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價1000多萬的百達翡麗手錶拍賣 它原主人不簡單
2019年07月17日07:04

  原標題:6萬人圍觀!一塊1000萬元的百達翡麗在淘寶拍賣,它的原主人可不簡單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圖片來源:阿里拍賣
圖片來源:阿里拍賣

  幾天前,有人在國外買了一塊價值275萬元的百達翡麗名表。為了逃避海關檢查、偷逃稅款,他將手錶戴在手腕上,空表盒放在行李箱中,但最終還是被海關人員發現了。

  昨天,又有一塊百達翡麗手錶“火了”,而且價值更高。

  7月16日,一塊起拍價720萬元的百達翡麗手錶在司法拍賣平台上遭遇流拍,這塊表的原主人是安徽原司法廳副廳長程瀚。

  原價1030萬,起拍價720萬

  7月15日9點,安徽蚌埠中級人民法院對一塊百達翡麗手錶(5002P-001)進行司法拍賣。然而,截至7月16日9點拍賣時間結束,都沒人對這塊名表下手。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在阿里拍賣網站上看到,這塊百達翡麗手錶的評估價高達800萬元,起拍價720萬,保證金都要72萬。要知道,如果拍賣成交後反悔,交納的保證金依法不予退還。

  雖然高昂的價格讓人望而卻步,但這場拍賣已經有超過60000人圍觀。

  據人民幣-安徽頻道報導,據法院工作人員介紹,該表將在半個月後,依法進入第二次拍賣程序。

圖片來源:阿里拍賣
圖片來源:阿里拍賣

  引來6萬人圍觀的不只因為這塊表的天價,還因為它的原主人:安徽原司法廳副廳長程瀚。

  實際上,這塊表的原價是1030.51萬元。以此算,720萬的起拍價的確算是“大甩賣”了,因為百達翡麗手錶非常保值,甚至還會增值。

  百達翡麗為何如此貴

  據2018年美國《商業週刊》報導,美國二手奢侈品轉售網站The RealReal數據分析顯示,勞力士,百達翡麗和沛納海在手錶的最佳轉售價值中名列前茅,勞力士的轉售價值上漲了14%,而百達翡麗的價值上漲了8%。

  正如百達翡麗的廣告語:沒人能擁有百達翡麗,只不過為下一代保管而已。

  百達翡麗是世界十大名表之首,創始於1839年。作為是瑞士僅存的真正獨立製表商之一,百達翡麗的手錶由頭至尾都是自己生產,而訓練一名百達翡麗製表師則需要10年時間。

  百達翡麗的客戶及佩戴者中不乏顯赫人士:英國女王、阿爾伯特·愛因斯坦、居里夫人、約翰·甘迺迪、納爾遜·曼德拉、畢加索、柴可夫斯基、列夫·托爾斯泰,約翰·列儂等等。

  截止至2018年, 在世界前10的表類拍賣紀錄中,7款由百達翡麗腕表或懷錶保持。其中,百達翡麗為美國銀行家小亨利·格雷夫斯訂製的機械表“亨利·格雷夫斯超複雜懷錶)” 保持世界表類2400萬美元的拍賣最高價紀錄,如果算上通貨膨脹,目前這塊表價值超過2500萬美元。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百達翡麗的手錶不僅精,而且少,2009年,百達翡麗年產4萬枚表,2017年的年產量為5.8萬枚,2018年為6.2萬枚。為保證百達翡麗品牌的質量及稀有度,百達翡麗只會緩慢提高年產量(平均每年1-3%),並且最終不會越過某個限度。

  程瀚如何得到這塊表?

  那麼,程瀚是如何得到這塊原價上千萬的名表的?

  據今年5月15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的《程瀚受賄、徇私枉法二審刑事裁定書》顯示,2007年7月至2014年8月,程瀚利用擔任合肥市公安局局長、合肥市人民政府副市長等職務上的便利,接受安徽藍鼎置業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安徽百金瀚投資有限公司藍鼎九號公館酒店股東仰某的請託,為其公司在經營過程中處理突發事件等事宜提供幫助。2014年4月,程瀚在仰某的家中拿走仰某價值1300萬港幣的“百達翡麗”牌手錶1塊,折合人民幣1030.51萬元。

  根據2018年《瞭望》新聞週刊報導稱,仰某在合肥經營房地產和酒店,程瀚安排公安局多個部門和分局領導對其關照,從拆遷、樓盤開盤、銷售秩序到勞務糾紛處理,以及酒店審批、檢查等,提供全方位關照。

  不僅如此,程瀚是合肥乃至安徽有名的“霸道官員”。民警起立敬禮慢了,上去就是一耳光;一言不合,打掉副局長一顆牙;開會動輒大罵,沒人敢抬頭平視;酒桌辦公,下屬要稱其“老闆”列隊敬酒表忠心;情婦數名,大多為女下屬;開房被偷拍後,會私派警力“上手段”跨省抓人……

  其中,“掌摑副局長”事件,起因只是一次公務接待上的瑣事,程瀚嫌副局長“沒陪好”他的客人,當眾大罵後動手打人,用力過猛打掉這位副局長一顆牙。

  局領導班子辦公會,往往只有程瀚一個人說話,其他領導很難插上話,或擔心說錯話而引來粗口。

  “平常局里幹部開會,他坐在台上向下依次掃視,誰都不敢跟他平視,只能低頭記錄。”合肥市公安局一名中層幹部說,有次一名縣公安局政委看了下手機,被程瀚大罵並讓其“滾出去”。

  2018年7月13日,蚌埠市中級法院一審查明,程瀚利用職務之便,直接或通過特定關係人索取或非法獲取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795萬餘元,為他人謀取利益;利用職務上的影響插手幹預案件,幫他人“平事”,造成惡劣影響。

  也就是說,程瀚索取或非法獲取的共計折合人民幣1795萬餘元的財物,其中大部分的價值都來自於這塊百達翡麗名表。

  一審認為,程瀚受賄數額特別巨大,多次索賄數額達600餘萬元,且程瀚認罪態度差,悔罪態度不誠懇,故依法對其從重處罰。

  案發後,涉案贓款贓物已全部追回,量刑時予以適當考慮。根據程瀚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蚌埠中院以受賄罪、徇私枉法罪判處其有期徒刑17年零6個月,並處罰金400萬元,對其違法所得予以追繳。

  一審判決後,程瀚提出上訴。2018年11月9日安徽省高院審理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依法駁回程瀚上訴,維持原判。

  除了這塊表之外,此次還有18件物品拍賣,均來自於程瀚。根據法院的公示,這共計19件物品中,包括6塊手錶,以及玉器把件、項鏈首飾和金條等。

  程瀚簡曆:

  程瀚,男,漢族,1963年11月出生,安徽繁昌人,碩士研究生學曆,1985年7月參加工作,1987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安徽省司法廳副廳長、黨委委員。2016年5月18日,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2016年10月28日,因涉嫌受賄罪,被依法逮捕。

  1981年9月至1985年7月,安徽大學法律系法學專業學生;

  1985年7月至1997年11月,省公安廳辦公室辦事員、科員、副科長、科長;

  1997年11月至2000年5月,省公安廳辦公室副主任;

  2000年5月至2004年12月,省公安廳一處處長(其間:2001年9月至2001年11月參加省委黨校縣處級幹部培訓班學習);

  2004年12月至2007年4月,省公安廳辦公室主任;

  2007年4月至2007年7月,合肥市公安局黨委書記;

  2007年7月至2008年9月,合肥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

  2008年9月至2011年4月,合肥市公安局局長(副市長級)、黨委書記;

  2011年4月至2014年8月,合肥市政府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其間:2008年9月至2011年6月參加合肥工業大學行政管理與電子政務專業學習);

  2014年8月至2016年10月,安徽省司法廳副廳長、黨委委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