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企業紛紛長大 東莞“小升規”為何蟬聯廣東第一?
2019年07月17日00:21

  原標題:小企業紛紛長大 東莞“小升規”為何蟬聯廣東第一?

  東莞,小企業的天堂。

  最新數據顯示,東莞民營企業登記註冊戶數突破162萬戶。東莞工業企業達到17.9萬戶,約92.41%為民營工業企業。

  由於毗鄰深圳且村鎮經濟活躍,在東莞大大小小的工業園中,活躍著大批小微企業的身影。

  “東莞的企業,大批是此前香港、台灣資金創設的小型加工企業。”暨南大學教授胡剛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東莞的小企業形成了一個產業鏈,比如幾百家小企業形成了一個類似大廠的有機生態。

  然而,一場規模升級的行動,在東莞逐步展開。2018年,東莞新增“小升規”工業企業達到2907家(2017年為2280家),占全省新增量的30%,排名蟬聯廣東省第一。

  “隨著工業化的深入,這些小企業如果不轉型升級,不規模化、集團化,就可能被淘汰。但‘小升規’不是一下就能轉的,需要一段的時間。”胡剛表示。

  近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跟隨全國人大代表專題調研組,前往東莞進行調研,瞭解東莞小企業成長的“密碼”。

  2018年“小升規”數量大增

  所謂“小升規”,是指小微工業企業轉型升級為規模以上企業。由於規模以上企業數量的增長,往往和地方經濟增長速度與質量掛鉤,地方政府對“小升規”非常熱情。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近期多地出台了對“小升規”的獎勵措施。佛山順德今年“小升規”企業可獲得省市區資金扶持,最高可達50萬元。

  從2015年開始,東莞積極推動“小升規”,對新增的上規模小微工業企業一次性可以獎勵10萬元。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7年,東莞共計新增3817家企業“小升規”。2018年,這一數據更是達到了2907家。

  “‘小升規’是一個好事,意味著企業規模在擴大,經營狀態良好,否則企業不會願意‘小升規’。”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系教授林江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也反映東莞的營商環境在持續的改善,因為即使有的企業願意擴大生產規模,最後如果營商環境不好也會放棄。‘小升規’數量的增長,說明東莞企業對未來還是充滿信心,也說明政府的服務到位。”

  2018年11月,東莞發佈《進一步扶持非公有製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2018-2020年預計將為東莞非公企業減負近300億元。

  其中,大批政策針對小微企業,督促地方法人銀行將定向降準釋放的100億元資金專項用於支持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和創新型企業;完善中小微企業白名單和風險補償政策。支持小微企業運用應收賬款質押融資,對中小微企業通過融資租賃方式購入設備給予貼息支持。鼓勵大中企業與小微企業尤其是本土小微企業組成聯合體共同參與政府採購,小微企業占聯合體份額達到30%以上的,適當給予聯合體一定比例的價格扣除。

  此外,針對“小升規”,提出鼓勵建立小微企業雙創示範基地,為入駐的小微企業提供研發、設計、製造、管理、營銷、融資等全方位服務。落實對小微企業、科技型初創企業實施普惠性稅收的優惠政策。除銀團貸款外,銀行不得向小微企業收取貸款承諾費、資金管理費,嚴格限製向小微企業收取財務顧問費、諮詢費等費用。

  東莞市工業和信息化局調研員江其華在全國人大代表與東莞市政府舉行的調研彙報會上指出,在企業“小升規”這一塊,東莞在廣東省內是做得比較突出的。“這一方面有政策引導的作用,另一方面還有通過與金融機構合作,扶持小企業的具體經驗。”

  然而,“小升規”也面臨一個“攔路虎”。

  在上述彙報會上,致公黨廣東省委會副主委、汕尾市政協副主席李秉記指出,很多小企業不願意升為規上企業,因為會導致賦稅增加。小企業增值稅交納3%,一升為規上企業,需要交納13%。

  “我知道很多小企業一旦滿足可以升為規上企業的要求時,就進行拆分,拆成三家五家。但這對地方經濟發展是一個大的障礙,GDP也統計不進來。”李秉記說。

  中國的增值稅納稅人分為一般納稅人和小規模納稅人,大多數小企業為小規模納稅人。小規模納稅人按照3%的徵收率繳納增值稅,徵收率僅考慮銷售額的大小,與企業的實際進項大小無關。

  2018年3月,國務院常務會議召開,將工業企業和商業企業小規模納稅人的年銷售額標準由50萬元和80萬元上調至500萬元,並在一定期限內允許已登記為一般納稅人的企業轉登記為小規模納稅人。

  還需進一步降低成本

  面對“小升規”的這些問題,東莞怎麼辦?

  東莞市委常委、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張冠梓在上述彙報會上表示,從東莞來說,針對“小升規”,企業有的願意升(規模以上企業),有的並不願意。因此,東莞出台了政策引導,同時向中小企業宣傳上規模的好處,包括提升市場占有率、研發能力等。

  “‘小升規’應該辯證的去看,不能僅僅看到稅負的上升。”林江指出,如果企業升規了,這個企業的融資能力在增長。銀行面對小微企業和規上企業時,會更願意給規上企業融資,規上企業的融資成本也會有所降低。再就是規上企業的客戶對它更有信心,供應商會更願意給他放款。所以,企業升規以後,如果融資成本降低,業務機會擴大,賺的錢更多,那麼這些企業不介意稅負有所上升。

  張冠梓指出,就東莞來說,還有“倍增計劃”,鼓勵有發展潛力的企業並給予扶持。

  所謂“倍增計劃”,是東莞2017年推出的《實施重點企業規模與效益倍增計劃行動方案》,提出在全市範圍內選取200家企業作為試點,力爭用3至5年時間,推動試點企業實現規模與效益的倍增。“倍增計劃”試點企業購買專業服務,每年最高補貼達到500萬元。

  據瞭解,在2018年和2019年,相關計劃持續升級。2019年,東莞“倍增計劃”試點企業名單數量增加到356家。

  多種政策促使東莞位列廣東省“小升規”城市第一名。2018年,廣東提出將推動萬家企業“小升規”,此前預期東莞與深圳均有2200家,廣州、佛山為1500和1200家,最終東莞超額完成了任務。

  “很多城市專門給‘小升規’扶持政策,如果升的話給3萬、5萬甚至更多的補貼,但難度還是很大。”李秉記坦言,“企業不願意升,地方政府又想讓他們升,能不能給小微企業一個過渡期?”

  就企業來說,如果想促進“小升規”的增長,還需要進一步降低成本。一位參加彙報會的企業家表示,目前整體成本仍然有所上升,企業用電用氣的成本仍然較高。“企業就像遊牧民族,肯定向成本窪地去轉移。”

  目前,東莞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從78.1分/千瓦時降為75.8分/千瓦時;非居民用氣由原劃分為分銷用氣、公用性質用氣和工商業用氣,調整為按年用氣量劃分,對比原最高銷售限價分別下調4.47%、13.88%、22.59%。

  “對東莞來說,減稅降費是發出一個信號,讓企業能夠降低經營成本,擴大再生產。另一方面,通過減稅降費,可以傳遞到消費者,或者中下遊的環節。”林江指出,“但是這種傳遞未必會到達,因此更重要的還是要通過營商環境的打造,為企業營造良好的競爭環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