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校長批評一些國家限製學者自由流動
2019年07月17日04:42

原標題:多名校長批評一些國家限製學者自由流動

2019年環太平洋大學聯盟(APRU)校長會議日前在美國洛杉磯召開,會議主題為“身處全球移民時代的大學”,來自環太平洋地區的130多名高校代表參會。會議期間還專門召開了以“全球人口遷移及高等教育前景”為主題的座談會,研討當今人才全球化流動所遇到的阻力和解決辦法。與會教育管理者對美國等國限製學者自由流動的政策提出了批評。

美國加州理工學院校長托馬斯·羅森鮑姆指出,移民政策的快速變化,包括新一屆美國政府對科研人才流動的限製,只會給全球科學事業帶來危害,進而影響社會福利。他提到了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頒布的限製對中國等國科學家發放簽證的政策,還不無憂慮地透露,美國政府和許多研究資助機構“正在研究對調查的某些專業領域和某些留學生生源國實行進一步的限製”。他說:“如果你做得過火,可能會造成很多傷害。一旦大學開始流失人才,就很難扭轉這種局面。”

今年5月,美國佐治亞州亞特蘭大市埃默里大學解僱了幾名中國神經科學家,並關閉了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資助的實驗室。美國的大學人心惶惶。對此,主持座談會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研究生教育副教務長兼研究生部主任羅賓·加里爾教授表示,因為標準不清晰,諸多大學在如何審核有潛力的訪問學者和學生的問題上,正日益受到挑戰。加里爾教授指出,美國的政治氣候正在發生變化,這將影響學生和學者的自由流動。“有政治壓力阻止學生和其他人進入這個國家。有時它是建立在政策基礎上的,但有時可能只是武斷的。這可能阻礙潛在的參與者、阻礙學術交流。”

以安全為由收緊對移民和訪問學者的限製,並不是美國獨有的問題。參加座談會的大學校長說,在過去一年或更長時間里,澳州和新西蘭等國關於技術轉讓的大環境也變得日益政治化。

新南威爾士大學副校長伊安·雅各布斯說:“澳州和新西蘭一樣,傳統上一般都向美國和英國看齊。但是,現在與我們貿易聯繫最強的是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所以我們越來越對我國保護知識產權的措施產生質疑。”雅各布斯指出,那些增進亞洲國家和澳州之間學生交流的成功項目,促進了跨國交流,同時吸引了大批國際學生,“這是一種非常強大的軟實力影響”。然而,近年來許多赴澳州求學的留學生受到了一些“抵製”,“在當前的政治環境下,出現這種情況是由於受到了美國和其他地方正在發生的事情的影響”。雅各布斯說,“澳州的大學校長們必須非常勇敢地把頭伸出護欄,大聲說出這一點的重要性……我們所有人都面臨地緣政治壓力,這些壓力影響了我們從事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包括不同背景、國籍或種族人員的自由流動,包括知識的自由流動和研究信息的交流。在局勢非常緊張的複雜世界里,這些都是非常有挑戰性的問題。”

會議結束時發表的“校長聲明”表示:“APRU成員受益於該地區的人員流動,無論是學術研究人員、學生,還是移民、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我們不僅從吸引許多國家最優秀的人才中獲益,我們還從具有廣泛背景和經驗的人那裡獲得深刻的人性見解。這使我們能以自己的新認識、科學技術的發現和創新為我們自己的社會作出巨大貢獻,同時通過跨國合作來解決我們地區的緊迫問題。”

大學校長們在聲明中還重申了如下承諾:“進一步加強我們各大學之間的合作,促進師生交流,在外界阻力日益增大的局勢下繼續尋求合作的途徑。”

環太平洋大學聯盟(APRU)成立於1997年,其宗旨是為太平洋地區的綜合研究型大學的校長們建立一個相互交流、協同發展的平台,大力推動環太平洋地區經濟體在科學、教育和文化方面的合作。截至2019年3月,聯盟共有50所成員大學,包括斯坦福大學、加州理工學院、新加坡國立大學等世界一流大學。中國大陸地區的成員大學共有7所,包括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複旦大學、浙江大學、南京大學、中國科學院大學。

本報北京7月16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陳為民 通訊員 夏雨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7月17日 0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