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淳:只做好演員,很純粹
2019年08月06日06:42

原標題:杜淳:只做好演員,很純粹

掃一掃 看視頻

  為了拍《無主之城》,杜淳4個月瘦了16斤,主要靠少吃。而杜淳的媽媽也“特別狠”,從來不說讓他多吃點、多睡點,說的是“多出去拍戲,別在北京待著”。

  有這麼勵誌的媽媽,出道15年的杜淳,演過的角色“譜系”十分齊全:古裝劇,有《漢武大帝》中的青年漢武帝、《大漢天子2》中的李勇、《大漢情緣之雲中歌》中的孟玨;紅色經典,有《51號兵站》中的梁宏、《敵營十八年》中的江波;年代劇,有《走西口》中的田青;都市情感劇,有《北京青年》中的何北、《我的經濟適用男》中的馮誌豪、《女不強大天不容》中的呂方成……

  而《無主之城》,補上了懸疑劇的空缺。這是一部“暴風雪山莊”式的類型劇,杜淳演的男一號羅燃是一名退役警察,為了探尋大學教授梁冬神秘身亡的真相,登上一列觀光列車,火車卻突發意外進入一座廢棄空城……

  杜淳覺得,這不是轉型,而是終於“是我”:“剛出道時,會演一些很陽光的角色,後來演被老婆、丈母娘欺負的好男人……羅燃終於回歸。他有正義、英雄主義的一面,但又不是中規中矩,還有一些不羈的感覺。”

  2003年,杜淳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當時的演員生態和現在不同,杜淳回憶:“那會兒出去見劇組,導演面試問,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大專還是本科?”20歲出頭的杜淳,演的大多是30多歲的角色,最大的一個兒子都8歲了。他覺得自己很占便宜,“那時候男孩長得太年輕會無戲可演,我長得沒那麼嫩,偏老相。”

  2005年,杜淳遇到了人生第一部大戲《漢武大帝》,飾演青年漢武帝。其實試戲的時候,他試的是反面人物劉謙,“當時緊張壞了,粘著頭套,穿著古裝,在一個辦公室里演”。過完春節回到劇組,杜淳意外地發現,自己換上了漢武帝年輕時候的衣服。

  “這部戲的演員都是藝術家,焦晃老師、陳寶國老師……我要去學習,就自己備一個小椅子,沒我的戲也去現場坐著看。”就這一部戲,教會了杜淳怎麼演戲,“學了4年表演,發現學校里教的東西用不上。剛去的時候天天被罵,演不出來,達不到導演要求。拍完之後知道了,哦,原來應該這麼用。”

  現在回憶,杜淳覺得,演不好,歸根到底還是太年輕,沒有閱曆、沒有挫折,演人物就是不夠豐滿,演什麼都像自己,“有的東西必須隨著年齡一點點增長、一點點積累。等到三四十歲,演任何角色,就都可以把你的真實的人生情感添加進去。”

  “我出道的時候,更多演一些比較正的劇,然後演生活劇,前幾年又演了偶像劇,現在又演類型劇。從來沒演過警察,最近連續演了三四個。”杜淳笑著說,年輕人應該演偶像劇,“到我這歲數,想演也沒人找我啊。”

  羅燃是男一號,但杜淳覺得不好演,“符號性太強、功能性太強,他代表的是正義、英雄、無私、奉獻。這是一個神,但觀眾喜歡看人”。於是,他在演的時候“儘量往回收一些”,暴露出人物的缺點。

  比如,有一場戲是劇中女性角色江雪要吃藥,羅燃懷疑她,不許她吃。“很多人不喜歡這段。當時導演跟我聊,要不要改掉這個情節。我說不改,我覺得你是嫌疑人,我就應該這麼做。有的演員會‘保護角色’,害怕觀眾不喜歡,但我不會”。

  杜淳說自己沒有偶像,但很喜歡張譯、段奕宏這樣的演員,“他們的世界里只有演戲,只把演員做好,很純粹。”在杜淳看來,一個人只能專一門:“曾經有個演員想跟管虎學做導演,管虎說,我就一個要求,從今天開始,一個戲都不要演了,就跟我學導演。”

  所以,杜淳誠懇地表示,自己當不了導演,決定好好做一個演員。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8月06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