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沒收到設備欠下7000萬 不像“醫療扶貧”
2019年07月31日17:05

  原標題:沒收到設備卻欠下7000萬,咋看也不像“醫療扶貧”| 新京報快評

  數十家醫院無端背上千萬債務,是真正的醫療扶貧還是以扶貧名義“蹭熱點”,以老少邊窮地區的中小醫院為特定對象,大行詐騙斂財之實,有待相關部門及時介入嚴查。

▲7月9日,幾十名醫院負責人在西安商討上訴事宜。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7月9日,幾十名醫院負責人在西安商討上訴事宜。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文 | 舒聖祥

  本想著不出錢得設備,不料設備沒到手,催債的卻來了——“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故事,正在全國數十家醫院上演。

  據新京報報導,2017年6月,四川省江油市中醫院與北京遠程京衛醫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遠程京衛”)、寶信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簡稱“寶信公司”)簽訂融資租賃合同,約定由遠程京衛提供醫療設備,寶信公司提供設備款,江油市中醫院分3年付清所有租金。

  不料,事後醫院並未收到設備,卻被寶信公司起訴要求支付租金,西安中院一審判決寶信公司勝訴。有此遭遇的並非獨一家,全國七八十名醫院負責人最近陸續都收到了西安中院的相似判決。

  醫院不出人、不出錢,只出場地,設備由遠程京衛搞定,錢交給寶信公司;醫院免費拿到設備後,按期付租金即可,而且遠程京衛還承諾,若收益不足還能為醫院兜底,甚至還有北京的專家不定期會診——如此優惠的條件,對於地處相對落後地區的醫院來說,誘惑實在難以抵擋。

  故而,涉事醫院也以中西部地區縣級二甲醫院、中醫院、婦幼保健醫院居多,基本上都是那種缺錢、缺設備、缺技術人才又急於發展的中小醫院。

▲多家涉事醫院在舉報材料上蓋章。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多家涉事醫院在舉報材料上蓋章。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對於融資租賃,這些醫院之前肯定接觸不多,故而普遍缺少風險意識。其中最大的紕漏就是,在根本沒收到設備的情況下,居然在簽合同時,就按對方要求把收貨確認書和驗收報告都簽了。

  按流程,應由遠程集團先為醫院購買設備,待醫院出具收貨確認書及驗收報告後,寶信公司向遠程集團付款,最後由醫院分期還款。設備都沒見著就被要求籤收,大有詐騙嫌疑。

  那些院長們之所以乖乖簽了,一方面是因為對方“你不簽,機會就給別的醫院”之類強勢說辭,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誤信了對方的官方背景,特別是其對外展示的醫療精準扶貧形象——善於包裝的遠程集團,動輒就在一些高大上的場所舉辦活動,給人以具有官方背景的假象,更與四川省扶貧基金會等單位合作,四處以醫療扶貧項目自居。

  沒收到設備,就要求醫院簽收,若是騙術,這個騙術其實很低級。詭異的是,提此要求的,不是設備提供方遠程集團,而是資金提供方寶信公司。這與其確保交易真實性、規避交易風險的切實利益,顯然是相悖的。由此不得不讓人懷疑,遠程集團和寶信公司,是否一開始就存有惡意串通詐騙醫院的合謀?寶信公司如果真把錢給了遠程集團,後者卻並未給醫院購買設備,那麼這些錢到底去了哪裡?

  《民法總則》規定,一方以欺詐手段,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受欺詐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撤銷。據此,醫院簽訂的醫療設備融資租賃合同,因為事後根本沒收到設備,又被騙提前確認簽收,當屬可撤銷合同。不知道西安中院何以判醫院敗訴,但依現狀看,這也許根本不是民事案件,而是刑事案件。

  據寧夏、四川等地公安機關報告,當地多家醫院與遠程集團合作過程中發生重大經濟風險,可能被詐騙,已有52家醫院的問題被公安機關立案。尚未立案的更多,僅河南一地,與遠程集團合作的醫院就有167家。這麼多醫院陷入融資租賃迷局,無辜背負動輒幾千萬的債務,嚴重危及基層醫療機構穩定發展,更會讓貧困地區就醫民眾跟著遭殃。如果有人試圖打著扶貧的旗號藉機斂財、違法亂紀,必須零容忍。

  壓根兒沒收到設備,卻被要求支付近7000萬租金——到底是真正的醫療扶貧,還是以扶貧的名義“蹭熱點”、以老少邊窮地區的中小醫院為特定對象,大行詐騙斂財之實,顯然需要相關部門及時介入嚴查。

  □舒聖祥(媒體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