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場驚心動魄的香港金融戰 到今天整整21年
2019年08月05日17:49

  港股怎麼了?四天暴跌2000點!那場驚心動魄的香港保衛戰,到今天整整21年!

  中國基金報 泰勒

  香港不平靜,近日來,恒生指數已經連續四天下跌2000點(新浪財經註:恒生指數四天累計下跌2000點),財政司司長髮文警告,香港陷入衰退的風險正逐步增大。

  而21年前的今天,香港也經曆了一場危機。

  港股恒指跌2.85%

  創1月以來新低

  今日開盤,港股恒指低開1.63%,隨後跌幅擴大至3%,逼近26000點。截至收盤,恒指跌2.85%,報26151.32點;國企指數跌2.58%,報10081.64點;紅籌指數跌2.46%,報4102.22點。

  恒生指數收盤創1月以來新低。地產股、科技股跌幅居前,新鴻基地產、長實集團均跌超5%,騰訊控股跌逾4%。

  而這已經是港股連續四天下跌,跌幅近2000點。

  香港財政司司長:

  香港陷入衰退的風險正逐步增大

  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今日(5日)隨同特首林鄭月娥見記者時表示,香港經濟面臨嚴重處境及下行壓力,對外要面對中美貿易摩擦升溫、全球經濟增長低迷、英國脫歐等不確定因素;對內面臨經濟負增長、進出口下跌加快,投資、零售、飲食等行業同樣困難。陳茂波指,這段時間本地鋪頭、酒樓、零售等生意受影響,甚至被逼停業,民生經濟受影響。

  陳茂波表示,過去這幾年比較安穩的生活是獅子山下香港人努力的成果,若將700萬人的安穩生活作為籌碼,很容易將香港推向不歸路。陳茂波又說,政府明白市民對政府推條例修訂及施政不滿意,如特首所指,政府今後會多聆聽、與不同業界溝通、改善自己。他呼籲大家在做出行動之前要停一停想一想。

  4日,陳茂波發表網誌。陳茂波指出,目前香港經濟面對嚴峻處境,陷入衰退的風險正逐步增大。他希望示威者表達訴求時要三思,不要影響社會安寧及市民生活,更不要破壞社會秩序及治安。

  陳茂波表示,暴力衝擊正逐步蠶食市民及國際社會對香港未來信心,影響外商來港經商及投資意欲,亦影響到民生和香港賴以成功的根基,傷及經濟元氣。

  21年前那場驚心動魄的香港保衛戰

  21年前的今天,對香港人來說同樣驚心動魄。

  這一天,香港和國際金融大鱷進行了首次對決。一番驚濤駭浪之後,香港獲得慘勝。

  當年,以索羅斯為代表的金融大鱷,突襲了亞洲,製造了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一度風光無限的泰國、馬來西亞、印尼、韓國相繼倒下。但在香港,他們遭到了挫敗。

  因為香港的背後,站著中國大陸。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索羅斯在全球範圍內,掀起了一場金融戰爭,狙擊各國貨幣,所到國家對他都恨之入骨。

  1992,索羅斯首次出手狙擊英鎊,擊垮英格蘭銀行,拿下第一滴血。旗下量子基金名聲大振,索羅斯淨賺10億美元。

1994。成功狙擊墨西哥比索,使整個墨西哥金融體系倒退5年。

1997,量子基金最風光的一年,在東南亞各國沉浸在資本盛宴中時,索羅斯在瞬息之間攻陷泰國,僅當天泰銖兌美元彙率就暴挫逾17%,外彙及其他金融市場也隨之陷入混亂。

隨後索羅斯轉頭攻擊印尼、菲律賓、緬甸、馬來西亞等與泰國經濟連帶較深的國家,同樣屢戰屢勝。外界推測這一戰,索羅斯淨賺一百多億美元。

  而到了1998年,在一波帶走亞洲四小虎之後,實力空前強大的索羅斯將最後的目光,落在了亞洲金融中心,剛剛回歸中國不久的香港,企圖做空港幣。

  隨後,以索羅斯量子基金為首的國際投機集團和以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爆發了一場空前慘烈的香港金融保衛戰。這一經典戰役,也成為現代金融史上,最激動人心和波瀾壯闊的一頁。

  1997年上半年起,索羅斯集合旗下量子基金、老虎基金、宏觀對衝基金等分工合作,並與見血跟風的各路國際炒家結成同盟,利用彙市、股市、期市之間的密切聯繫和杠杆效應,充分運作“聲東擊西”、“立體投機”戰略戰術,先在彙市拆借大量港幣,然後在股市通過券商從世界各地秘密買入港股或借入成分股,一路拉升股市、彙市,同時在股指期貨市場暗中建倉累積空單。

  1997年隨著回歸日益臨近,國際炒家已在全球範圍製造輿論,超前大肆透支利好。恒生指數被反複熱炒,至8月7日盤中登頂16820.3點,收盤16673 點創曆史新高;此外,樓市彙市均熱得冒煙。

  對於那段日子,《經濟參考報》研究室主任葉奇元的印象很深。從1996年到1999年,他一直是新華社駐香港分社的記者。因為是經濟專業出身,葉奇元被分配跑金融、股市和期市里的新聞,恰好見證了回歸前後的繁榮景象。他記得,香港股票交易所有個有趣的規定,恒生指數每上漲一千點,大家就要在交易大廳里開一瓶香檳以示慶祝。回歸前短短七八個月裡,葉奇元就趕上了3回開香檳場面,酒沫噴薄而出,又喜滋滋地順著瓶口流下。到了1997年8月14日,恒指更是高衝16497點。

  但此時東南亞經濟危機的風潮已經漫捲開來。繼泰銖垮癱之後,菲律賓比索、印尼盾、新台幣、港元都成了國際炒家和投機者貪婪覬覦的標靶。7月中旬,菲律賓比索貶值;8月中旬,印尼盾宣佈自由浮動。不過,想狙擊港元卻沒那麼容易。大量拋售港元的市場活動一旦出現,香港貨幣發行局的自動調節機製便會啟動,抽高銀行利率,炒家借沽港元的成本大增,自然損手離場。

  面對國際炒家的來勢洶洶,時任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任誌剛最初選擇了用“拉高利率,抽高息口”來應對。一邊買入炒家拋售的港幣,同時抽緊銀根,收緊向香港各銀行發放的貸款,拉高拆借成本。這一招在被金管局拿來對付國際炒家時曾經屢屢奏效。任誌剛也因此得了個稱謂:“任一招”。

  為了避免港元受到狙擊,抬高投機成本,香港金管局宣佈,將不再採用6.25%的官方貼現率向那些借款過多的銀行提供資金,而是要根據情況以懲罰性的利率來調整資金。這一決定導致銀行同業市場利率驟升,一度飆升至300%。時任財政司司長曾蔭權在會見媒體時表示,維持聯繫彙率是港府首要目標,為了這一目標而導致利息飆升,屬無可避免,並強調港元目前已是處於曆史最強水平。

  兩次三番試探性攻擊下來,國際炒家並沒有占到便宜。穩健的貨幣製度和高達八九百億美元的外彙儲備成為港元的堅強後盾。炒家們沒有辦法又不甘心,只能繼續躲在暗處觀望,積蓄力量,伺機出手。

  然而,“任一招”並非萬全之策。

  金融市場上有個一般性規律,高息勢必影響股市。高息打壓股市的因素很多,最顯而易見的是,如果利率上浮,說明把錢存在銀行收益將會增加,在股市等方面的投資便會減少。“任一招”將利率一度扯高至280厘,自然會重創股市。

  果然,10月23日,香港股市迎來了“黑色星期四”。交易所的電子屏幕上一片赤紅,市場拋盤如潮(香港股市與內地股市恰好相反,綠色代表上漲,紅色代表下跌)。當天,恒指大跌1211點,跌幅達到10.4%。然而事情並未就此完結,10月28日,恒指更是暴跌1438.31點,日跌幅深達13.7%,報收9059.89點。

  精明的國際炒家在屢次攻擊港元失敗後,發現了“任一招”的死穴所在——攻擊港幣彙率,會逼迫港府拉高利率,而利率高企必將打壓股市。這樣,彙率、利率和股市之間就形成了一個解不開的死局。

  “任一招”這次並沒有成功抵擋住索羅斯做空港幣的攻勢。11月以後,恒生指數一路狂泄,到1998年8月,一度創下了6660點的低點;香港房地產價格暴跌了將近50%。香港面臨開埠以來最沉重的打擊,也迎來了香港金融發展史上的危機時刻。

  1998年8月,機會來了,數字顯示,香港第二季出現5%的經濟負增長,失業率上升至4.8%,還有諸多人民幣貶值、港元與美元就要脫勾的謠言。

  於是,隆隆炮聲再起。

  8月5日,對衝基金拋售港元,香港金管局承接了其中大部分,索羅斯們無利而返。

  “聯合軍團”發起總攻,首先在外彙市場利用即期交易拋空港元,僅8月5至7日便集中拋售460億港元,同時賣出港元遠期合約。港股8月6日開盤下跌近100點,全日數次下滑並以最低位7254點收市,下挫212點跌3%。各大銀行門前迅速排滿百餘年不見的擠兌長龍,迫使港府為捍衛聯繫彙率而急劇提高拆息和銀行利率,導致股市和恒生指數期貨因“加息”而進一步下跌。

  緊接著“聯合軍團”順勢將先前佈局的港股和融券借入的成分股瘋狂拋出,集中打壓恒生指數,導致股市“三面受壓”而直線暴跌,短短4個交易日恒指一度下跌300點洞穿6600整數位關口,於8月13日最低跌至6544.79點。最後,在股指期貨市場以期指空單張網坐收暴利——恒生指數每跌1個點,每張空單即獲暴利50港元。8月14日前恒生指數連續下跌2000多點,每張空單狂吞港元10餘萬!

  如果這時繼續任由國際遊資肆意,恒指一瀉到兩三千點,索羅斯們卷資跑路,香港只會淪為下一個泰國。

  必須放手一搏,時任香港財政司司長曾蔭權建議特區政府在股票和期貨市場上進行干預。

  國際上對此的反應幾乎是一面倒的批評。最支持香港貫徹自由市場理念的諾貝爾獎經濟學得主米爾頓•弗里德曼認為,香港這樣做簡直是瘋了。

  輿論只是一小部分壓力。

  一旦港府干預,香港揚名國際社會的自由市場聲譽定會受損,而且政府動用的是香港的外彙基金,稍有不慎,就會如泰國和對衝基金的肉搏一樣,毛都不給你剩一個。

  曾蔭權事後回憶,做決定的那個晚上,他哭了一宿。唯恐輸掉全港人的錢,跳樓都是百身莫贖

  1998年8月14日,香港政府正式向索羅斯“宣戰”。

  當天下午5點,曾蔭權召開新聞發佈會,他站在當中,左手邊是金管局總裁任誌剛,右手邊是財經事務局局長許仕仁。曾蔭權正式向媒體宣佈:

  香港政府攜巨資正式投入股市和期市交易。

  那段時間,對港府動用外彙基金入市的各種意見鋪天蓋地襲來。支持者甚眾,毋庸多言;但反對之聲也大有人在。民主黨認為炒家三路來犯,根本問題在於聯繫彙率製本身,而不在股市和期市。科技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鳴認為港府托市是“病急亂投醫”;香港城市大學金融教授張仁良認為,香港一向奉行自由市場經濟,這次行動是開了一次壞的先例。

  更有學者提醒港府千萬不可意氣用事,因為香港其實是孤軍奮戰。東南亞多國此時已經放棄了堅守彙率,不能指望。而中國內地正面對著百年一遇的大洪水。就在港府宣佈入市的當天,嫩江崩堤,滔天的洪水向鬆花江幹流緊逼,齊齊哈爾市25萬軍民正死守大堤。

  儘管如此,內地依然是香港的堅強後盾。許多香港人至今沒有忘記,1998年3月19日,新任總理朱鎔基在九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莊嚴表態:“萬一特區需要中央幫助,只要特區政府向中央提出要求,中央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保護它的聯繫彙率製度。”後來,金融市場上流傳起一個至今無法考證的故事,說是電視機前的大鱷索羅斯聞聽此言,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滑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8月14日,香港政府正式入市,購入藍籌股,當天恒生指數上升 564 點,報收 7244 點,國際炒家沒太反應過來。

  此後的兩週就是驚心動魄的股票買賣大戰。用簡單的說法就是,在股市上,索羅斯們拚命賣,特區政府拚命買,比的是誰的錢多。

  大戰真正到來之前,所有一切都是毛毛雨。

  8月28日,恒指期貨的結算日,這是索羅斯們做空恒指的最後機會。如果當天股市、彙市能穩定在高位或者繼續有所突破,炒家們將損失數億美元,反之港府前些日子投入的數百億港元就化為烏有。

  開盤前10分鍾,成交金額高達50億港元,半小時後破100億,上午收市已達400億,接近1997年8月29日創下的460億日成交量的曆史紀錄。

  下午開市,拋售有增無減,但恒指和期指均維持在7800點以上。

  下午4點閉市鍾響起,恒指、期指、成交額分別鎖定為7829點、7851點、790億,後者創港市單日成交量最高紀錄。

  幸運屬於勇敢的人,特區政府打擊國際投機者的行動初戰告捷。

  此次戰役中,香港政府動用100多億美元,略為慘勝。索羅斯們沒有公佈此戰的損失,坊間傳言是虧損約10億美元。

  整個8月,港府不斷動用外彙基金入市干預,共買入 150 億美元股票,使恒指維持在7800點水平。

  當時港府的財政司司長是曾蔭權,是決定幹預入市的核心決策人之一。在回憶自己四十多年的公務員生涯時,他說有兩個時刻畢生難忘,一是1997年8月14日決定入市;另一個就是,2012年6月卸任能用2塊錢坐車時。

  8月14日星期五正式入市買買買。中午時,他致電北京財政部部長告知了相關情況,晚上,總理朱鎔基宣佈全力支持香港。雖然當時沒有獲得內地資金的支持,但是,中央的支持也給予市場很大信心。

  9月初,國際炒家捲土重來的消息甚囂塵上,港府開始反思各種金融漏洞,短短數日就出台了完善聯繫彙率製度的 7 項技術性措施(即著名的“任七招”)和維護證券市場穩定的 30 點措施,主要包括動用外彙儲備來維護彙率和利率穩定,同時加強香港證券和期貨市場的秩序和透明度,嚴格金融市場的交易規則,遏製投機行為,進一步鞏固了戰果。

  有人說,仗是香港政府打的,風險是香港政府擔的,錢也是香港自己的外儲,中央就是動了動嘴,這一場金融風暴,中央沒幫上什麼忙。

  話不能這麼說。

  金融市場就是人性幾千倍幾萬倍的放大,當時市場風聲鶴唳,中央政府的態度只要有一絲一毫的搖擺和遲疑,香港市場的前方就是地獄。

  在金融的戰場上,最關鍵的就是信心。

  香港沒有財政赤字,外國人手裡也沒有香港的主權債務,香港需要擔心的只是香港人是否還支持港元。

  1998年3月,朱鎔基在走馬上任後的第一次總理記者會上公開放話:

  “如果在特定情況下,萬一特區需要中央幫助,只要特區政府向中央提出要求,中央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保護它的聯繫彙率製度。”

  朱鎔基還說過,人民幣絕對不會貶值。因為如果貶值,港幣和美元的聯繫彙率製度就會受到極大的壓力。

  只是,索羅斯們太不瞭解中國。

  對中國大陸來說,剛剛回歸的香港被投機者攻擊,這在政治上是不可接受的。而且,香港的金融危機可能產生蔓延至中國大陸的擴散效應。

  大敵當前,中央政府只能支持,只能鼓勁,必須成為特區政府最堅實的後盾。

  朱鎔基事後稱:“香港是靠自己成功地維持了聯繫彙率製度,但是沒有中央政府這個強大的後盾,它要應對這個局面就困難得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