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終於亮了!跌入深淵的網隊是怎麼走出黑暗的?
2019年07月21日09:17

那時的網隊
那時的網隊

  網隊曾經有一段非常黑暗的歷史。

  那是他們剛剛搬到布魯克林的第二年,總經理比利金為了打造一支“豪華戰艦”,不惜梭哈了亨弗里斯、傑拉德華萊士、約瑟夫、布魯克斯、博甘斯和未來的3個首輪選秀權、1個首輪互換權,從塞爾特人那裡交易到了37歲的加納特、36歲的皮雅斯和37歲的泰利。

  這筆交易讓網隊短暫地擁有了迪朗威廉士、祖莊遜、皮雅斯、加納特和盧比斯的正選,可惜因為陣容老化和傷病,網隊的這個賽季並不成功,他們僅僅取得了44場勝利,期間泰利還被交易到了帝王,季後賽也不過打到次輪就被衛冕冠軍熱火淘汰。

  賽季結束之後,皮雅斯成為了自由球員,他沒有留在網隊,而是選擇了巫師,加納特也“如願”在新賽季開始後被送到回了木狼。

  至此,網隊得到的三名老將已經全部離開,但這筆交易對網隊的影響才剛剛開始——由於網隊送給塞爾特人的分別是2014年、2016年、2018年的無保護首輪,這讓網隊在接下來的幾年里都無法引進優質年輕人,最有意思的大概是2017年的首輪互換權,當時網隊用20勝62負的聯盟最爛戰績成功抽到了狀元簽,結果這狀元簽還沒捂熱就被塞爾特人換走,網隊只能獲得對方手中的27號簽。

  所以比利金做了一筆載入史冊的交易,他完全低估了選秀權對於一支球隊有多重要——安吉用這些籌碼迅速完成了重建,反觀網隊,因為沒有選秀權,加上迪朗、祖莊遜、盧比斯等人的大合同,一直無法重建成功,最終在2015-16賽季中期,網隊炒掉了“可能是歷史上最差”的總經理比利金。

  此時的網隊陣中沒有一個全明星,沒有一個潛力新秀,未來3年只有1個選秀權,而且還是會被塞爾特人交換的首輪末,毫不誇張地說,這就是一支沒有希望的球隊。

  接下這個爛攤子的,是馬刺的助理總經理肖恩馬克斯。

  在比利金卸任後不久,肖恩馬克斯上任,由於他上任時已經是交易截止日,所以能做的操作並不多,只有兩筆:一是裁掉了巴尼亞尼,二是裁掉了祖莊遜。這兩次裁員發生在馬克斯上任後10天內,目的倒也沒有那麼針對性,尤其是買斷祖莊遜,不過是因為“祖莊遜有權利為季後賽球隊打球”。

  2016年夏天,馬克斯開始認真著手於如何讓球隊走出困境,他先是聘任了阿特金森為主教練,隨後因為沒有選秀權,只好將賽迪斯楊送到了溜馬,換取對方手中的20號簽,最終網隊用20號簽選中了勒韋爾。

  如今來看,這兩筆最初的“正式”操作對於網隊來說影響深刻,前者在本賽季帶隊重返了季後賽,並且比去年多贏了16場比賽,後者過去兩年場均得分分別達到12.1分和13.7分,他會是網隊後衛線上的一名重要成員。

  除此之外,馬克斯還簽下了林書豪和祖夏里斯,前者當時的身價為三年3600萬,後者不過是一份底薪。

  可惜的是,林書豪在網隊期間並沒有太多的閃光,他因為傷病兩年總共只打了37場比賽,最終網隊在去年將他送到了鷹隊——這筆簽約有些“意外”屬性,畢竟誰也不知道林書豪會受傷,要知道,健康的林書豪場均可以拿到14.5分3.8籃板5.1助攻,1200萬的價格絕對是值得的。

  至於祖夏里斯,當時的他只是一個邊緣人物,結果馬克斯慧眼識珠將他簽下,並且在2018年夏天和他簽下兩年1600萬的合同。上賽季,夏里斯當選了全明星三分王,他場均可以拿到13.7分3.8籃板2.4助攻,三分命中率高達47.4%。

  2016-17賽季開始之後,馬克斯再次專注於“收回”選秀權,他將博揚送到了巫師,以換取巫師手中的首輪選秀權,最終這個選秀權成為了22順位,網隊用其選中了爆炸頭中鋒賈萊特阿倫。同樣在賽季中期,網隊還簽下了丁威迪,必須要說的是,網隊當時為丁威迪開出的合同只有3年291萬。

  丁威迪上賽季還處於這份“童工合同”最後一年,他場均可以拿到16.8分2.4籃板4.6助攻,網隊因此提前和他續下三年3400萬的合同——看看今年這瘋狂的休賽期,你不得不佩服馬克斯的遠見。以及賈萊特阿倫場均可以拿到10.9分8.4籃板1.5封籃,這兩位也都是網隊能在本賽季打進季後賽的關鍵人物。

  到了2017年休賽期,馬克斯再次出手,他們和湖人完成了交易,將布魯克盧比斯這位效力9年的“老網隊”送到了湖人,由此得到了羅素,當然他們也為此吞下了莫斯高夫的垃圾合同,以及還有一個細節是,網隊手中塞爾特人的27順位選秀權也在這筆交易里被送到了湖人,這個選秀權最終成為了古斯馬。

  選中古斯馬說明湖人管理層的眼光確實不錯,對於網隊,他們此舉獲得了一個未來的全明星球員——羅素上賽季場均可以拿到21.1分3.9籃板7.0助攻,他生涯第一次入選了全明星,即便是網隊在今年沒有收穫,球隊也可以選擇以羅素重建。

  至於莫斯高夫,這則是網隊的長期考慮——馬克斯早就預見到了2019年這個瘋狂的休賽期,為此他一直在幫助網隊收集一些到期合同,比如莫斯高夫,比如法尼特,比如卡羅爾,也比如杜德利,包括2018年休賽期用莫斯高夫和侯活交易也是同理。

  大概是個什麼樣的情況呢?侯活、杜德利、卡羅爾、法尼特,這四人雖不是上賽季網隊打進季後賽的關鍵,甚至都不一定在網隊效力,他們的總薪水卻將近6000萬美元,所以網隊才能在今年夏天同時簽下艾榮、杜蘭特和小佐敦。

  需要說的是,網隊原本還有著最後一份垃圾合同,那便是克拉布,上賽季的克拉布場均只能拿到9.6分3.4籃板,卻要拿到1850萬的薪水,他下賽季的薪水同樣高達1850萬——一克拉布被送到鷹隊,網隊明年依然擁有機會補強。

  最關鍵的是,是今年夏天。

  由於已經騰出了空間,網隊在自由市場開啟的第一天就同時簽下了艾榮、杜蘭特、小佐敦、坦普爾等人,當然他們也失去了羅素,但是看看網隊如今的陣容:杜蘭特、艾榮、小佐敦、丁威迪、祖夏里斯、賈萊特阿倫、勒韋爾……哪怕是杜蘭特因傷缺席一年,他們依然可以向東岸冠軍發起衝擊,杜蘭特復出之後,他們需要做的就是續約勒韋爾和夏里斯,這個陣容,未來多年里都會給東岸乃至聯盟造成麻煩。

  完成這一切,馬克斯只花了3年多的時間。3年前,他手中只有1個首輪,還有著不少大合同要處理,3年後,他們成為了自由市場的最大贏家,並且還是在多位核心成員沒有離開的情況下做到的——總經理和總經理之間的差距有多大,看看馬克斯和比利金,你就知道了。

  (轉自公眾號:籃球實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