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星專訪】佩奧爾:拉馬西亞是最好時光
2019年07月19日14:44

佩奧爾
佩奧爾

  《衛報》對2019「達能少年世界盃」的大使佩奧爾(C.Puyol)進行了一次採訪。這位前巴塞功勳隊長談到了自己在加泰的成長、足球對人生的幫助以及女足世界盃等話題。

  ——你好卡爾斯,能告訴我們一些少年世界盃的事情嗎?

  佩奧爾:我很自豪能夠成為達能少年世界盃的大使,這是一項對於U12球員來說最好的比賽之一。27個國家進行了地區性的選拔,最終決賽階段將於今年10月在巴塞隆拿舉辦。

  ——聽起來非常健康。你是為美食家,球員時代的您會吃一些什麼?

  佩奧爾:我一直很重視食物的作用,我得吃多一些來保證體力的充足。至於吃什麼要取決於比賽的規模,但實際上比賽當天吃什麼並不像長期的好食譜那麼重要。平時我會吃很多的碳水化合物還有蛋白質,特別是白肉。

  ——很好吃的樣子。如果你能夠邀請三位客人共進晚餐,在世的或已離世的都可以,你會邀請誰?

  佩奧爾: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我的父親(2006年死於一場農業的事故),還有我最好的朋友——他在兩年前去世了。

  ——你在巴塞職業巔峰的時期失去了父親,那一定很難面對吧

  佩奧爾:那是一段艱難的時期。一場意外,一場我沒有預料到的意外帶走了我父親。也就是說,那段時間真的是足球幫助我向前看並讓我痊癒。足球是我的良藥,也是我的支柱。

  ——從小和父母一起生活在加泰羅尼亞的感覺如何

  佩奧爾:我來自一個努力工作的工人階級家庭,我的童年非常快樂。我在La Pobla de Segur長大,那是加泰羅尼亞北部比利牛斯山脈(Pyrenees)中的一個小鎮。我記得在上學時經常去學校對面的球場踢球。當十幾歲時,我們搬去了巴塞隆拿市,這是一個巨大的轉折點。我在拉馬西亞度過的兩年是我最好的兩年,在那裡有點像童子軍,40個男孩共用4個房間,每個人都在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

  ——1998年,你差點離開巴塞加盟馬拉加?

  佩奧爾:對我而言,那是一段不確定的時期。我有一個在一線隊效力的夢想,所以我決定留在巴塞二隊,看看我到底是否能做到。當時媒體報導說我想離開,但事實並非如此,很高興我堅持了下來。

  ——是的,巴塞波衫看起來很適合你。你是西班牙2008歐國盃和2010世界盃奪冠的重要成員,那您會特別關注女足世界盃的比賽嗎?

  佩奧爾:女足世界盃如今非常火爆,我很高興看到媒體對女足世界盃的重視程度有所提高。我不會去選擇某球員產生的重大影響,最重要的是那些女足球員們對於年輕女生們帶來的積極影響。

  ——您對美國女足13-0戰勝泰國女足有什麼看法?

  佩奧爾:我看到了結果。我理解入球和勝利的重要性,但當你慶祝入球時你需要控制你自己。你永遠都應該尊重你的對手。在第五或第六個入球之後,你應該平複情緒低調一些。我把公平競賽看作是理解體育和做人的一種方式。我天生好勝,我想贏波,但我也相信應該有同情心。

  從前巴塞曾5-0戰勝過華歷簡奴,我阻止了隊友的一次慶祝。我們希望享受入球,但又不想擊碎對手的自尊。我也曾經在對陣AC米蘭的賽前邀請朗拿甸奴一起參與巴塞的合照,因為我想表達對他的尊重。他對我們而言是一位偉大的球員,我希望比賽能以積極的方式進行。

  ——如果你不是一位足球運動員,你會做什麼?

  佩奧爾:我不確定,但一定會是體育相關的。也許我會是一名教練?

  ——好的最後一個問題,聽說你喜歡英國死亡金屬樂隊Napalm Death?

  佩奧爾:這不是真的,我都不知道那個謠言是哪裡來的。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們是誰!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