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知有味:我褲子都脫了,你卻想和我打《遊戲王》?
2019年07月23日11:00

  「一邊是風情萬種的色氣大姐姐,一邊是幾張風靡全世界的小卡片,如果是你,你會如何取其一?」

  咳,這次“我全都要”也是一個確實可選的選項,畢竟,這個色氣的大姐姐是你花錢叫上門服務的。

  7月19日上午5:45,推特用戶“ドクペ姉さん”發佈了一條推文,內容是說自己一個原本做應召女郎(嗯,工作內容就是大家想的那種)的朋友,因為打《遊戲王》非常厲害,在和第一組客人進行“決鬥”後,名聲便傳開,導致許多慕名的客人根本就不是“聞色而來”的,陪人打《遊戲王》倒成了她的主業。

  當然,第一個客人是怎麼發現這名應召女郎也是喜歡《遊戲王》的同好,並在“那種攸關種群延續的情境”下發起了決鬥(笑),其中內幕我們就不得而知了,但我想應該是一個非常精彩的故事,甚至這個故事到底是不是真實的我們也無從知曉。

  但短短3天,這條推文已經有了近8萬次的轉發,受到了20多萬用戶的“喜愛”,推友們的評論中,有的說“這或許也是某種意義上的魔性之女吧”,有的問“贏了她之後能打5折嗎”,有的還談到了以前的花魁也必須掌握圍棋將棋之類的才藝,她應該能稱得上現代版的花魁了吧,還有人表示想在“青年雜誌”上看到由她的事蹟改變的漫畫。

  歸根結底,《遊戲王》不過是一個集換式卡牌遊戲,那它真的會有這麼大的魅力,讓人不惜“抵抗自己的繁殖本能”,也要來上一局?

  這個經歷了20年的風雨曆程,獲得過“全世界最暢銷的集換式卡牌遊戲”的健力士世界紀錄,全球銷量早已突破250億張,還幾度將KONAMI從生死線上拉回來,一張青眼究極龍可以被賣到4500萬日元的卡牌遊戲,或許真的就有這麼大的魅力。

  眾所周知,去年是《遊戲王》的20週年,今年也是(一個是實歲,一個是虛歲嘛)。就在昨天,《遊戲王》也公佈了卡池中的第10000張牌—萬物創世龍,10星,效果:這張卡不能通常召喚,把自己場上的攻擊力和守備力合計超過10000的怪獸解放才能特殊召喚。這個效果特招的這張卡攻擊力和守備力變成10000。

  是的,《遊戲王》的總卡池都已經有10000張卡牌了,經過了20年的卡池填充和規則改動,現在版本的《遊戲王》儼然已經是一個龐大巨物了,先不談魔法卡和陷阱卡,光是決鬥的主體—怪獸卡,現在已經被分成了通常怪獸、效果怪獸、儀式怪獸、融合怪獸、同步怪獸、超量怪獸、靈擺怪獸、連結怪獸和代幣這9大類,再配合每隻怪獸都有地、水、炎等7大屬性,惡魔、戰士、恐龍、電子界等25大種族。

  這讓很多想要入坑或者棄坑許久準備回坑的玩家有些望而卻步。

  甚至有人在社交平台上發起了提問:“如果世界大賽上選手不認識對面卡牌的效果,拿起來研究會覺得丟臉嗎?”

  這... ...丟人總比因為不熟悉效果輸比賽好吧,而且世界大賽上並沒有規定不能拿起對方的卡牌研究,想必應該是可以的,然而這種情況實際發生率是很低的,迭代了7個世代的《遊戲王》,極深的卡池是不能用尋常誰強砍誰的平衡手段來製約的。

  而且《遊戲王》同爐石傳說這樣的集換式卡牌遊戲最大不同,就是它的卡池沒有標準意義上的“退環境”,新卡和舊卡的組合往往會產生設計師都沒有想到的奇妙化學反應,KONAMI設計師的平衡之道都是將一些過分強的卡加入禁限卡表,比如大家非常熟悉,效果也很簡單粗暴就是抽2張卡的強欲之壺;或者是對遊戲整體規則的改動,比如新大師規則(民間俗稱大師規則4)中強調了Link召喚和場地的重要性,對原有的決鬥場地進行大幅修改,要求玩家對於自己卡牌的位置拜訪需要深思熟慮。

  而禁卡一直在加入,規則也不斷的改變,其實《遊戲王》真正能上場的上位競技卡組也不到100種,一個強力的牌組都是許多玩家相互對戰實踐得出的最優解,對於新手來說,初期“抄作業”已經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比如大家耳熟能詳的也不過是淘氣仙星、恐龍真龍龍星、極星極神這樣的組合,因此《遊戲王》雖然看著體量異常龐大,真要講上手難度,也並不會比其他的卡牌遊戲高許多。

  那麼對比《萬智牌》,《遊戲王》在趣味性上又有怎樣的優勢?

  《萬智牌》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逸聞,在1994年的世界大賽上,一名玩家將一張「Chaos Orb」撕得粉碎,並拋到一尺高,讓其自由落下,將對手的卡牌盡數破壞,因為Chaos Orb的效果是:把 Chaos Orb 拿到空中, 讓其自由下落, 如果在下落過程中 Chaos Orb 翻轉超過 360 度, 並在落地時接觸到任何場上的永久物, 則消滅這些永久物。

  當時的規則中並沒有對於卡牌完整性的要求,因此被撕碎的Chaos Orb無法被裁判界定是不合規則的,這名玩家也拿下了一場至關重要的比賽,當然,官方隨後就將Chaos Orb加入了禁卡,並修改規則要求玩家的卡牌必須是完整的。

  這個典故還是流傳了下來,成為許多《萬智牌》新手教學的第一課—卡牌遊戲的玩法是無比自由的。

  對於許多接觸過《遊戲王》的玩家來說,撕卡這樣的騷操作似乎並不能實現,因為規則中已經規定了:一副卡組必須由完整的卡牌構築。

  但也不盡然,在卡牌遊戲店舖運營完善的日本,玩家只需要去店裡就能輕鬆找到決鬥對象,而在歐美,《遊戲王》還屬於一種同好間流行的卡牌遊戲,玩家往往只能像趕集一樣,在一些聚會上才可以酣暢的決鬥一番。

  但這對於裁判來說也是一種負擔,玩家的集中決鬥產生的工作量很大,容易出現誤判,漏判,玩家間也很容易產生糾紛,因此在歐美的許多聚會中,原有的規則被擯棄,替代規則是一場決鬥被限定在40分鍾內,超過時限,則以雙方LP值的多寡判定勝負。

  這就不得不提到一張效果看似平平無奇的卡—淘氣仙星·曼珠詩華。

  在一場大賽中,你可能會遇到這樣一個對手,決鬥開始後,他示意裁判說身體不舒服,需要去上個廁所,就這樣過去了半個多小時,直到39分半,他才回來繼續決鬥。當你以為這場比賽就要以平局結束時,他掏出了淘氣仙星·曼珠詩華。

  這張卡的效果是對手在抽卡回合抽卡時會受到200點傷害,這就導致了雙方最終LP8000對7800,他獲勝了。雖然很陰損,但蹲坑流的確沒有違反規則,勝利是受到官方規則承認的。這個戰術被開發後,得到了非常廣泛的傳播,在一些比賽上,廁所里甚至塞滿了手裡捏著淘氣仙星·曼珠詩華的選手。

  當然,不需要官方製定規則來杜絕這種鑽空子行為,玩家們僅憑自力就開發出了克製曼珠詩華蹲坑流的辦法,那就是在對手上廁所時,從他的卡組中抽走一張牌,這樣在他上完廁所回來,你就可以要求裁判驗證他的牌組是否完整,因為規則中的確有一條,主卡組需要最少有40張卡牌,比賽結果才能被承認,卡組不足40張者將被取消比賽資格。

  曼珠詩華蹲坑流也很快就從《遊戲王》的對戰場上消失,但遊戲王玩家這種不斷從規則和卡牌中尋找“空子”的意誌是不滅的。畢竟,卡牌遊戲的玩法是無比自由的。

  《遊戲王》的20年,同《萬智牌》這樣靠實體卡流行的軌跡完全不同,最早是1996年開始連載於《週刊少年JUMP》的漫畫,作者高橋和希,劇情初期以各種各樣的遊戲為題材,而後期才改以卡片遊戲為主,隨後,卡片遊戲也成了《遊戲王》系列作品的主題。

  1998年被動畫化並在日本朝日電視台播放,1998年由萬代開發遊戲卡,1999年由KONAMI拿下版權並重新開發《遊戲王OCG(Official Card Game)》,從這裏開始,依託於日本成熟的ACG產業,漫畫、動畫、電子遊戲、實體卡牌,周邊販賣,《遊戲王》的業務開展的非常廣泛。

  受眾也涵蓋各行各業(就比如文章開頭提到的應召女郎),有因為小時候以為大家決鬥真的可以把怪獸召喚出來進坑的(比如我),也有因為動畫好看被吸引的,即使動畫最新作《遊戲王ARC-V》爛到在日本niconico生放送上曾經包攬差評榜前20,然而KONAMI2018年依舊實現了對比2017年的盈利再增長。

  至少,《遊戲王ARC-V》中“用決鬥帶來笑容”的梗大家都記住了,回顧自己的“遊戲王之路”,它給我們創造了許多回憶,包括了但不限於兩人對決前心照不宣的高喊“duel”時的中二感,第一次靠著自己理解組出的卡組獲得勝利時的成就感,總得來說還算是積極向上,不是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