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3185個地方 撐起了整個中國的商業文明
2019年07月29日20:18

  原標題:國是商城記丨這3185個地方,撐起了整個中國的商業文明

  商業地理,一城一記。

  公元前1600年,商朝創立。因商朝子民重視商業,善於經商,後世將經商的人稱為商人,其所帶的交易物品也就被叫為商品。彼時,中國商業雛形開始,貿易活動開創。

  但中國的商業史幾經起落,興衰相替。

  胡煥庸在其《中國商業地理大綱》中描述到,1943年,中國對外貿易僅占全世界國際貿易總額的2%,“不特英美德法諸國,均在我國之上,即如比利時荷蘭意大利等,我國視之亦有遜色焉。”

  現如今,中國商業再為世界矚目。2018年,中國對外貿易總額增至4.6萬億美元,在全球貿易中的比重上升至11.8%;2019年上半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9.52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8.4%。

  人們常說,中國地大物博,但平均到每個人頭上,規模就小了。換個角度,若把視角對準中國的每一個城鎮,會發現全球絕無僅有且種類豐富的商業樣本存在於此,其璀璨特別之處與規模無關,而與每個城鎮所能感知到的具有溫度的商業故事有關。

  截至2018年6月,全國共有3185個市縣,地市334個,縣區2851個。這3185個地方,撐起了整個中國的商業文明。中新社國是直通車將以商業地理的眼光,帶你共同走進每個獨特城鎮的商業大戲。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何為商業地理?

  百度一下得到的答案是:商業地理學是研究商業活動的地理現象和規律的一門學科,它是人文地理學領域內發展最早的分支學科之一。

  想要更直觀一點不能光百度,咱們來說兩件事。

  漢朝若有人想做橘子生意,其銷路要視商業地理而定。

  錢穆在《中國經濟史》一書中稱,當時商品有三條經銷線:一至長安,二至洛陽,三至廣州。到目的地後搬運上岸再用車子運送,將一切成本計算在內,即包括種植、運輸等一切費用,及售出後盈利所得,1000棵橘樹當值100萬文之價值。

  商業地理的一大要義就是,地理環境是影響商業活動的重要因素。

  1513年,葡萄牙人已經成功登陸印尼的摩鹿加群島,從那裡獲取丁香。

  這時的麥哲倫希望向西開闢一條通往摩鹿加群島的路線,想著或許會比環繞好望角的航線要更短,其實他是重新拾起了哥倫布提出的向西航行可達東方的理念。

  支撐這樣一份野心勃勃的商業計劃,需要錢。

  從此,麥哲倫天天帶著一個精心繪製的、顯示了世界全景的地球儀,地球儀上還勾畫出準備航行的路線,開始了他的尋找讚助資金的“路演”。

  《文藝複興簡史》的作者傑里·布羅頓對此評價到,“此時,最能準確反映16世紀政治和商業地理面貌的,不是地圖,而是地球儀。”

  可見,不同地域空間的商業特徵是商業地理想要探尋的一大規律。

  美國經濟學家托馬斯·弗里德曼曾斷言,世界是平的。但事實似乎並不是這樣,這也和商業地理有關。

  當經濟全球化和地方城市化開始同步興起,城市商業的發展註定讓世界並不是平的。數據顯示,全球40個最大的城市化區域雖然僅擁有18%的世界人口,卻貢獻了全球2/3的經濟總量和90%的創新能力。

  在中國這會是一番什麼樣的情景?誠然,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等城市商業圈無疑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壓艙石,但未來給動力引擎提供燃料的地方還會產生在中部、西北、西南、東北等大片地區。而那些看似並沒有那麼顯赫出名的城市,會因為商業地理的運轉規律而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中國商城何來?

  如果要把中國的城市商業地理的變遷濃縮概括,那麼有兩個詞與之不可分割——一帶一路、改革開放。

  古代絲綢之路激活了中國內陸地區與中亞、歐洲的商貿往來,以現在的西安為起點,沿途經過蘭州,再走武威、張掖、酒泉、敦煌四郡,隨後再到庫爾勒、喀什、和田等地,都因絲綢、布匹、瓷器、茶葉等貨物的向西之旅,而成為了古時重要的商業之都。

  海上絲綢之路則讓中國東南沿海的城市率先張開臂膀,擁抱世界。廣州、泉州等一系列具有代表意義的港口見證了鄭和下西洋的盛世之景,讓東南亞、非洲等地也融入了當時的經濟全球化。

  而在改革開放之前,浙江等沿海地區的人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為現在中國商業地理的樣貌打樣。

  上世紀60年代開始,當全國大部分地方的思想和手腳都仍被束縛的時候,在浙江農村,許多人已經轉型成了“小老闆”。

  朱幼棣在其《悵望山河》中這樣寫到,他們挑擔做生意、做手藝。有補鞋、彈棉花、養蜂,賣家織布再生布、眼鏡,當然也有收購和倒賣各種票證,投機倒把。

  他們從社會底層做起,熟悉從黑龍江到珠江三角洲、海南島城鄉隱藏不露的“商業地理”,熟知各個旅店客棧車站,瞭解各地市場和商品的差價。“雞鳴茅店月,人跡板橋霜”——這個走出和先行,對於後來發展商品經濟有多麼重要,可是同是沿海的華北農村卻缺失了。

  當真正的改革開放興起之時,深圳、珠海、汕頭、廈門等經濟特區先行先試,帶動了廣東、福建、浙江等沿海省份的快速崛起,其中的商業故事和商業人物也如大海波浪層出不窮。

  到現在,中國經濟的發展已讓每個城市都有了自己的商業名片,中國城市的表現亦愈發驚豔。

  國際管理諮詢公司科爾尼公司今年5月發佈的《2019全球城市指數報告》稱,中國城市的綜合指數排名平均得分增長速度是北美城市的3倍;而在潛力城市排名中,增長速度更是歐洲城市的3.4倍。

  上述報告顯示,北京、上海均進入榜單前20名。蘇州首次進入百強,排名第95,這歸功於其商業活動的繁榮;長沙較2018年上升11位,商業活動和人力資本分數的上升貢獻了“半壁江山”;鄭州排名提升9位恐怕要源於其商業活動指數的增加。

  此外,寧波、無錫、佛山、煙台也再次登上《全球城市綜合排名》榜單,並且其排名比2018年首次入圍時均有所上升。

  中國正在逐步聚集世界城市的典範,也書寫著自己的商業曆史。今天只是前戲。對中國城市商業故事,大家先“小抿一口”,接下來“大快朵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