。一名楊姓女子曾向釋永旭借款300萬,到期未歸還,釋永旭根據借款合同,用楊姓女子的寺廟作了抵押。

  第三宗案件,則是與少林寺有關,不過王雲鵬表示具體什麼事件他並未瞭解清楚。

  最後一宗案件,則是一個姓雷的人舉報釋永旭敲詐勒索。

  不過,警方並未證實相應問題。

  關於少林寺與釋永旭之間的問題,據一名在少林寺出家超過25年的老僧人介紹,其實是源自寺內的4間大殿。

  這名僧人表示,釋永旭在離開少林後,仍舊佔據著少林寺裡包括文殊殿在內的4間大殿。

  老僧人表示,釋永旭曾經要求寺裡給他300萬,不然絕不搬出。而寺裡一直沒有同意,因此這四間大殿也一直被釋永旭所控製。

  8月3日,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看到,少林寺在登封警方的協助下完成了對文殊殿的清理。

  關於300萬的說法,王雲鵬也進行了確認,不過內容卻不同。

  他表示,這300萬,其實是少林寺購買殿內貨物的支出,“少林寺只願意出100萬,釋永旭要300萬,雙方因為價格問題談不攏。”

  王雲鵬不明白,這四起案件與敲詐勒索有什麼關係,“都有合同和協議,怎麼是敲詐勒索?”

  霧裡看花

  嫌疑人各有罪名實情警方未作答覆

  在偃師警方所公佈的16人犯罪名單中,釋永旭被指敲詐勒索,王雲龍被指尋釁滋事,王雲雷被指聚眾鬥毆,袁明山被指聚眾擾亂公共秩序,袁林通被指非法拘禁,袁紀軍、袁占京、袁文鋒三人均被指尋釁滋事,袁銀保被指敲詐勒索,溫建鋒被指尋釁滋事,其他人的罪名暫不清楚。

  然而,具體他們是如何在釋永旭的帶領下,進行有組織犯罪,警方並未給予相關答覆。

  袁林通的哥哥袁林道認為,弟弟被指非法拘禁,其實是由於10餘年前的一場洪江寺的廟會抓小偷。

  袁林道說,當時這個小偷劃破了袁林通妻子的口袋,袁林通抓住小偷後,將其關進了洪江寺的一個房間。後來,小偷報警,袁林道被拘留。

  然而,關於此事,警方依然沒有證實。

  有關釋永旭的涉黑案件,就像是一個黑洞,神秘莫測,透不出一絲光亮。

  來源:華西都市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