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選手”劉虹再破競走世界紀錄!扛過風雨,她已成傳奇
2019年07月10日20:21

原標題:“媽媽選手”劉虹再破競走世界紀錄!扛過風雨,她已成傳奇

劉虹2015年北京世錦賽奪冠後身披國旗慶祝勝利。

3小時59分15秒,劉虹在50公里競走的世界紀錄終於得到了官方認定,雖然這個成績在紀錄簿可能只會待上4個月,但對於中國田徑而言已經意義非凡。

北京時間7月9日,國際田聯官網正式宣佈,劉虹在今年3月9日安徽黃山全國大獎賽上創造的3小時59分15秒得到認可,她也就此成為了田徑史上首位在該項目上突破4小時的女性運動員——這份榮譽足足“遲到”了4個月。

女子20公里競走奧運會冠軍、世錦賽冠軍、世界紀錄以及女子50公里競走世界紀錄……劉虹幾乎集齊了她能得到的所有榮譽,而在這樣的光環背後,是這位老將不為人知的付出和堅持。

劉虹在黃山全國大獎賽中。

32歲的劉虹,終成“第一人”

“對第一次很滿意,希望給大家帶來了驚喜。”

這是今年3月9日,劉虹在打破50公里競走紀錄後,在社交網絡上寫下的一句簡單感言。文字看似不驚不喜,但她所創造的紀錄卻足以震撼整個競走世界。

3小時59分15秒,劉虹在重新回到競走賽場的第三場比賽,就創造了這樣一個驚人的成績。要知道,她在那次衝過終點線之前,甚至都沒有在這個項目上取得過正式成績。

那麼,劉虹創造的這個紀錄到底有多驚人?

一個簡單的數據對比就足以說明問題。去年的雅加達亞運會上,男子50公里競走奪冠成績不過是4小時3分30秒,這意味著劉虹創造新紀錄足以擊敗亞洲50公里競走的所有選手,而就算把這個成績放到多哈田徑世錦賽男子達標成績里對比,也僅僅只差了15秒。

換句話說,劉虹的實力甚至足以躋身男子50公里競走世界百強的行列。

劉虹在比賽中。

當然,50公里競走項目還十分年輕,真正成為國際田聯正式比賽項目也不過三年而已,從事這個項目訓練和比賽的運動員更是有待培養。

在劉虹打破世界紀錄之前,已經有過3個被官方認定的世界紀錄,3次成績加起來提高了3分50秒,而劉虹一個人,就將新的紀錄提高了5分20秒。

不過,略顯遺憾的是,在劉虹打破世界紀錄之後三個月,俄羅斯的23歲小將阿法納西耶娃就在切博克薩雷創造了3小時57分08的成績。

按照流程,阿法納西耶娃的成績還沒有得到國際田聯官方確認,預計也要經過三四個月的等待,才能得到最終認可。屆時,劉虹的紀錄將會被刷新。

即便如此,劉虹已經拿下了女子50公里競走“第一人”的頭銜——史上首位在該項目上突破4小時的女性運動員。

劉虹里約奧運奪金。

而且劉虹還是另一項競走紀錄的保持者——早在2015年6月6日,劉虹便在西班牙拉科魯尼亞站以1小時24分38秒,創造女子20公里競走世界紀錄。

32歲的劉虹在競走世界的地位已經不言而喻,而她則希望能用自己創造的成績為競走爭取更多的關注和重視,畢竟女子50公里競走作為年輕的競技運動,如今還沒有能夠進入最大的舞台:

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田徑大項中,唯一一個只有男子項目而未設置女子項目的,便是50公里競走。

“目前女子50公里競走的確不具備進入奧運會的條件。”劉虹明白這個項目的處境,所以她也在努力改變,“雖然奧運會有性別平等的基本立場,但是這個項目確實太冷門、小眾了。”

北京田徑世錦賽女子20公里競走比賽中,劉虹高舉雙手第一個衝線。

只用9個月就破紀錄,劉虹付出了太多

劉虹用“破4”的神奇表現,讓全世界關注到了女子競走50公里的魅力。但即便沒有這樣的偉大成績,劉虹也已經書寫了一段傳奇。

過去兩年里,劉虹經曆了結婚生子,人生的重心原本開始向家庭傾斜。就當大多數人認為她將要就此退役時,她又重披戰袍,站上賽道,原因簡單而樸實——割捨不下對田徑的熱愛。

重新復出,這個決定對劉虹來說其實很冒險,因為她已經是32歲的老將,而且因為結婚生子,她已經有兩年時間沒有系統訓練了。

“媽媽”運動員的恢復訓練,要比一般人艱苦得多,光是斷母乳和減肥就要花費很大的力氣,更何況劉虹在當時由於剖宮產,遺留的腹痛並未完全消除,腹直肌分離尚有一指以上的寬度,同時肌肉水平衰退嚴重,體重達到56公斤左右。

但這些客觀困難沒有嚇退劉虹,從起初三個月的瑜伽訓練和少量跑步機競走,到後期的高原訓練,劉虹恢復了長達9個月。

而在17周的專項訓練里,劉虹的訓練強度也逐漸接近過去“苦行僧”的日子。

劉虹在兩年前曾經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在最艱苦的那段日子裡,每週的訓練量可以達到190公里左右”。而如今,她的最大周訓練量已經有133公里,最大單月訓練量也有450公里,這些強度都已經達到了她巔峰狀態的七成左右。

“我們從其他歐洲同行的經驗中,看到有很多女選手生完孩子後,耐力水平都可以恢復得很好。”調整自己訓練強度的同時,劉虹也把比賽中心放在了50公里競走之上。

里約奧運,劉虹為中國拿下冠軍。

推動競走,我會一直上場

新的身份,新的訓練和比賽計劃,新的目標,但不變的是對於比賽的熱情和執著,更重要的是,曾經那些起起伏伏的經曆和人生新階段所帶來的成長,讓劉虹更加成熟。

其實在2017年淡出田徑圈之前,劉虹經曆過里約奧運會的“禁賽”風波。

“那個時候大概有4天,我一個人在國內訓練,所以現在回想起來我還蠻自豪的。那麼大事情能扛過來,最後獲得了冠軍,我覺得這是人生一生的財富。”

如今,劉虹重新回到了競走賽場上,帶著足夠多的榮譽,她更關注的已經不再是勝負,而是如何將這項運動推及到更廣的舞台。

“項目發展可能需要十幾二十年的時間,我肯定不能夠參賽了,但我還是希望有這一天,我也願意加入推動競走運動發展的工作中,讓新一代的運動員不再有這樣的困惑和苦惱。”

一年之後的東京奧運會,或許劉虹已經不再是女子競走隊伍中的領軍人物,但她所經曆的一切和她所創造的成就,已經傳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