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只用40年 中國科技行業已成為一個龐然大物
2019年07月17日12:12

  原標題:美媒分析:矽谷還能保持技術製高點嗎?

  參考消息網7月17日報導 彭博新聞社網站7月14日發表題為《矽谷依然能夠擊敗中國》的文章,作者為美國華盛頓大學曆史學教授瑪格麗特·奧馬拉。文章稱,美政府通過成為早期矽谷最大的客戶,充當種子資本基金,投資教育及技術開發,最終獲得了非凡回報。但美國似乎有放棄“矽谷模式”的風險,如果不能堅持這個模式,那麼美國將被超越。

  1980年中國正式宣佈深圳為首個經濟特區,對外國投資和國際貿易開放。在地球的另一端,矽谷當時剛剛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當年,美國的技術支配地位面臨的最大海外威脅來自日本。

  40年後,中國科技行業已成為一個龐然大物。中國政府正為半導體、電動車、人工智能等重要行業提供大規模補貼。現在,深圳是華為和騰訊等全球知名企業的總部所在地。

  讓很多美國企業管理者、決策者和軍事領導人擔心的是,美國企業是否能同這種大規模、有組織、政府支持的奪取技術製高點的努力一爭高下。答案是肯定的,但前提是,美國承認並找回那些讓矽谷變得偉大的東西。

  美政府是矽谷早期大客戶

  文章稱,與中國的情況一樣,政府在推動美國技術行業的發展方面發揮了中心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核時代帶來的新的危險和需求的推動下,美國政府第一次對科學研究和先進技術進行了大規模的和平時期投資。美國同私營部門和大學簽訂合同從事相關工作。

  這項努力讓加利福尼亞州北部一個清冷的農業穀地和位於其中心的大學發生了改變。在那之前,斯坦福大學較有名的是橄欖球隊,而不是科研能力。現在,該校領導人增加新項目並擴建研究中心,以滿足政府激增的需求。航空航天巨頭洛克希德因為政府合同而興旺,該公司將新的導彈和空間部門搬到了附近的森尼韋爾。到上世紀50年代後期太空競賽開始時,這個鄉村地區已經成為小電器製造商和成千上萬聰明的年輕工程師的首選目的地。

  創業自由並吸納全球人才

  文章稱,通過成為早期矽谷最大的客戶,美國政府有效地充當了一個大規模、有前瞻性的種子資本基金。但聚集在矽谷的企業和研究機構遠離政治與財務權力的中心。無論是地理上還是心理上,都是如此。由於被賦予資源,以及創造、重複、失敗和再次嚐試的自由,早年來到矽谷的人建立了一個創業之島。這裏是新型企業的家園。這些企業有著獨特的企業文化,並對古怪離奇的東西有容忍力。

  隨著上世紀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來自斯坦福與伯克利的反主流文化的一代人加入矽谷,矽谷更加渴望在思想上跳脫窠臼,並對權威提出質疑。上世紀80年代初羅納德·里根提出“戰略防禦倡議”——即“星球大戰”計劃時,矽谷的計算機專家大聲批評這個導彈防禦項目,儘管該項目將給他們的實驗室源源不斷地提供研究經費。

  文章認為,重要的是,政府對技術行業的支持維護了人員與資本的自由流動,允許政治分歧的存在,並讓技術人員對政府資助的研究成果進行商業化。美國領導人玩了一個漫長的遊戲——投資於教育和不考慮未來應用的技術開發,並向世界上最出色、最聰明的人才打開大門。而投資的回報是非凡的。

  “矽谷模式”不堅持將被超越

  文章認為,風險在於,美國似乎正在主動放棄這個模式。

  現在,在教育、先進技術和基礎設施等基礎領域的投資率方面,中國在趕超美國。同時,美國正在對外國學生和研究人員關閉大門。作為美國最成功的技術地區,矽谷正在自己成功製造的重壓下掙紮,因為暴漲的住房成本和混亂的交通使這裏變得越來越不適宜開辦新企業。

  文章最後稱,儘管面臨諸多障礙,但中國最受矚目的企業一直有能力進行創新。形成對比的是,人們從矽谷的曆史瞭解到,恰當地將政府支持和創業自由相結合可以製造奇蹟。忘記這一點,美國就太蠢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