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為了哄他 NBA最有權勢的人送了20年外賣
2019年07月24日15:37

鄧肯回歸!
鄧肯回歸!

  1997年,聖克羅伊島,初夏。

  海浪永不停歇地拍打著沙灘,再往前有兩架藍白色條紋的躺椅。其中一架躺椅上,坐著一位年近五旬的老漢。

  他穿著一件跟天空海洋相襯的藍色T恤,兩鬢已經斑白,頭頂上的髮際線呈現M型。

  老漢望向海洋,不斷翻湧的海浪間,時不時能看到一位年輕人健碩的身軀。

  當老漢聽到“救命”聲時,他的視線也恰好跟丟了那位年輕人。

  老漢方寸大亂,跳進海里,遊向年輕人。空軍出身的他當然會游泳,但並不擅長救人。等他抓住那位溺水的年輕人時,已經嗆了好幾口海水。

  看到這一幕,剛剛還在狼狽求救的年輕人突然笑出聲。

  “我逗你玩呢!誰讓你剛剛遲到了呢!”

  那位年輕人叫鄧肯,如果沒有打籃球並狂拿5座NBA冠軍,他應該會成為奧運會的游泳冠軍。

  而被控訴遲到的那位老漢,叫普波域治。他的“罪行”是在之前約好的晚餐上,遲到了整整40分鐘。

  普波域治不是沒有時間觀念的人。他遲到40分鐘,是為了報復鄧肯在兩人第一次會面時,率先遲到了40分鐘。

  這就是這對師徒第一次相處的畫風。彷彿普波域治從得克薩斯州不遠萬里飛到維京群島,不是為了考察狀元人選,而是為了參加惡作劇比賽。

  1997年6月25日,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NBA選秀大會的小綠屋。

  鄧肯聽到流言蜚語,有些不安。他接到普波域治的電話,加快語速:“普波域治,我聽說你要把我交易掉,他們在這裏說了20分鐘了。”

  電話那頭,傳來普波域治杠鈴般的笑聲。

  當時,馬刺確實收到了不錯的報價。此前一個賽季瘋狂擺爛只拿到15勝的塞爾特人,願意用3號簽加6號簽去換馬刺的狀元簽,然後選中鄧肯。

  馬後炮地看,如果馬刺接受了這個報價,能在那屆選秀大會上同時拿下比盧普斯和麥基迪。

  但普波域治還是乾脆地拒絕了綠軍。

  當時的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這次拒絕,讓他成了聖安東尼奧各大蛋糕房的VIP中P。

  加盟馬刺之後,鄧肯一點兒巨星架子都沒有。不管普波域治罵得多難聽,他都不會生氣。

  談過戀愛的人可能會懂——這種輕易不生氣的人,鬧起小情緒是最難哄的。

  所以,每當鄧肯不開心了,普波域治就會從餐館訂一個他最愛吃的胡蘿蔔蛋糕,然後變身外賣小哥,親自給他送到家門口。

  “我才不管會不會有老鼠把蛋糕給啃了,反正我按下門鈴,把蛋糕放在門口,不等他應門就溜之大吉。”

  “羅賓遜和馬克斯都不會這麼給我找麻煩,但這個磨人精讓我麻煩了20年。”

  在很久很久之後,普波域治嗔怪的字眼裡,卻滿滿都是寵溺。

  2000年,奧蘭多高爾夫球場,又一個初夏。

  鄧肯在精修的草地上漫步,老虎伍茲走過來向他問好:“歡迎來到奧蘭多。”

  說完,伍茲一個揮杆,高爾夫球消失在空中,然後又魔術般地突然滾動在草地上,乖乖進洞。

  在那之前,鄧肯已經享用了精緻的晚餐,品嚐了上等的紅酒,欣賞自己的面孔被印到巨幅廣告牌上。

  比這些更誘人的,是他能和麥基迪、希爾組成三巨頭,並且還不用每年四五月份就開始對抗奧尼爾那鯊魚一般的身軀。

  “我要去奧蘭多了。”

  這是鄧肯回到聖安東尼奧,告訴普波域治的答案。

  鄧肯在奧蘭多吃喝玩樂一條龍的時候,普波域治已經好幾天熬到淩晨兩三點了。他聽到風言風語,鄧肯會離開馬刺。所以他需要提前做好補救措施——雖然任何措施都不可能補救鄧肯的離開。

  普波域治要瘋了。他多希望鄧肯像三年前假裝溺水那樣,蹦出一句“逗你玩”。但時間一秒一秒走過,鄧肯還是乾瞪著眼,一臉人畜無害的無辜表情。

  直到第五秒,也可能是第六秒,他終於說出了普波域治想聽的那句——“騙你的啦!”

  “他演得太到位了!”普波域治多年之後吐槽。那五六秒對他來說,就像過了五六個世紀。

  那是其他29隊最接近得到鄧肯的機會。在那之後,即使鄧肯進入自由球員市場,也沒幾個人相信他會離開馬刺。

  因為普波域治,一直在馬刺。

  2019年,聖城馬刺辦公室,盛夏。

  普波域治清點著今夏被薅的羊毛:助教艾米-尤杜,去了76人;助教卡梅倫-霍奇思,也去了76人;人事主管安迪-伯德桑,去了網隊;首席助教美斯納,去了意大利……

  至此,僅算聯盟各隊管理層和教練組的一把手——即總經理和教練,就有9人出自普波域治門下。

  如果再加上助教、主管等職位,馬刺系更是遍及聯盟。

  滿天下的桃李爾,自然是普波域治的驕傲。但尷尬的是,小球市的馬刺留不住這些左膀右臂,以至於普波域治看上去是NBA最有權勢的人,卻連新賽季的教練組都湊不齊了。

  於是他撥通了馬努的電話。球商極高的阿根廷老將早就展現出接班普波域治的潛質。

  但他拒絕了。可以理解,畢竟他才剛退役一年,還沒歇夠呢。

  關鍵時刻,鄧肯主動請纓。

  即使朝夕相處了20年,普波域治也沒想到鄧肯會來給自己做助教。畢竟他曾立下flag,永遠都不會做教練。

  其實,退役這三年來,鄧肯從未離開過馬刺。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能看到他來蹭場館,蹭澡堂,蹭食堂,順便指導年輕人。

  但畢竟,正式做助教和時不時指導一下後生完全不同。他需要跟著普波域治出現在每一場比賽的教練席上,需要整理和消化枯燥的戰術資料和比賽錄像,需要重新適應全美到處飛的生活節奏。

  這一切,鄧肯當然都清楚。但感覺到恩師需要自己的時候,他還是大呼一聲真香,回到了普波域治身邊……

  2016年12月19日,馬刺主場,冬天。

  普波域治在鄧肯的球衣退役儀式上,用一句話做結尾。

  “關於鄧肯,我還有一句最重要的話要說:我可以問心無愧地告訴他已故的父母……”

  普波域治指向鄧肯。

  “那個男人,依然是當初走進馬刺大門的那個人,從未變過……”

  (南安北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