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音樂節|一個人演22個角色?王耀慶在這台演出里做到了
2019年07月09日10:30

原標題:夏季音樂節|一個人演22個角色?王耀慶在這台演出里做到了

王耀慶和焦元溥,一位是演員,一位是樂評人,看起來八竿子打不著,卻在《培爾·金特》里有了交集。

7月9日,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上海交響樂團將聯手王耀慶,上演一部“說唱版”的《培爾·金特》。

在作曲家格里格的這部特殊作品里,焦元溥負責改編,王耀慶負責說書,一個人演22個角色,在音樂里串起活潑的戲劇表演。

王耀慶和焦元溥

在音樂里看到畫面感

培爾·金特是挪威戲劇家易卜生筆下有名的浪蕩子:他喜歡流連花叢,卻又習慣性地拋棄迷戀他的女性,他幾度發家致富,卻又從腰纏萬貫破落到身無分文,然而,女孩索爾維格始終深愛著他,等他歸來,這也成了他最終的歸宿。

跟著培爾·金特的放浪和曆險,易卜生探索了人生是為了什麼,人應該怎樣生活的哲學命題,主題雖然嚴肅,卻有鮮明的諷刺喜劇特點。

《培爾·金特》演起來要八九個小時,很長。1875年,挪威作曲家格里格為這齣戲寫了配樂,大獲成功,後來,他又將其改編成兩套管絃樂組曲,每套組曲包含4首小曲,供音樂會演奏。

“通常大家只會聽到4段或8段小曲,但其實他寫了26段。”為了完整呈現格里格的音樂,焦元溥對它進行了改編:由一位說書人串聯起劇情的發展,並讓說書人扮演劇中22個角色,他可以是培爾·金特,也可以是他的母親、情人、愛人、旁白。

這位說書人正是王耀慶。要用聲音去塑造、凸顯那麼多人物的性格,會不會人格分裂?“作為演員多多少少會,有時候會比較興奮。”不過,王耀慶強調,他的重點是幫助觀眾更好地進入故事,而不是炫技,一定要做出22個人格。

最開始,王耀慶以為單純說故事就行,後來發現帶上表演後,觀眾能更快捷地進入情境,他便迅速調動起自己的舞台功力,從語氣和肢體語言上輔助表演。樂手們也會配合做音效,比如,用小號模仿馬叫,劇中有一段培爾·金特被大浪打到海里險被淹死的戲,他們還拿了一杯水,像在漱口,模擬嗆水的音效。

劇中有2段女高音唱段,請了專業歌者來唱,一個3分鍾的男中音唱段本來也打算找專業人士,為了節省經費也為了不打斷敘事,這個唱段也被王耀慶包了下來。綵排時大家忐忑不安,後來發現王耀慶能唱到最高音,比原來預計的音域還要高。

焦元溥介紹,雖然穿插了戲劇表演,音樂始終是主角,整場演出近115分鍾,音樂占了90分鍾,“王耀慶的講話不會過多,不會讓音樂幹掉。他的說白和音樂的聯結非常緊密,就像看電影,電影在演,中間有配樂。”

兩個人的惺惺相惜

“如果沒有跨界,古典音樂和我沒什麼關係,我不是音樂人,我加入這個圈子都是為了跨界合作。”

能和焦元溥合作,王耀慶形容自己抱上了大腿,是神祠的幸福,在古典音樂方面,他謙稱兩人說不上交流,“更像是單方面的傳輸。”

其實,王耀慶有一位學過鋼琴的太太,音樂上的感覺不錯,但要說真正愛上古典音樂,他是從認識焦元溥後開始的,太太對他的影響遠沒有焦老師大。

焦元溥同樣對王耀慶惺惺相惜,甚至,他是在王耀慶答應出演說書人後,才真正動手改這部作品。

“這個角色更多是用聲音來演戲,要有紮實的聲音表演能力,他還要長得好看,要能表現易卜生戲劇里幽默喜感的一面,除了王耀慶,我沒有更好的選擇。”

在焦元溥看來,有些人更享受當明星,王耀慶有明星的光環,但本質上是紮實的演員,對錶演藝術抱有極大的熱忱和尊敬。

“有這樣的人在,我才敢去改這樣複雜的作品,這個角色的變化很多,要進入很多情境,還要和交響樂團有密實的搭配,方方面面都不容易。”

在此之前,焦元溥改過門德爾鬆的《仲夏夜之夢》,讓張艾嘉用聲音演戲,塑造14個聲音形象,那次合作讓他食髓知味,以致下一部改編作品,他也希望找到誌同道合的合作對象。

“為了呈現格力格的音樂,我要找人串戲,把戲劇撐住。如果戲劇失敗了,觀眾對音樂也不會有興趣,我整個工作就失敗了。所以必須等到有人上鉤了,我才開始改劇本。”焦元溥笑說,王耀慶值得託付,他也的確做到了。

除了影視劇,這些年,王耀慶也花了很多精力在舞台上,樂趣何在?

“舞台讓你活在當下,像是把你搖醒——不管你此前做了什麼,你一定要專注在此時此刻,你一定要在這一秒鍾傾其所有,仔細檢查你所擁有的能力——這讓人有一個活著的感覺。”

王耀慶說,不管是電影、電視劇還是舞台劇,都是表演,演員都是帶著情緒和觀眾溝通,“只是媒介不一樣,所以沒有哪個更困難,也沒有哪個更簡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