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新項目觀察|時尚又不失安全,攀岩如何走向大眾化?
2019年07月23日14:51

原標題:奧運新項目觀察|時尚又不失安全,攀岩如何走向大眾化?

新華網體育成都7月23日電(王夢)關於攀岩,你最先想到的是什麼?湯告魯斯《碟中諜2》中在岩壁上靈巧地移動跳躍?還是最近奧斯卡獲獎紀錄片《徒手攀岩》里的讓人揪心的視覺震撼?

別被這些影視作品的極端呈現嚇到了!相對於以上在自然岩壁上攀爬的極限運動,如今參與人數更多、被奧運選中的則是在仿自然人造牆壁上進行的室內攀岩。這項運動打動奧委會的不僅是年輕和時尚,更是較高的安全係數。

同樣,在攀岩入奧後,也給這項運動帶來了可觀的連鎖反應。而作為一項小眾又年輕的賽事,如何借助奧運延展自身的文化和商業空間並走向大眾,成為業內人士最關注的話題。

  一項年輕的賽事

攀岩運動有著年輕的曆史和年輕的參與人群,對於越來越“老齡”的奧運會來說,迎接攀岩入奧的背後正是看中了這股新鮮血液的年輕和時尚。

攀岩起源於上世紀50年代,算不上百年賽事。而在國內,1987年中國登山協會派遣登山運動員到日本學習,被視為攀岩運動引入中國的標誌,至今已有30餘年曆史。

對於攀岩界,具有分水嶺意義的一件事是,上世紀80年代,法國人弗蘭西斯發明了可自由裝卸的仿自然人造牆壁。脫離了對於郊外自然岩壁的依賴,讓攀岩這項運動得以在城市內落腳。自此室內攀岩以健身中心或俱樂部模式進行的商業化發展拉開了序幕。這也成為如今觀眾可以在奧運會上一睹其風采的必要條件。

潮流又刺激的先天特性,加上不斷完善地安全條件,使得這項運動成了年輕人的寵兒。中國登山協會發佈的《2018中國攀岩行業數據報告》,給出了清晰的攀岩愛好者畫像:平均年齡30.93歲,73%是本科及以上學曆,超過半數分佈在北上廣。用幾個詞加以概括就是時尚、高消費、高學曆。

無疑,這也是國際奧委會願意吸納這項運動的原因。在國際奧委會第134次全會上,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說:“巴黎奧組委提議新增的四個項目(包括攀岩在內)完全符合《奧林匹克2020議程》精神,因為它們有助於實現性別平衡、更具都市氣息,並提供了與年輕一代交流的機會。”

  入奧後的連鎖反應

在國內競技體育的舉國體製下,攀岩“登堂入室”成為奧運會“必選項”後產生的連鎖反應是驚人的。對此國家體育總局登山運動管理中心攀岩攀冰部部長厲國偉經常舉的例子是,如果說攀岩產業是一支股票的話,入奧是非常利好的消息,消息一出來就是百分之百的漲停。

攀岩出現的第一次“漲停”即是2016年8月國際奧委會確認攀岩將成為2020東京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自此攀岩便迅速被納入了國家的競技體系,重要表現是,2017年的全運會以及此後一些省運會都將攀岩作為了正式比賽項目。

與此同時,攀岩國家集訓隊、教練團隊也開始完善。國家登山管理中心在2017年申請到部分轉移經費,建了十支國家集訓隊,並開始了大規模的跨界跨項選材,從4600多人里遴選出大概有200多名國家集訓隊的隊員。其中又在所有集訓隊中挑選出20人作為國家一隊成員,由新組建的含有英國、俄羅斯、韓國等攀岩強國外籍教練的復合型國家教練團隊精準培養。

市場方面,為了促使這項運動的可持續發展,攀岩協會2018年推出了中國攀岩聯賽,作為以賽代練的平台,幫助國內攀岩團隊提升競技成績。由此也促使商業攀岩場館近幾年持續以15%-20%的速度增長。

6月份在瑞士洛桑召開的第134次全會上,國際奧委會原則性同意巴黎奧組委提交的2024年奧運會增設攀岩等4個項目的提案,再一次推動了攀岩這支“股票”的漲停.

“相比於東京奧運會產生的兩塊金牌,巴黎奧運會擬新添加的速度單項則使這個項目最終會有四塊金牌的產出,參賽人數也將大幅度增長。”在厲國偉看來,這些消息對於攀岩運動長期的發展是十分有利的。

機遇之下,攀岩運動也面臨著更大的挑戰。“國家隊不僅希望做到參賽,如何真正提升競技成績,實現在奧運攀岩賽場奏響國歌,成了目前最大的挑戰。”厲國偉坦言,從長遠來看,國家攀岩隊對於2024年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攀岩的大眾化空間

作為從登山運動中派生出來的攀岩,也傳承了其不畏艱險、頑強拚搏、勇攀高峰的挑戰精神,在群眾體育領域吸引了大批愛好者。如今,室內岩館安全防護設施的不斷完善以及市場上理性適中的費用,也讓這項小眾運動有了大眾化的空間。

熱愛攀岩的某著名互聯網企業創始人周鴻禕,把攀岩精神落地成為公司的“挑戰文化”;知名企業家、探險家王石曾把家裡的地下室自己改裝成了一個小的攀岩館,每天早上起來當20分鍾的“蜘蛛”,掛在“岩壁”上。

“運動員在每次面對攀爬路線時,要進行思考,除了鍛鍊身體體能,還能磨練意誌、鍛鍊思維。這也是為什麼這項運動吸引年輕人的原因。”成都一商業岩館教練告訴新華網體育,另外一方面,攀岩運動對裝備的要求相對不高,一開始入門可能也就是一雙攀登鞋,然後是安全帶和鎂粉袋,成本在千元以內。

針對記者將攀岩和同為小眾運動的奧運馬術的類比,厲國偉則表示攀岩更接近游泳。“相對於更小眾的奧運項目馬術來說,攀岩則更接地氣。沒有馬匹、馬場的嚴格限製,攀岩只要一塊場地,一雙攀岩鞋就可以很輕易地參與到這項運動中。”厲國偉表示,在消費層面攀岩也不像馬術那麼奢侈,和如今大眾辦張游泳卡、健身卡一類的費用差別不大,總體上說屬於比較時尚和接地氣的。

據厲國偉介紹,如今國內攀岩運動的參與人群中,大概可以劃分為專業運動員、大專院校學生、部分白領愛好者和青少年群體。其中參與最多的是青少年群體。每年由登山協會主辦的全國青少年攀岩之星系列賽在全國的近100場賽事中,大概有10萬人參與其中,構成了這項運動的主要參與人群。

有了奧運對這項運動的長期效應,加上已經擁有的良好參與基礎,攀岩能否借勢生長,真正發揮出自身潛力,留給我們了很大的想像空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