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兒演繹失戀狂喊好陰功
2019年07月13日03:00
■為新歌《悲觀生物學》拍MV,祖兒要喊好多次,她自言甚少喊得咁忘我。

【星島日報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容祖兒在樂壇打滾多年,見盡不少風風浪浪,豈料竟為一個MV喊到收唔到掣,還要相隔十年再度收到半夜凶鈴call time,難怪連天后都禁不住說:「好陰功!」

容祖兒近日為全新廣東歌《悲觀生物學》拍攝MV,並請來好友兼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彭秀慧執導,能與好友合作,祖兒高興之餘,亦對好友有絕對信心,並說:「可能因為彭秀慧讀戲劇出身,而且又是一個女仔,對所有事物的看法都好細膩,做事又好認真。她不會『無啦啦』要我喊,她會先將故事情節、結構向我細說,讓我慢慢代入角色人物。不過今次的MV卻真的拍得『好陰功』,是『好陰功』地喊了許多次,眼淚像『開水喉』似的不斷流,我甚少會喊得咁忘我。」

另外,今次更難忘的就是為了在日出時分取景,要接「半夜凶鈴」!祖兒謂:「Call time是凌晨的1點半,正值我平常臨瞓的一刻就要開始勞動。記得上一次因拍攝日出畫面而收到這個時間call time的,已是十多年前到瑞士拍攝《現代塵世美》了。」

幸好天公造美,當日祖兒能順利捕捉到日出的瞬間,拍到超靚畫面。

而《悲》曲是延續《心之科學》的愛情課,講述人自出生就孑然一身,但長大後,單身變成貶義詞,人被逼着踏上所謂尋找「幸福」的旅途;在幾次戀愛經驗過後,不再年少無知,不再為單身害怕,不再執着與子偕老。祖兒謂:「這首歌令我有很大的領悟,歌詞的表面會令人覺得人生好似沒有希望、好灰,其實是告訴大家,失戀一點都不可怕。一個人由出世到入士為安,都是一個人,所以是正常的,是一首比較另類鼓勵大家的情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